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二节 曾珍
    赵良是个小个子,足足比楚河矮了半个头,揣着个公文包,跟在楚河后面,走起路来显得有些贼头贼脑。可一跨进娱乐城的大门,在几名娇滴滴、穿着旗袍、身材苗条的迎宾小姐一声“欢迎来到豪情至尊,祝您消费愉快。”之下,赵良的脊椎顿时被拉得挺直。

    一层相对比较安静,有人在用调匙搅拌咖啡;有人在往酒里放冰块;还有些打扮时髦贵妇坐在角落里,满脸寂寞,望着来来去去的人,一口口吞云吐雾。

    楚河和客户约会的地方在四层,大楼里虽有电梯,却不对外开放,他只能辛苦一下自己的两条腿。好在沿途风光不错,两条腿越走越有劲,他和赵良刚刚上到二层,迎面就走过来两名身材火暴的小妹妹,紧身衣、超短裙,走起路来腰枝一扭一扭,看得赵良两眼发直。

    两个女孩子一上来,眼睛里闪闪发光,媚眼冲二人狂抛不止,“大哥”前“大哥”后将二人喊得骨酥筋麻。

    其中一女孩往身后指了指,说道:“大哥,我们是学生,家里管得严,不准我们出来玩,我们是偷偷跑出来的,身上没带钱,买不起门票,大哥你们能不能帮我们买两张,求求你们了。”楚河装模作样朝女孩指的方向看了看,脑子里一阵抓狂。

    那地方竖着一道贴满劲爆图样的窄门,门里传来一阵阵劲爆的韩国摇滚,夹杂着男男女女忘情发疯似的尖叫。像两个女孩一样的“学生”门口还站着十多个,眼睛在人群里面飞来飞去,全部在寻找合适的下手目标。

    “还学生,这年头学生怎么也一个个成了骚狐狸,他娘的,什么世道。”楚河在心里头暗暗骂过一阵,突然挥着膀子,冲面前两个女孩子大喊大叫:“NO、NO……”后面的话全是英文,大致意思是:里面一点也不好看,你们快点回家,晚了,小心爹妈打你们屁股。

    楚河所以用英文,主要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两个女孩的面子,她们若真是学生,就应该听得懂这简单的几句。不指望她们会乖乖回家,至少应该自觉地的走开,若不是学生,她们听不懂,当然也不会好意思继续装下去。

    可谁知这两个小妹妹居然兴奋地颠着脚尖,居然用英文对拆起来,大至意思:大哥的英文说得真好,肯定是从国外回来的,一定很有钱,我们好崇拜你。

    楚河怔了怔,随即落荒而逃,他身上一毛钱也没有,平时消费也只用信用卡,这两个小妹妹显然将他给打败了。

    看来现在出来赚钱女孩子素质越来越高,就好比她们。劲爆场的门票一百一张,她们拉一个进去自己就可以分一半,一晚上下来轻轻松松赚个千八百那是不成问题。再加上拉门票又不是什么违法的事,自己又不用吃亏,这钱何乐而不赚?

    三楼是弹子房、网吧,这里环境和服务在全市首屈一指,价格自然也是最贵,实际上能跑到这里来打撞球上网的人也不会去在乎那点钱。

    二层和三层消费群体以年轻人居多,到了四层,年龄段就隔了开来。楚河在四层服务柜台出示了一张豪情至尊的贵宾卡,立刻就有服务生将他们引到事先预定好的座位旁边。

    楚河吐了口气,他们总算先来一步,建筑工地那边的人还没到。于是和赵良坐下去,然后给那边拨了个电话,对方回复正在路上。

    四层靠北面有座小小的舞台,一位身穿苹果色连衣短裙的年轻女郎两手捂住麦克风,口里正唱着半昏不素的老歌。到这里来的人普通年龄都在三十岁以上,对当下流行歌曲都比较感冒,老歌更能引起他们的兴趣。

    女郎的声音甜蜜婉转,唱起歌来别有一番风味,下面的听众掌声不断,连唱三首,下面的人不依不饶,硬是起哄不让她下来。女郎半推半就又唱了两首,听客们方才罢休,楚河也忍不住鼓起掌来。他鼓掌也并非完全是因为女郎歌唱得好,而是客户还没到,他两只手实在闲着无聊没事可做。

    掌声落下来,萨克斯音乐响起,这时客户也如约而来。

    来的人一共有三个,为首的年纪较长,约莫四十来岁,还未上前,口中就抱屈:“抱歉、抱歉,让楚老弟久等了,路上出了点小状况,所以这才姗姗来迟。”楚河笑着迎上去,伸出手说道:“吴兄说哪里话,我们也是刚到,今天我做东,咱俩好好喝上几口,久仰吴兄酒量,小弟可是如累灌耳。”老吴也笑着伸出手,同楚河握住,道:“岂敢、岂敢,年纪越大血压越高,老弟你这是挖苦我了。”

    楚河另一只手钩住他的肩膀,两人一同落坐在沙发上,楚河道:“我看吴兄你今年最多二十五六,精气神一般人根本没法比,改天我可要向你好好讨教讨教,免得以后未老先衰,壮志为筹便提前退休。”老吴听闻,连声打哈哈:“老弟你可真会说话,我要还年轻二十岁,我要是个女人,除了你我谁也不要。”楚河干笑一声,不予作答,老吴一拍他的肩膀,道:“好了,喝酒之事,暂且休提,咱们先谈正事要紧。”

    合同签得很顺利,诸多细节之前早已商酌妥当,楚河的公司还为此特意给老吴送了六位数的佣金,这合同签起来如何能不顺利?

    双方签字、改章,程序有条不紊,最后又握了一次手,说了句,“合作愉快。”便各自将文件抛给秘书,支开他们,一同上了五楼。

    五楼是一座座单独的包间,中间走廊上形形色色打扮露骨的女郎在各包房门口串来串去,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的男人无一例外会饱足眼福。楚河现在只希望老吴真的如他所说,真的有高血压,今晚能少喝点酒,他得赶早回去陪老婆。

    二人被一个半老徐娘带进一间包房,不多时,服务生端过来一瓶伏特加,放下一盒冰块,然后恭身退了出去。

    楚河看着老吴,问他:“吴哥要不要小弟给你满上。”老吴敞开四肢,大大咧咧躺在沙发上,嘿嘿笑道:“酒今天少喝,我们今天换个玩法。”楚河抹了抹下巴,说道:“吴哥经验老道,你说怎么玩,小弟奉陪到底。”

    老吴说道:“论拼酒我肯定是不行,医生说我这情况若再没节制,没准哪天就会变成个植物人。所以我们两个不拼,让别人来拼,你可懂我意思?”楚河当然懂,别人就是一会过来陪酒的小姐。

    楚河心中一块石头落地,看来应该可以在十二点以前回家向杨莉莉报道。

    但既然是拼,就会有个输赢,输赢总是要有个说法。他脱下西服,问老吴:“别人拼总不能白拼,我们总得给人家一些甜头,这样她们拼起来才会更带劲,吴哥你说我讲的有没有道理?”老吴哈哈一笑,道:“凡事都得图个彩头,没彩头的事有谁愿意去做,你讲得太对了。”

    他一拍沙发,道:“这样,我出两千块钱,她们谁赢了谁拿走。”楚河连忙道:“吴哥如此豪爽,小弟我怎敢落后,我再加两千,将彩头提到四千,来个淳酒醉美人,让她们今夜不知归路。”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老吴应了声,刚才那位半老徐娘领了六七个女孩子进来,一个个春衫薄薄、青春靓丽。老吴大方抬了抬手,对楚河说:“老弟,你先挑。”楚河也不推辞,他在女郎的脸上逐个扫了扫,发现刚才在四层唱歌的那个女孩也在中间,也没多想,朝她一指,道:“我就要她了。”

    老吴挑了个穿白色短裙的女孩,搂着她的腰,挨在自己身边坐着,大施咸猪手。楚河点的苹果裙女孩子则显得比较害羞,仅仅走了几步,就低着头站住不动,一双浑圆细嫩的长腿被楚河尽收眼底。女人越是这样,反倒越能激起男人的兴趣,楚河忍不住从她的脚指头一直往上看去,这一看不禁心摇意驰。女孩子在昏黄的灯光下简直好看到了极点,他虽然见过的女人不少,但眼前这女孩子就像会发光一样,周围所有的一切在她面前都暗淡下去,楚河发觉自己的眼睛从来没像现在这么亮过。

    他拉过女孩子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再将她仔细看了看。一张干净清秀的瓜子脸,眉如柳丝、眼如弯月,缨口琼鼻,玉骨冰肌,这样的女子本应该只有画中才有,这样的女子如何会到这种地方,如何会沦落到风尘之中。

    楚河忍不住叹息出声,老天爷实在爱作弄人。他也学着老吴的样,紧紧搂住女孩子的腰,目光盯在她腰腿之间,苹果短裙只堪堪裹住女孩子大腿根部,两条细长的美腿看得他遐思不断,居然将老婆都给忘了。

    “你叫什么名字?”楚河已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问了个最直接的问题。

    苹果裙女孩子按住自己两条腿,细声回答:“曾珍。”楚河道:“曾珍?”苹果裙女孩子轻轻“嗯”了一声,楚河又道:“我是问你的真名。”女孩子眼睛眨了眨,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更小声地说道:“我真名就叫曾珍,前面一个曾国藩的‘曾’,后面一个是珍珠的‘珍’”

    楚河笑了笑:“好名字,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曾珍没有说话,楚河发现自己这么问有失妥当,于是回过神来,朝老吴看了看。老吴正同白衣女打得火热,一人拿着柄话筒,你唱一句我唱一句,快活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