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十节 心理检查6
    正文:

    无论什么人做什么事,并不是一开始就能精通,一个人只要肯不断学习,那他将来一定会比别人出色。

    楚河对女店员的态度非常满意,他在这个货柜前又买了件衬衫和夹克,临走时一边结帐、一边小声问这个女店员:“妹妹,有没有男孩子给你送过东西?”女店员当然不愿意被别人看扁,脱口道:“大哥,你也太瞧不起人了,现在哪个女孩子没收到过男人送的东西啊。”

    “哦。”楚河又问:“说说看,你最喜欢别人送什么?”女店员瞧着他,想了想,说道:“有谁能送我栋房子那就最好不过了。”

    楚河顿时愣住,张了张嘴道:“有没有便宜点的,房子太贵了。”女店员又想了想,说:“便宜点的嘛,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金手镯,只要是金银珠宝都可以。”这女店员也太直接了,楚河连忙打住她,连忙说道:“再便宜一点,这些东西只能偶尔送一送,经常送不但吃不消,而且会把人给惯坏了。”

    女店员鼻子一撇,脱口道:“那干脆买点瓜子、花生、葡萄干零食什么的,把嘴给堵上,不说话心情会好点。”

    “这主意好。”楚河咧嘴一笑,问她:“你可知道附近哪里有卖本地特色零食的,我买回去好堵老婆的嘴。”女店员被他说得一乐,用手指了指店铺大门口:“你出去后一直向北走,那边路口有一长条卖水果花生的摊子,本地特产瓜果应有尽有,你可以一家一家慢慢挑。”

    楚河谢过这名女店员,出门后按她说的方向很快就找到了地头,买了些自己从未见过、吃过据说是从山下摘下来的山果。这些山果都是被和着盐粒调料的沙子抄过以后才拿出来卖,果壳十分坚硬,得用专门的起子方能撬开。楚河试着剥开几个丢进嘴里,味道还不错,其实吃这种果子非常有意思,它们的壳太硬,简直硬得像一块块小石头,并非每个都容易撬开,想吃里面的果实还真不容易。

    不容易吃到的东西往往能钓人胃口,吃到嘴里时心情多多少少会有些愉快,这果子的名字就叫作开心果。

    楚河买完东西,沿路散着步,慢慢悠悠踱回旅馆,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打开电视机,随便选了一个台,将刚买的东西扔在一边,然后脱掉衣服,把自己剥了个精光。

    旅社不比宾馆酒店,这里的自来水、浴室是公共的,楚河的两条腿现在累得发麻,虽然离浴室只有几步路,他却连一步都懒得走。再说公共浴室容易走光,万一碰见个女同志被人骂几声流氓,那也只能自认倒霉,非常划之不来。

    幸好在这里住一夜,房东还会送两瓶热水。他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打着毛巾,从角落拿过来一张脸盆,将两瓶热水通通倒进盆里,胡乱擦了擦身上的汗气,接着用剩下的热水泡了泡两只发麻的脚丫。

    电视里正枪林弹雨飞机大炮热闹得不可开交,敌人的阵地一个个被攻陷,楚河拿起电话,他现在得准备好糖衣炮弹朝杨莉莉这块阵地狂轰滥炸一番。

    战争足足进行了四十分钟,杨莉莉被他的甜言蜜语炸得晕头转向,他自己也弄得元气大伤,最后一颗炮弹扔完,立即倒头便睡。

    第二天他换了一身马甲,从贵族绅士一下子变成了平头百姓,乘出租车径直到了W市第四人民医院,加入挂号就医的长队,不折不扣成了名等待就医的病人。

    排了一个小时的长队,他终于领到了就疹单,不过他看的是心理科,总算比别的科目要幸运一些。别的科目比如发烧感冒肚子疼,患者们几乎将科室门口围得水泄不通,心理颗门口却门可罗雀,连一根人毛都看不见。

    看来在国内能正视自身心理问题的人并不多,认为心理问题是病的人只有少数一部分,所以这项科目在国内可以说才刚刚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