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七节 怪梦又来
    楚河的虚荣心被曾珍惨淡的回头率彻底给打败了,法国牛排在他嘴里能淡出鸟来。:他有点不甘心,两只眼睛直直盯向曾珍,美女所具备的特点她一样不差,甚至犹有过之,言谈举止也没问题,但为什么回头率就如此惨淡呢?

    曾珍刚刚将牛排放进嘴里,察觉到他眼光有异,于是问他:“我脸上是不是被弄脏了,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楚河瞬间恍过神来,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漂亮?”曾珍的眼睛亮起来,问道:“你认为我很漂亮,是不是真的?”楚河点点头,说道:“那还有假,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曾珍脸上浮起一片红云,口中却道:“你肯定在骗我,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楚河又笑着说道:“这一点你不用怀疑,每个长眼睛的男人都看得出来,谁看见你都会觉得眼前一亮。”曾珍笑了笑,笑得有些腼腆,她低头继续吃起了牛排,刚吃下一小口,立刻愉快地说道:“味道真不错,谢谢你能抽时间过来。”楚河略为揣摩,明白她找自己绝不仅仅是还衣服这么简单,于是说道:“我今天不怎么忙,你别客气。”

    两人边吃边聊,从曾珍的家乡聊到她现在的生活状况,楚河问她为什么要在娱乐城做陪酒小姐的时候,曾珍回答:这里的消费比老家要高得多,又一直没找到工作,她两个月前跑到这里,如今身上带的钱已花得差不多,没办法,只能去那里挣点房租。

    楚河明白她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了,他忽然感到庆幸,庆幸曾珍并非是一个自甘堕落的女孩子。他听完曾珍在这里的经历,没发表任何意见,待牛排吃得差不多,方才问她:“你找我还有没有别的事,若没别的事,吃完我就得回公司了。”曾珍放下刀叉,吞吐着说道:“大哥,我……”楚河看着她,故意将眼光拉直了些,装成一副感兴趣的模样。

    曾珍又接着说:“不瞒你,我是只身一人从家里偷偷跑出来,在这里连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大哥你能不能帮帮我?”楚河道:“你没钱回家?”曾珍摇摇头:“不,我不想回家。”楚河问她:“为什么不想回家?”曾珍回道:“我什么名堂都没闯出来,就这么回去岂不是让他们看笑话,打死我也不回去。”楚河沉默片刻,拿起纸巾抹了抹嘴,说道:“你打算让我怎么帮你?”

    曾珍连忙对他说:“我想在城里找个正经工作,大哥,我看得出你是个好人。”楚河皱起眉头,疑道:“我是个好人?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曾珍低下头,小声说道:“因为……因为你昨天晚上并没将我怎样。”说他没坏心,那是假的,他所以没拿曾珍怎样,是因为老婆对他更重要。

    楚河笑了笑,问她:“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工作?”曾珍答道:“我不知道,只要是个正经职业就可以。”楚河“哦”了一声,接着问:“你都会做些什么?”曾珍想了想,说:“我高中毕业,没上大学,也没学什么技术,但一般的事都会做。”

    楚河犹豫道:“这可不好办啊,现在没技术很难找工作。我在圈子里认识不少人,给你推荐一份工作没什么问题,但你要是拣不起,那也没办法。”曾珍什么也没说,脸上却很失望,过了半天才勉强挤出个笑容,喃喃道:“大哥,我知道,要是实在不行,看来只能回家了。”楚河见她满脸不甘心,心里忽然有了股拉她一把的冲动,能帮一个女孩子实现城市生活梦想,他多多少少也会有点成就感。

    他轻轻笑了笑,说道:“你先别灰心,你还年轻,就算没有技术,找个收入不高、普通的工作应该不成问题。”曾珍点点头,没有表态,这类工作她显然没什么兴趣。楚河当然明白她的心思,若是一般的工作,那她还不如回家给人照相,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远比给人打工强。

    眼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楚河招来服务员,结了帐,两人一起步出餐厅,临分别时,楚河眼睛在曾珍身上过了最后一把瘾,对她说道:“你手机号是多少,我给你留意一下,若发现有适合你的工作,第一时间通知你。”曾珍毫不犹豫,非常爽快地将号码给了他,楚河又对她嘱咐:“千万别给我发短信,若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曾珍点点头,也没问他什么原因,楚河将她送上公交车,然后径直回了公司。

    整个下午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楚河坐在办公椅上,寻思着该给她找个什么样的工作。想来想去,没个结果,不觉心情烦闷,随即打开窗子,正要极目远眺,提提神气。

    就在这时,只见一家国内知名的联营大超市门口,一群穿超市工作服的小妹妹正在推销打折的牛奶。其中一个女孩子手拿麦克风,在那里吆喝得热火朝天,引得人群纷纷往那里靠拢。楚河脑中灵光一闪,他听过曾珍唱歌,心想曾珍的嗓音可要比她好多了,在超市、商场里面当个播音员那肯定没什么问题。当下在脑子里翻了翻,自己有没有在超市、商场做经理或领班的朋友。

    他在电脑里提出那些收过公司佣金的客户资料,一个个查下去,发现这些客户里面超市、商场的负责人也还有六七个。他用手机逐个给他们拨过去,得到的答复却叫他有些失望,这些商场、超市都不缺播音员。

    楚河只好将这件事暂时放在一边。好在今天比较清闲,他打算下班之后就去接老婆,然后陪她到哪里去吃一顿、逛一逛、玩一玩,精疲力尽之后再回家。

    在这之前,他得养足精神,免得到时候杨莉莉骂他不够投入,最后双双扫兴而归。

    于是脱下西服盖住上半身,人望沙发上一躺,睡起了大觉。不知不觉间,他迷迷糊糊又回到了昨夜那个怪梦。这着实让他吃了一惊,虽然明知是梦境,却偏偏没法醒过来。只不过这回他没变成猴子,他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是人的手,这多少让他放心了一点,他下定决心不能让上次的事情重演。

    他立刻赶上杨莉莉和曾珍,两人见到他都显得非常热情,一个拉着他的左手、一个拉着他着的右手,主动向他投坏送抱。两个人在他怀中忸怩做态,弄得他心痒难搔,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老婆是不能放的,曾珍的感觉也非常不错,他有点舍不得。

    是放了她?还是两个一起要?

    他考虑了很久,突然慢慢松开抱曾珍的那只手,老婆已经他生命的一半,他不能对不起老婆。正当他为自己的选择而感到欣慰,可谁知就在这时,曾珍和杨莉莉竟然同时消失了,他登时愣在那里,完全不知所措,难道自己选错了?难道不应该选老婆?

    画面又开始变幻,又是在那个类似宾馆的房间。杨莉莉依旧同上次一样,洗澡、哼歌,然后走出来,敲门声响起,她让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楚河看得怒火中烧,紧紧握着拳头,推开杨莉莉,一拳挥出,打向那人的鼻梁。

    接着他就醒过来,惊出了一身冷汗,怎么会接连着做这样的怪梦?自己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

    带着这些疑惑,他拍了拍自己的脸,收起领带,走到洗手间,用冷水在脸上狠狠冲了冲。待整个人清醒下来,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杨莉莉的号码,杨莉莉清脆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喂,老公,想我了啊。”楚河吐了口气,回道:“想,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今天什么时候可以下班?我一会过去接你。”杨莉莉说道:“五点钟左右吧,来迟了,我可不等你哦。”楚河强打起精神,说道:“放心,我接老婆向来只会早到,你看我哪次来迟过?”

    杨莉莉在电话里咯咯直笑:“老公,赏你一个。”说完电话那边传来“波”的一声,楚河神色立刻缓和下来,慢慢说道:“我嘴巴的还得留着,等会见了面再给你。”杨莉莉回了两个字:“小气。”楚河笑道:“你老公我从来不会放空枪,一会见了面有你好受的。”杨莉莉骂了声:“坏蛋。”接着又说:“你要是敢欺负我,晚上回家之后,当心我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楚河正打算继续逗她几句,那边已结束通话。

    被刚才那场梦一折腾,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从昨天晚上遇到曾珍,自己就开始变得奇怪起来。他此刻努力想找出问题出在哪里。经过一番思量,他认为这应该同曾珍脱不了关系。曾珍漂亮得离了谱,却除了自己外,没人对她进行过多的关注;倘若没有遇到曾珍,自己也不会在梦里看见她,看不见她,就不会做那种怪梦。

    曾珍到底是个什么样女孩子?她身上莫非隐藏着什么秘密?还是自己一直以来忙于工作,由于大脑长期处于高压状态,所以被曾珍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一刺激,出了什么状况?

    现在离五点还有三个小时,但他已无心在呆在公司。他忽然想一个人出去走走,出去散散心,自打同杨莉莉结婚以后,他已经很久没有一个人单独在外面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