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十节 心理检查2
    正文:

    楚河走到楼梯间,将盒饭扔到垃圾桶里,在楼道里拨通杨莉莉的手机,两人联络了一下感情,彼此间在电话两头迅速升温。

    约定好见面时间和夜生活的内容,楚河这才意尤未尽挂断了电话。看看手机时间,马上就要下班了,于天华这笔单子此刻也应该有些眉目,他又给于天华拨了过去。

    于天华回复自己正在陪老婆逛街,这边的人还没有消息通知过来,让他等一会,等自己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楚河轻轻笑了笑,冲电话里说:“于哥,不急不急,这种事催不得,还是让他们慢慢商酌,成与不成等他们商量好了再说。”于天华在那边抱屈道:“那是、那是,今天老婆放假,我得抽时间出来陪她,所以游乐场那边的事没能亲自处理,实在是对不住啊。”

    楚河回道:“男人陪老婆天经地义,我今天晚上也得寸步不离呆在老婆旁边,对了,不如咱们带上老婆找个地方一起吃顿饭怎样?”

    “这个,恐怕不行吧,我今天得陪着她去看看老丈人,晚上得到那边过夜了。”于天华顿了顿,道:“我们还是改天单独喝上几口,有女人在旁边,咱们在一起多少会有些放不开。”楚河连连称是,哈哈笑道:“这样最好,我可是很想见识见识大哥的酒量,到时候可要一醉方休。”

    “好、好,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作东。”于天华答应得很痛快,两人都是老于事故的老脚,不会听不出话外之音。:于天华请他单独出来,当然不是为了联络感情,他的应酬绝不会比楚河少,除非关系非常铁的朋友,否则不会随随便便单独请人出来。

    他这样的人请人出来喝酒肯定是有目的,楚河已能猜到这比单子多半是成了,他找自己出来私下喝酒,只不过是想得到公司在佣金方面最大的让步。

    两人熟练地说了些套话,然后各自挂了线。楚河心想曾珍求自己帮忙的工作问题多半是有希望,等找个合适的机会对于天华说一说,他应该不会不给自己面子,毕竟在佣金这一块,自己多少还能做点主。

    当下从电话簿里翻出昨天曾珍留给他的号码,给她打了过去,曾珍的手机很快就通了。

    楚河“喂”了一声,问道:“是曾珍吗?”

    手机那头轻轻嗯了一声,回道:“是我,你是谁?”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就好像刚刚从睡眠中醒过来。

    楚河怔了怔,连忙说:“我是昨天你请喝咖啡的那个。”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随即声音变得大起来,其中还带着点兴奋,回道:“是楚大哥啊,怎么,你找我有事吗?”楚河听她几乎高兴得快叫出来,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干咳一声,问她:“你的嗓子怎么回事,是不是感冒了?”

    曾珍说道:“没有,昨晚上多喝了点,现在口有点干,你等一等,我先喝口水。”手机那边发出“磕”的一响,显然是曾珍将手机搁在了桌子或柜子这样的硬物上面。

    不消片刻,又传过来“咕噜、咕噜”的喝水声,曾珍边喝水、边拿起来电话:“楚大哥,我现在好多了。”

    “嗯。”楚河想了一会,问她:“你现在在干什么?”

    曾珍道:“我刚从床上起来,正准备出去上班,你知道,我是上夜班的,所以只能白天睡觉。”楚河脱口道:“上夜班?在夜总会里吗?”

    “是啊,今天晚上你要过来吗?”

    “不,我不过来,你以后别再去那种地方了。”楚河没等她问为什么,又接着说:“你要是缺钱,可以管我借,但别再去那种地方了。”

    电话那头很长时间没有出声,楚河耐心等了等,补充着说道:“我没别的意思,你这么年轻,实在不该到那种地方混,那地方的坏人很多,你一个女孩子很容易吃亏的。”他虽然已经对曾珍没什么非分之想,但也不忍心眼睁睁看着她就此沉沦下去,自己能拉她一把,为什么不拉?

    曾珍过了很久才一字字慢慢说道:“我不要你的钱,我……”后面的话她说得有些吞吐,楚河打断了她:“我没说要送钱给你,眼下我正在给你张罗一份合适的工作,用不着多长时间你就能上班了,等你拿了工资,再慢慢把钱还给我。”

    曾珍似乎吐了口气,气吐完又考虑了很久,才说了两个字:“好吧。”楚河问她:“你现在需要多少钱,我一会给你打过去。”曾珍道:“不,我身上还有一千多块,等用完了再说吧。”她略停了一下,问道:“楚大哥,我什么也不会,你准备给我找个什么样的工作?”

    楚河笑了笑,说:“放心,这差事你一定能做得很好,这段时间把电话开着,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

    “谢谢大哥,你真是个好人,从小到大除了家里人以外,没有谁像你这样关心过我。”曾珍的词语间竟有些感动,这倒让楚河听得竟有些意外。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放在哪里都会有一大堆人追,怎么可能会没人关心?难道是她因生的美貌而心高气傲,别人对她好,她完全不领情或根本不知道?

    这也说不过去,楚河不见得就比别人强多少,她为什么偏偏会对楚河说出这种话?看她那一副单纯青涩、仿佛未经人事的样子,也不像那些刁钻狡猾、想着花样骗人的拜金女。

    楚河用一种不相信的语气,打趣道:“你这么说,我怎么当担得起,你这么漂亮,没有人关心,我是万万不会相信的,就是拿刀架住我的脖子我也不信,小小丫头说谎可不好哦。”曾珍这回真的急了,她忽然在电话里发起了脾气:“我哪有说谎,真的没骗你,你一定要相信我。还有,我已经过了十八岁,不是什么小丫头,我可以对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负责。”

    通过前两天对曾珍的观察,楚河嘴上虽然不信,但心里还是非常奇怪,听了她现在的话,这种奇怪越发强烈。

    曾珍身上到底透着什么古怪,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这种问题也不好直接去问她本人。楚河只得在电话里说了声对不起,顺便哄了她几句,将她哄得口笑颜开方才摇摇头,苦笑着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