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六节 物归原主2
    楚河瞧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曾珍现在看起来很害羞,昨天的妖娆完全没落下半点痕迹。她似乎被楚河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过头,向咖啡厅内的侍应生招手。

    侍应生是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年轻人,楚河没注意曾珍要了哪种咖啡,他在看这个侍应生的眼睛。

    他很想知道,见到向曾珍这样的大美人,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会是什么反应。出乎他意料的是,侍应生循规蹈矩、目不斜视,看曾珍和看他一样,眼睛丝毫没有亮起来。楚河干这一行,接触的人非常多,上到集团老总,下到普通民工,都是他经常打交道的对象,察言观色、揣摩人心很少会出错,侍应生的反应确实有些让他摸不着头脑。

    “纵然没胆子盯着看,多看几眼、用余光瞟一瞟那也是一个男人的正常反应,莫非这小子是根木头?”楚河并非纯属闲着没事,换成任何一个男人,若有一个曾珍这样的美女在身边,多多少少都会自觉有点面子,也就是所谓的虚荣心作祟。虚荣心若突然来了,自然就会注意别人看自己的眼光,别人多注意自己一点,虚荣心就会满足陶醉一点。

    楚河已经观察过三个人,老吴、赵良和这名侍应生,他们的反应居然出奇的一致。

    老吴将注意力完全放在白衣女身上,虽然白衣女的长相身段同曾珍有很大差距,但他却对曾珍没表示多大兴趣;第二人是赵良,赵良一直在专心开车,虽然他亲口说曾珍非常正点,但从曾珍进到车里,也没见他有什么反应;第三个人就是这侍应生,礼貌、平和、本分,换成是条狗来这里喝咖啡,他的态度估计也不会有多大变化。

    楚河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但问题出在哪里,他一时半会来不及细想,曾珍和他连认识都说不上,他没必要过细去想,就算想出个结果也不关他鸟事。:

    咖啡被端上来,楚河往里面加了些糖,边用调羹拨弄、边问曾珍:“你怎么会知道我公司的电话?”曾珍拿起座位上的一件西服,交到楚河跟前,说道:“西服里有你的名片和公司地址,我照着上面找过来的。”楚河“嗯”了一声,接过西服,问道:“你打电话对我员工说找我有急事,莫非就是为了跑来这里给我送衣服?”

    曾珍将头轻轻点了点,回道:“衣服是你的,我当然要还给你,再说我也穿不了。”楚河笑了笑,道:“一件衣服而已,哪里是什么急事。”他舀起一调羹咖啡,送到嘴边,慢慢喝进去,又笑道:“味道不错,谢谢你的咖啡。”这句话他说得非常有风度,曾珍的脸红了红,也低下头默默喝起了咖啡。

    楚河并不是第一次同女孩子喝咖啡,但曾珍给他的感觉却不同,曾珍非常秀气,一举一动简直就像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楚河心下暗暗称赞,真应了那句老话:动若娇娥,静如处子,极品中的极品。同这样的女孩子在一起,直叫人心旷神怡、乐不自持,多待一分钟都是好的。

    他找了个话头,看着曾珍打趣道:“还是咖啡好,喝咖啡至少不会醉。”曾珍的脸一下子变得更红,轻声说道:“我酒量很差,昨天是不是醉得很难看?”楚河摇摇头,笑着说:“只有那么一点点,酒量不行应该少喝点,女孩子喝醉了很容易吃亏的。”

    曾珍这下连耳根子也红了,一副害羞的样子,半个字也说不出来。楚河心中一阵得意,有哪个男人不喜欢漂亮女孩子在自己面前脸红?他立刻转移话题,接着说道:“你昨晚喝醉之后好像提到回家,我原本打算送你回去,可硬是问不出你家住在哪里,所以只好自作主张在宾馆给你找了个房间,希望你不要介意。”曾珍眨了眨眼睛,问道:“我昨天喝醉之后还有没有提到什么?”

    楚河想了一会,说:“你好像还说到了自己的家乡。”曾珍眼睛忽然睁大了些:“哦,我是怎么说的?”楚河笑道:“你说家门口有片大湖,每年冬天都会有许多白天鹅从北方飞过来。”听楚河提到自己的家乡,曾珍整个人似乎开心起来,一双眼睛弯成了新月,笑着道:“我老家可美了,你住在城里,肯定没见过白天鹅,每年到那个时候都有好多人过来拍照合影,我家就是专门给人照像的。”

    楚河这是头一次看见她笑,她的笑非常自然,却有种不可抗拒的魔力,楚河半天才回过神来,说道:“你老家在哪?”曾珍说道:“是南方的一个小镇,那地方,你肯定没听说过。”楚河连忙追问:“你一说我不就知道了,有空我一定上你们那去看看,我还真没见过野生的天鹅。”

    曾珍这才告诉他:“我老家在南湖,你到H省随便一问,很多人都知道。”楚河沉吟半晌,又问她:“你家乡这么好,为什么要想到来这里,在这里扎下脚可不简单啊。”曾珍皱了皱眉,低下头道:“家乡虽然美丽,但那里的人却很俗,一个个土里土气,我不想一辈子呆那里,更不想以后嫁给一个土里土气的男人。”楚河沉默着,没有说话。风光秀丽的地方,民风多半比较淳朴,思想发达的地方,风光也不会太秀丽。思想发达就意味着会盖更多的楼、修更多的工厂、能源更快速的消耗,水和空气的质量无疑就会变得更糟糕。

    小地方的人都憧憬着能到大地方闯一闯,但真正能成功的人却很少,更多的人甚至会迷失自己。楚河看得出,曾珍来这里时间肯定不长,站在他个人的角度来说,曾珍现在这个样子就很不错。要是她也变得和这个城市一样,便得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污染,那她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

    楚河突然问她:“你今年多大?”曾珍看着他,想了想,回道:“我已经十九了。”已经十九,意思就是还没到十九,这么年轻的姑娘放着温暖的家不要,却偏要跑去那种地方消磨自己的青春,人又能有几个青春?楚河笑了笑,笑得有些苦涩,他一口将整杯咖啡全喝了下去,除了将这杯咖啡喝下去外,对于别人的选择他无能为力。

    也许有些事情他根本不懂,他不是曾珍。

    他从小到大什么都不缺,爱情、生活、事业三方面都非常如意,从来没遭受过什么大的挫折。曾珍心里想着些什么,远不是他所能了解。

    楚河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十一点,正好是午饭时间,曾珍请他喝咖啡,他打算回请她吃吨午饭,吃完后便和她分开,直接回公司。他拿好西服,站起来对曾珍说:“我知道附近有家不错的西餐店,要不要一起过去坐坐?”曾珍也没多想,点头答应,这是楚河请女孩子吃饭请得最顺利的一次。

    “莫非这小姑娘真的对我有意思?我是不是该告诉她自己已经有老婆了?”楚河随即否定了这个念头,他一向不是个自作多情的人。曾珍既然没问,他主动告诉曾珍自己的家庭状况会让两个人都陷入尴尬。

    曾珍结完喝咖啡的帐,跟着亭亭而立。楚河让她走在前面,自己趁机在她身后大饱眼福,同时虚荣心又起,两只眼睛不自觉又开始在人群中扫来扫去,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曾珍的回头率居然还没自己高。

    他真想冲上去揪住那些在街上走来走去的单身光棍,问问他们眼睛是不是瞎了,这么个活生生的大美人他们怎么完全无动于衷!杨莉莉虽然没曾珍漂亮,但她在街上走,别人就直接将楚河给过滤了。楚河仔仔细细将曾珍从头观察到脚,美人就是美人,完全没任何毛病,但这件事却偏偏透着毛病,他偏偏又找不出毛病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