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一节 大好青年
    楚河,二十六七岁,是H市一家装潢公司的业务经理。这家公司在圈子里可算是非常有名气,楚河年纪轻轻,能爬到该公司业务经理这个位置,也算是老于世故、年轻有为。只要是和他打过交道的人,没一个不说这小子他妈的是个人才,不但嘴里有一套,脑子里那些门门道道让你不佩服他都不行。

    事业上,楚河顺风顺水、前途无量,还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老婆名叫杨莉莉,**,如今在给本市一名女强人做私人助理,同楚河是大学同学,二人谈了四年恋爱,终于在去年楚河荣升经理大位之后,二人结束爱情漫步,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关于这段婚姻,自然无可指摘,既有感情基础、门也当户也对,双方父母在两人结婚当日皆眉开眼笑。特别是老丈人,西装革履、容光焕发,整个人一夜之间仿佛年轻了二十岁。

    虽然结婚之后老婆管得更严,对于公司里那些有意无意朝自己放电女员工不得不有所收敛,但这段婚姻给他带来的好处却让他事业上又大大上了一个台阶。

    岳丈大人身居高位,他这个做女婿的也跟着水涨船高。有了岳丈大人这面大旗,就连公司老总也得让着他三分,平时见面也总是非常亲切地主动打招呼,将他从经理提到了部门总管。

    时间一长,楚河不禁开始有些飘飘然,一种优越感由然而生,整个人逐渐变得浮躁起来,渐渐开始有些管不住自己。

    这天晚上,他约一个建筑工地的负责人洽谈工地完工后的装潢业务,约会地点在本市最顶级的一家娱乐城。天刚刚黑下来,楚河就拨通了对方的手机,彼此客套一番,约好时间地点,从公司大楼里走出来,带上秘书兼司机小赵,走进停车场,找到去年结婚时同杨莉莉一起陪嫁过来的那辆别克君威。

    虽然宝马奔驰奥迪对他来说也不算太奢侈的玩意,但老丈人送宝马奔驰无疑会影响为官清廉的形象,送小排量家用车又有些小家子气,女婿出门办公不免会被别人看轻了。日本车也不行,老丈人这辈子就没坐过小日本的车,选来选去,还是君威最合适,花钱不算太多,也不失气派。

    秘书小赵笑呵呵给楚河打开后坐车门,楚河脖子一缩,一屁股坐进去,松了松脖子上那条紧紧系了一天的领带。对于领带他从来不敢怠慢,一回去,老婆目光首先会集中在他脖子上,领带要是稍稍乱了一点,他就得使出浑身解数,连哄带骗带发誓地陪着杨莉莉折腾半夜。

    所以每次在娱乐场所谈公司业物,他总是非常规矩,基本上不洗浴、不桑拿、不马杀鸡,生怕回去后老婆发现自己身上洗得太干净。这同她在家里从小受到的教育有关,老丈人行武出身,年轻时上过仗场,是真正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铮铮铁骨、一身正气,平生最恨那些整日饱食、花天酒地的纨绔浪荡子弟。杨莉莉从小受父亲熏陶,潜移默化的就将父亲身上那股子正气,当成是自己的镜子,挑起男人来眼光特别叼。

    楚河为了这个美人可没少吃过苦头,原本一张抹了猪油的嘴,在她面前说起话来也不得不万分小心。他有时甚至觉得,自己若是去演戏,混个影帝、拿个金奖银奖也并非完全是在做梦。每次从**洽谈业务回来,他都得让小姐将自己的领带重新整理一番。为了不让领带在接下来的活动中变形或沾上酒滓油污,现在他得好好收起来。

    “真不知道杨莉莉这脑袋瓜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衣服脏了、变形了她不发火,偏偏就认准了脖子上这条带子,领带又不是裤腰带,娘的,这女人八成是有什么问题。”他虽然经常这么想,但在杨莉莉面前这些话当然半个字也不敢吐出来,而且已经渐渐习惯,自己到回家,杨莉莉若不朝他脖子上看,他甚至都会感觉有些不自在。

    秘书小赵坐进驾驶舱,一扭车钥匙,引擎被发动,楚河趁着车子尚处于怠速,对前面提醒道:“赵良,这次的工程比较大,够公司吃饱一阵子,你再检查检查,包里的文件有没有落下的。”赵良回头朝他笑了笑:“楚总,我办事你放心,从离开公司到这里,我已经检查了三遍,保管万无一失。”楚河“唔”了一声,又对他说:“你小子,等会留点肚子,别看见女人的两条大腿,就管不住自己,少喝点,我今天还得早点回家。小杨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是今晚要给我个惊喜,迟不打早不打,偏偏选在今天,真信了她的邪了。”

    赵良道:“我一定注意,尽量滴酒不沾,一定将楚总安全及时地送进夫人怀抱。”楚河轻笑道:“我也信你小子的邪了。”说完吩咐赵良快些发车。

    别克车地下停车场缓缓开上大楼前的主干道,城市里的夜景远比天上的星光更能迷惑人的眼睛,楚河透过车窗向外看去,一根立交桥的桥柱下,围坐着三三两两无人看管的流浪儿童。这些孩子里面,以女孩居多,乡下人或外地来的打工者时常会因生活所迫,将孩子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扔掉。

    被扔掉的孩子运气不好的就会被人贩子拐走,有的则被乞丐逼着上街在人群中乞讨,那些没人管的孩子多会三三两两走在一起,靠着拾荒、偷窃艰难地活下去。

    楚河忽然叫赵良将车停在路边,问他:“你身上带零钱没有?”赵良知道他想干什么,这种事并非第一次,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楚河,问道:“要不要给流浪儿童收容所打个电话?”楚河点点头,打开车门,从车里钻出来,四处看了看,发现路对面有家私人开的小型超市,他立刻大步走了过去。

    超市的老板是个中年女人,楚河将一百块钱给她,朝桥柱方向指了指,二人略为交谈。不一会,只见一名店员跟在楚河身后,提着一大包东西从里面走出来。走到别克车这里的时候,楚河拍了拍店员的肩膀,左一个麻烦又一个麻烦交代几句,接着上了车,那名店员则拧着大包径直往桥柱底下行走。

    回到车里,赵良说道:“电话已经打通,那边的人已经通知辖区派出所,马上就会派民警过来。”楚河点点头,看了看夜光手表,道:“走吧,时间已经不多,他们估计已经先到了。”

    车子再次发动,赵良打开CD放了首轻音乐,说道:“那些个孩子同楚总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为什么总是喜欢管这些闲事?”楚河笑道:“若人人都像你这样没有社会责任心,我们这个城市还如何发展?城市不能发展,我吃什么去,我没吃的,哪还有你小子的活路?”

    赵良连忙称是,将油门踩大了些,车子很快就到达了办事的地点。

    本市最大的娱乐城,生意当然也是最好的一家,现在正值生意最好的黄金时段,楚河他们过来的时候,下面的小车已停了不下于一百来辆。正愁找不到车位,忽然一秃顶的中年胖子朝他这里走过来,楚河认识这胖子,是老总的司机。

    胖子在别克车窗上拍了拍,赵良按下窗子,探出头很惊讶地道:“是老周啊,可真巧。”他将头凑得更近了些,压低声音问道:“老板是不是也在这里?”周胖子笑呵呵地说道:“老板情人小蜜一大堆,三妻四妾忙都忙不过来,怎会有工夫到这里来玩。”赵良眼珠子一转,道:“想不到周哥风流不减当年,可有什么好的货色,介绍给兄弟认识认识。”

    周胖子哈哈笑道:“你这条棍子怎么就不向小楚学学,人家小楚可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你跟了小楚这么长时间,难道一点进步也没有?”赵良脸上尴尬地笑道:“楚总是圣人转世,我这凡夫俗子哪能比之万一。”周胖子习惯性摸了摸自己挺起来的小肚子,道:“好了,不和你小子说笑了,我到这里可不是来玩的。”

    他看向车后坐上的楚河,说道:“小楚,这桩生意对公司很重要,老总担心晚上停车会耽误时间,所以特意让我早早来这里给你们抢了个车位,你们快跟我过来。”赵良开着车缓缓跟在他后面,周胖子扭着两片肥屁股,不紧不慢来到自己的车位前,按下遥控锁,将自己开的宝马车倒了出来。赵良手疾脚快,“刷”的一下,别克车立即挤了进去。

    两人下了车,周胖子朝他们挥挥手,一踩油门,两道尾气从宝马底下的两条尾管中冒出来,“淄溜”一声,宝马车的尾灯立刻消失在如潮水般车流之中。

    赵良揪着脑袋,朝宝马消失的地方望了望,舌头打鼓道:“几时楚总也换辆狠点的车,让我也过过瘾。”越是高档的车,开起来的感觉越是不同。车就和女人一样,每个司机都希望自己能开好一点的车,每个男人总是希望自己能娶个漂亮一些的女人。

    楚河从来没开过车,在他看来眼前这别克就不错。这车是他老婆送的,看到这辆车,他就会想起自己的老婆,他当然不能将这辆别克给换掉。他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去考个驾照。这几年一直在事业上打拼,脑袋尽钻到钱窟窿里面去了,以至于很多事情都没来得及去做,老婆送车给他,而他却不会开,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