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十一节 分析1
    (本书首更于小说阅读网,他站转载请注明出处。:)

    楚河走到心理科门口,朝里面望了望,一张敞开的报纸将医师遮了个严严实实,楚河礼貌地敲了敲门,医师的脑袋从后面探出来,四十来岁,一张瘦削文质彬彬的脸,脸上挂着副镶着金边的眼镜。

    医师见楚河出现在门口,随即朝办公桌对面一指,对楚河说:“请坐。”楚河闻言坐下,老老实实递上自己的应诊单。

    医师接过后放在桌前,一边看,一边拿起旁边的茶杯细细押了一口茶,一副悠然安定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先完蛋的摸样。

    待他看完单子,楚河掏出事先买好的一盒香烟,挑出一根送到他面前,这医师指了指自己的茶杯,摆摆手说了句,“我不抽烟。”然后又指了指墙上贴的禁烟牌,说:“这里禁止吸烟。”

    楚河只得将烟汕汕装回盒子,问这医师:“大夫贵姓?”医师回道:“免贵姓刘。”楚河朝他胸前白大褂上别着的工作证瞧了一眼,心理科主任,后面头衔的是教授,当即笑了笑道:“刘大夫,你这里不像别的地方,挺清闲的。”

    刘大夫回答说:“是啊,看心理的病人少,一天能有两三个就不错了。”他耸了耸鼻子上的睛片,“咦”了一声,问楚河:“我看你精神不错嘛,不像心里有事的样子,给我讲讲你是什么情况。”

    楚河沉思片刻,叹了口气说道:“我最近老是做同样一个梦,什么办法都想过了,可这个梦却始终缠着我,我实在受不了了,这才想到来医院检查检查,看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做梦?”刘大夫来了些兴趣,又押了口茶,说道:“你接着讲,是个什么样的梦。”楚河有些犹豫,明知道医生肯定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但毕竟属于个人**,真正讲出来还是有些不好启齿。

    刘大夫见他下不了决心,又说:“关于梦境,心理学鼻祖弗洛伊德写过专门的一本书,非常精辟,这本书我全看过,你讲出来,我看能不能帮你分析分析。”

    楚河这才点点头,慢慢道:“一个多月以前,我认识了一个女孩,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总之非常漂亮。漂亮女孩我见过不少,但像她这么漂亮的却绝无仅有,你没见过她,你要是看见了就知道她究竟有多好看。”他叹了口气,接着说:“从这以后,我就隔三差五在梦里看见她,怎么抹也抹不掉。”

    刘大夫呵呵一笑,道:“这很正常,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看见了窈窕淑女,晚上展转反侧、寤寐求之此为人之常情,没什么好奇怪的。”楚河摇摇头:“我要是真的对她展转反侧、寤寐求之就不会来看医生了,问题是我已经有了老婆,对于这女孩子根本没什么非分之想。”

    “哦,是这样。”刘大夫道:“看来你是个自制力非常强的人。”

    楚河再次摇头,说道:“这和自制力没什么关系,我爱我老婆,压根就没想过要将心思花在别的女人身上,我和老婆之间感情非常好,而且她现在已经怀了我们两个人的孩子,我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去动什么歪脑筋。”

    刘大夫皱了皱眉,问他:“你真的这么确定。”楚河斩钉截铁一字字道:“我确定,我爱我老婆,这一点毋庸质疑。”

    刘大夫点点头,夸赞道:“好样的,你是个好丈夫。”他略略笑着说:“那你能不能告诉晚上做梦时对这个女孩子都做了些什么?”

    “我……”楚河的声音噶然而止,在梦里他可不是个好丈夫,这要他怎么说得出口。刘大夫是心理专家,当然看得出他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没将楚河逼得太紧,不紧不慢道:“你不必紧张,我从事心理治疗已经有近十年时间,像你这种情况的我见过很多,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做梦而已,不当真就是了,你讲出来感觉会好一些。我是你的医生,你一定要相信我可以帮你。”

    楚河一下子泄了气,左右看了看,吞吞吐吐,一脸心虚地说:“也就那么回事了,但仅仅只是在做梦的时候会这样,白天我可没碰那女孩子,连见都没见过几面。”刘大夫嗯了一声,问:“那你做梦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楚河回道:“想到了,但她根本不介意。”

    刘大夫手指在桌上来回敲打,悠然道:“在梦里,因为你老婆不介意,所以你才敢碰那个漂亮姑娘。那我问你,若放在现实,你老婆要是也不介意,你会不会去找那个姑娘。”楚河一个劲儿摇头,说:“我要是个喜欢占花惹草的男人,不管她介不介意,早就背地里找了,我要找女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哦,你是做什么的?”刘大夫将楚河看得更仔细了些,敢说这种话的男人多多少少都会比别人自信,自信的人通常都会让人多瞅上几眼。

    楚河道:“我是一家公司的业务经理,平时应酬多,接触女人的机会也不少,但我绝对没出过一次轨,我对妻子一百个忠诚。”刘大夫和颜悦色地笑道:“你说的话我相信,你若是心里头有鬼就不会到我这里来了。我再问你,你既然对妻子忠诚,那做这个梦的时候有没有试图对这个女孩子进行抗拒。”

    楚河点点头说:“我试过,但结果太过荒唐。”刘大夫问他:“什么结果?”楚河回答道:“我只要试图抗拒这个女孩,就会梦见老婆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刘大夫久久没有说话,这似乎完全不合乎逻辑,但梦里事没有逻辑也不奇怪,他想了很长时间,问楚河:“你试图抗拒的情况出现过多少次?”楚河想了想,说道:“有四五次吧。”

    “每次都是这样?”

    “每次都是这样。”

    ————(大家看完别忘记收藏推荐一下,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