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十一节 分析5
    (大家要是觉得字少不过瘾,可以看看本人的老书《神剑绝刀》)

    “贵族回答说:“我生下来就名贵族,怎么可能会有别人来剥削我?”智者又问他:‘那你害不害怕被人剥削?’贵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智者这时非常严肃地看着他,说道:‘你不回答,这就表示你害怕了,你又没被别人剥削过,为什么会害怕?’贵族吞吞吐吐地回答:‘我看见奴隶们被皮鞭一抽一条血印,甚至连皮肉都会翻出来,那一定很疼。’智者表示反对,他说:‘你又不是他们,怎么会知道他们很疼?”贵族说:‘他们叫得很厉害。’智者顿时连连大叫,他叫完,反问贵族:‘我也在叫,难道我现在很痛苦?’贵族想了想,说道:‘难道他们大叫是故意的?是为了博取别人的同情?’智者漫不经心地说:‘我又不是他们,我怎么会知道。’贵族又想了想,说道:‘我要怎样才能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的?’智者说:‘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这贵族很是吃惊,脱口而出:‘你是说要我去当奴隶!’智者点点头,对他说:‘你去做三天奴隶,你若肯做,三天后再来找我,你要是不肯,那请你别再来浪费我的时间。’”

    楚河问刘大夫:“这贵族果真肯听智者的话,果真去当了三天奴隶?”刘大夫道:“他当然没有立刻愿意,回到家后左右拿不定主意,但他实在被恶梦折磨得不堪忍受,这才听了智者话,将自己的脸涂黑打扮成一个奴隶的样子,并且不仅仅只干了三天。他干了一个多月,直到行宫修建完毕,方才恢复了自己贵族的身份,并且给了所有这些修建行宫的奴隶一笔不小的报酬。”

    “这是怎么回事,我没听说做奴隶还有上瘾的。”

    “做奴隶当然不是什么好完的事情,但对于他来说却是种非常难得的体验。在这一个多月里,他每天都在亲自动手修建自己的房子,每天晚上做梦的时候,就会梦见自己睡在舒适豪华的行宫里,第二天干起活来比任何人都卖力。对于皮鞭也没当初那样敏感,因为他听见奴隶门在谈论许多对付皮鞭子的法子,他们彼此间互相鼓励,没人将鞭伤一天到晚挂在嘴边,当成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他们最关心的还是肚子问题。听了这些奴隶们的交谈,他便悄悄命令手下,监工时换上轻一点的鞭子,同时改善奴隶们的伙食。这样一来,行宫的修建速度一下子比原先快了许多。贵族因而一举两得,他不但战胜了恶梦,不再害怕鞭子,而且也提早住进了自己的豪华宫殿。后来他再次去拜访那名智者,想问清为什么发生在自己的事情,他自己都搞不懂,而智者却能一眼看穿。智者听完他的疑惑,简单的说了句:‘人所以会经常做恶梦,那是因为心中的恐惧,如果能消除恐惧,纵然在做恶梦,那也不是恶梦了。’”(此故事纯属张冠李戴,请毋翻典阅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