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十二节 自我斗争1
    (大家要是觉得字少不过瘾,可以看看本人的老书《神剑绝刀》)

    刘大夫见他似乎有点想通了的样子,便趁热打铁地问:“你打算怎么变通,说出来我给你参谋参谋。:”

    楚河回答道:“您刚才说的非常有道理,我只不过是在做梦罢了,如果连梦里的事情都害怕,那现实中一但发生些什么事,我岂非就成了团烂泥巴,雨水一打便稀里糊涂散了架。”

    刘大夫微笑着说:“你能这么想就对了,看来你的心理素质完全没问题。”楚河顿时振作起来,接着说道:“我得将脚上的皮鞋换了,换成铁鞋,这样就算石头再重再硬,砸在脚上也不会疼了。”刘大夫眉角朝上挑了挑,说:“你的铁鞋在哪里?”

    楚河一拍自己的胸口,笑道:“就在这里。”刘大夫伸出拳头,在他胸口做样子打了两拳,也笑道:“很好,很结实,让自己去主宰梦境,不要让恶梦来主宰自己,你一定行的,人的胆子大了,连鬼都会绕道走,何况只是区区一场梦幻。”

    他打完两拳,将两手手指交叉在一起,恢复先前的坐姿,慢慢说:“你的心理状态现在已经没问题,但我建议你最好去做一个脑电波扫描和脑部结构的核磁检查。你知道的,如果心理是软件,那神经和大脑就是硬件。如果大脑出了问题,你的思维就会变得不受本身意志所控制,很有可能会莫名其妙产生一些幻觉,比如你那个梦,是幻觉这也说不定,所以这个检查是完全有必要的。”

    楚河表示赞同,他本来就一直在担心自己神经和大脑,神经和大脑如果出问题,所谓心理治疗也只是一句空话。

    刘大夫给他开好检查的单子,他拿着单子到收银处交了押金,然后问清脑电图扫描室所和核磁共震室所在的位置,先后做了检查。

    结果很快就被分析出来,脑电波完全正常,没有发现癫痫以及一些异常放电的现象。大脑结构也没出问题,脑部皮层完好,记忆力没受到影响,没有发现脑部有萎缩或供给缺乏的迹象,所有的部位均处于正常工作状态。

    楚河总算打消了自己的后顾之忧,他现在唯一的敌人就是那场梦,他打算无论如何也要拼了命去夺回自己的制梦权,绝不能继续妥协退让。

    他读大学时,从千军万马里面将杨莉莉给抱了出来,那时他是多么疯狂,多么有勇气。

    在爱情上他是个勇士,事业上他也不是个孬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已记不清自己打败过多少竞争对手。此时此刻,楚河回想起自己当年敢打敢拼的丈夫本色,顿时觉得浑身上下仿佛有一团火在串来串去,整个人一下子充满了斗志。

    他刚出医院大门口,立刻就跑到一家商店里买了瓶易拉罐装的啤酒,拉开盖子仰头一路走,一路喝了个底朝天。喝完后在口中连叫了十八个“操”字,紧接着抛起易拉罐,飞的一脚,易拉罐成直线“哐啷哐啷”被他射进了垃圾箱。

    一从旁边经过的白发老头,看见如此漂亮的脚法,大拇指顿时竖起来,张开牙齿不全的嘴,用漏风的声音冲他赞道:“小子,好样的,这一脚踢得够威风,可比男足硬多了。”楚河在学校足球队呆过一段时间,一群男生酒足饭饱之后,有事没事就喜欢用易拉罐练脚法,垃圾箱的大门自然成了首选目标,虽然他的准头不敢恭维,但总还是有射进的几率,这一次更加是属于超水平发挥。

    经白发老头一番夸赞,楚河越发信心十足,一张脸变得神气活现,自言自语咬牙切齿地哼哼:“小子,敢动我老婆,看老子晚上做梦的时候不整死你,他娘的,老子可不是软蛋,想在梦里欺负老子,没门。”他吹着口哨,大摇大摆走到路边,手一招,一辆的士屁股一飘,老老实实停在他面前。

    楚河今天诸事顺利,心情大好,从车上下来时没让司机找钱,问他:“师傅,你这车包不包长途,我要回H市,价钱绝不让你吃亏。”这司机见他神情爽朗,不像是市井流氓,况且光天白日,跑的路线又是高速度公路,时间最多也就三个小时,到地方天也不会太黑,随即答应下来。只不过一下高速他就得回去,因为司机并不熟悉H市,红绿灯路况他一概不知,万一出了什么岔子,这趟活就算是白拉了。

    两人谈好价钱,楚河径直走回旅馆,将西装换上,拿好自己的手提包和昨晚买的山果,那身脱下来的便宜货他带回去也没用,干脆就扔在了旅馆。

    上车之后,楚河迫不及待给公司拨了个电话,这电话打了很长时间,毕竟他三天没有亲自处理公务,此时要问的事情有很多。这个电话打完,车已经跑了三分之一的路程,楚河的手机电量开始不足,他只能和杨莉莉简短地聊了十来分钟。

    杨莉莉告诉他自己在爹妈家里,让他晚上过去吃饭,顺便接她回去,楚河当然乐意过去。两个电话打完,时间已是下午四点,到H市还剩下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楚河的公司下班时间为晚上六点,他用手机最后仅存的一丝电量让赵良提前下班,开车将杨莉莉从单位接出来,然后在高速公路下桥的地方等自己。

    安排完以上这些,他就和出租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地打发时间,由于实在太无聊,最后干脆靠在靠背上养起了精神。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越大,就会越觉得时间在飞逝,一天比一天短暂,一天中能做的事情好像越来越少。如何能在有效的时间里去做更多的事情,这个问题楚河几乎天天在想,他渐渐懂得一个道理,只要能合理的解决时间利用问题,人就能活得轻松一些。

    可是还有一个道理他忽略了,有些事纵使你花上一辈子的时间依旧是在原地踏步,人生也许就是个怪圈子,很多人活了一辈子也只是在原地转来转去。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是不断奋斗拼搏,不断获取社会的认可?还是珍惜身边的一点一滴,安安乐乐将生命走向终点?

    如果这两条路同时摆在楚河面前,他会如何选择?也许他现在还不会想到这些,但生命的抉择已悄悄向他逼近,他的命运到底是掌握在自己手中,还是已经被某种未知的力量秘密捏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