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十一节 分析6
    刘大夫讲完这个故事,即便对楚河说:“你的这个梦又何尝不是一样,你心中害怕,害怕看到妻子同别人在一起,但那毕竟只是个梦,并不是真的。/你只要能将其当成一个虚幻的东西来看待,完全不用去害怕?”楚河眼光暗淡,摇摇头,道:“不,这不一样,你知不知道看见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有多痛苦?我宁愿向那个贵族一样去挨别人的鞭子。”

    他突然闭上眼睛,神色变得有些发白,可以看得出,他一但想起那一幕,心里的冲击有多大。

    刘大夫连忙说:“你带了香烟,要是觉得紧张可以抽一根。”楚河说了声谢谢,随即给自己点上一根,烟雾从口里吐出,他的神色也慢慢缓和下来,刘大夫方才再次开口道:“你起先做这个梦的时候,抗拒那个女孩,这并没有错,谁也不能说为了妻子去拒绝别的女人这一点是错误的,对不对?”

    楚河点点头,刘大夫又道:“你没有作错,结果却很荒唐,你接受那个女孩,结果便很好,相安无事,若是将梦境换成现实,你认为这样可能吗?”楚河摇摇头,道:“这绝不可能,我老婆绝不可能允许我胡来。”

    刘大夫手一摊:“这不就对了吗,你没做错结果都很荒唐,要是做错了结果岂非更荒唐?这本就是一场荒唐的梦,你将它当成是一常闹剧不就完事了,何必非要对里面的情节耿耿于怀,看开一些,好好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好好对待自己的妻子,再荒唐的闹剧也始终会过去。”楚河沉默不语,默默抽着烟,刘大夫鼓励他道:“年轻人,拿出勇气和信心来,不要逃避,不要害怕,正视自己的挫折与痛苦,这样你就能更早一步从自己给自己蒙上的阴影里走出来,相信自己,你一定行的。”

    楚河狠狠拔了几口,烟一下子烧得只剩下截屁股,刘大夫从抽屉里拿出个烟灰缸,推到他面前。楚河在烟灰缸里熄了烟头,咧嘴一笑,问道:“那面墙上不是明亮亮写着‘禁止吸烟’,怎么您却在桌子里藏了个烟灰缸?”

    刘大夫也跟着笑了笑,指指墙上禁烟的标语道:“正因为有这条标语,所以我这烟灰缸只好藏起来,要不然上面写着‘禁止吸烟’,我却在下面大大方方摆个烟灰缸,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可是您现在拿出来岂非一样是砸了自己的脚?”

    “非也、非也,此一时,彼一时,虽然同样是搬石头,但现在却不是砸脚,而是变通。”

    “变通?”

    刘大夫笑着说:“人都是需要变通的,死守着规矩,最终只能把是自己把自己活活困住。”楚河听完若有所悟,长长吐出一口气,说道:“看来的确是我自己把自己活活给困住了,如果说那个女孩子是块石头,这段时间我都在用她砸自己的脚。”

    他顿时露出一种解脱的表情,叹息道:“我也到了该变通变通的时候了。”

    ————(大家看完别忘记收藏推荐一下,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