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三节 拼酒1
    二人一曲唱终,楚河连忙使劲拍掌,将老吴那副牛叫般的嗓子大吹特吹,老吴当然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笑着说:“行乐直须少年,楚老弟,换你们唱。”说着将麦克风向楚河和曾珍递过去。曾珍接过白衣女的话筒,楚河正待要从老吴手中拿过来,老吴却将手一缩,楚河一下子拿了个空。

    老吴说道:“话筒给你可以,但第一首唱什么得由我们说说了算。”楚河忧郁片刻,说道:“吴哥,你这可是为难我,我出来混的时间不长,会唱的歌不多,你要是点一首我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岂不是让兄弟我被这两个小姑娘笑话?”他连连摆手,连连说:“不行、不行。”老吴说道:“老弟你放心,咱们往后打交道的时间还长,作哥哥的怎么能如此不厚道,我一定点首你会唱的。”

    楚河这才勉强应道:“这样就好,全凭吴哥做主。”老吴在白衣女的大腿上捏了一把,眯起眼睛在她身上乱扫,一边扫一边问她:“你说楚老弟唱什么好?”白衣女想了想,将嘴巴凑在老吴耳朵边上,轻轻说了几个字。

    老吴听完后,眉毛立刻翘起来,一拍她的屁股,骂道:“小婆娘,你可真够毒的,这不是成心泼人冷水,不行,换一首,换一首。”楚河也不是省油的灯,老吴越是这么说,意思就越是反过来,今天他不唱这歌都不行了。于是故意不耐烦地对他们说:“你们倒是快点,吴哥什么时候也变得婆婆妈妈起来,别选来选去了,就刚才那一首。”二话不说,就将话筒抢到手中。

    老吴摇摇头,叹气道:“这可是你自己抢着要唱的,说出来,可别怪我这个当哥的不够意思。”楚河又将曾珍的腰一把搂住,大声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美人如玉,岂能唐突。”他朝白衣女看了看,接着说道:“吴哥的面子小弟要给,吴哥身边的美女,这面子小弟更是拼了命也要给。”老吴顿时哈哈大笑:“好,好,医生说我高血压不能饮酒,但冲着老弟这句话,今天我破例,舍命陪君子!”

    话声一落,老吴抓起那瓶伏特加,扭开瓶盖给自己倒了半杯,仰头喝下去一半。另一半他似乎有些顶不住,白衣女见状,握住他拿酒杯的手,连忙冲楚河他们笑了笑,说道:“剩下这一小杯,我来替大哥。:”老吴手臂一摆,道:“一边去,我再不济,也用不着你来替我。”剩下的酒也被他“咕噜骨碌”眼睛都不眨地灌下去,然后对白衣女说:“歌是你点的,你自己跟楚老弟讲。”

    白衣女立即朝楚河瞧过去,楚河对她说道:“是什么歌,妹妹但讲无妨。”白衣女靠着老吴坐近了些,轻声道:“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楚河愣了愣,突然睁大眼睛道:“你说什么歌?”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白衣女用更小的声音说了一遍。

    楚河一下子想起了老婆,他发现自己再从看到曾珍的那一刻起,竟然把回家陪老婆这件事给忘得一干二净。这实在让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样的情况以前绝对没有发生过,老婆在他心中一向都是最重的。

    他又低头看了看曾珍,不得不承认,曾珍之美简已经直到了无法用言语来修饰的地步,若将杨莉莉和她放在一起,杨莉莉最多也只能算是一朵牡丹旁边的喇叭花。像这样一个美人掉在这一潭污水之中,多半已经饱受摧残,可偏偏从她脸上看不到半点风尘之气,她偏偏看起来仍就和一个腼腆害羞的小姑娘没什么两样,煞是惹人疼爱。

    楚河心想,自己若没结婚,没准从现在开始会为这个女孩子发疯,他忽然明白古代那些帝王为什么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倾国倾城了,传说中的美人并非虚无缥缈,她们的美丽远非那些固若金汤的城池可比。但转念又一想,自己都忍不住为这个女孩子发疯,每天在这里进进出出的男人比蜂窝里的蜜蜂还多,这些男人里面难道就没有为她发疯的?

    他下意识转向老吴,老吴手里正在和白衣女玩色子,嘴上连连催促他们快唱,明显对曾珍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难道美女也是因人异?楚河只好给自己这样一个解释:大家各有各的眼光、各有各的胃口,自己认为漂亮的女人,别人就不见得和你的看法一样,人家唐明皇就偏偏喜欢胖子。

    楚河吐了口气,心中稍稍安静下来,暂时又将老婆放在一边,在曾珍面前撩开嗓子:“谁说路边的野花不能采,我今天就不信这个邪了,谁不敢采,谁就是小狗。”欢快的调子响起来,楚河变成只手舞足蹈的猩猩,他抱着曾珍比新年里的孩子还愉快,工作家庭上的压力这一刻通通抛在脑后。

    小学毕业以后,生活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条鞭子,无时无刻在将他往前抽,基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和杨莉莉恋爱的那段日子虽然甜蜜,但杨莉莉自小养尊处优,是个占有欲非常重的女人,将他管得非常严。他有时甚至会认为,自己不过是她养在身边一条听话的小狗,杨莉莉无论要他干什么,他从来没想过说个“不”字。

    结婚以后,两人的关系正式确定下来,楚河在她面前更是时刻小心谨慎,他知道自己有今天是怎么来的。没有杨莉莉,他现在也许只不过是一名在一线挣扎的穷小子,房子、车子、票子这些东西不知道还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收进自己的腰包。

    今天晚上他失常了,可此时他完全沉浸在快乐之中,眼睛里只有曾珍,脑子里的防线渐渐被洪水冲淡。

    楚河美人在抱,心中奇痒无比,搂腰手一步步在曾珍身上试探。见她红着脸,只是轻轻挪动身躯,做些在男人看来无力的反抗,逐心头大乐,一把将她掳到自己的大腿上,抱了个满怀。

    好不容易断断续续将“路边的野花不要采”给倒腾完,楚河又哄她:“我歌唱得太烂,影响你的发挥,你单独给大家唱一首好不好?”他大学时,曾经和三名勇士在杨莉莉所在的女生宿舍楼下足足唱过一个下午,唱得该楼女生成片鼓掌,随之大扔矿泉水,几名勇士誓死不屈,险些被水瓶砸晕过去。

    由此可见楚河的嗓子不敢恭维,但胆子还真不是吹的。他放下话筒,这只手顿时得寸进尺,一巴掌摸上了曾珍的大腿,这地方他可是瞄了好久,一摸上去全身仿佛被雷击一般,骨软筋麻,妙不可言。

    楚河感觉自己的心跳短短几秒钟快了一倍,曾珍似察觉到他的异样,红着脸,含蓄的笑了笑,问他:“你想听我唱什么歌?”楚河呆呆地看着她,他的魂早已被曾珍给钩去。此时见她笑起来的样子,感觉一直甜到了心坎里,忽然想起唱“路边的野花不要采”这首歌的人还唱了首“甜蜜蜜”,于是对曾珍说道:“你就唱‘甜蜜蜜’,你笑起来的样子简直可以把人给甜死。”

    曾珍笑得甜,歌唱得也甜,楚河彻彻底底的醉了,他脑子慢慢呈现出一副图画。

    他看见自己黄袍加身,成了个年轻的帝王,却没有坐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上,而是躺在一片白茫茫的云海之中。曾珍穿着轻飘飘的仙衣,静静坐在他旁边,口中轻轻弄笛,目光中无限温柔。云下面就是他的国土,可他根本不屑一顾,落日的余辉照亮曾珍的绝色姿容,满天云霞也比不上她的美丽之万一。

    音乐进入尾声,曾珍已停下歌喉,楚河却仍旧陶醉在幻觉中没有醒过来,一旁的老吴“嘿嘿”喊了他几声,打趣道:“楚老弟,不至于吧,美女见了这么多,怎么今天被一个小妹妹将魂给钩了去。”楚河这才大梦初醒,深深吸了口气,冲老吴尴尬地笑道:“吴哥,咱们刚才说什么来着?你看她们两个谁更厉害一点。”

    老吴摸了摸脑壳,“哎哟”一声,说道:“你看看,光顾着玩,我差点将正事给忘了。”说罢,转向白衣女,手指头在她大腿上轻轻敲打:“我可是看好你,一会别给我丢面子。”白衣女清楚这两个人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故意皱起眉头,问道:“我除了陪大哥喝酒,再没其它的本事,大哥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老吴大笑道:“这就对了,我又不要你干别的,就是要你喝酒。”白衣女有些不解:“喝酒?可是刚才……”老吴说道:“刚才那杯酒那是爷们喝的,你又不是爷们,当然不能喝。”他笑了笑,又对白衣女说:“你想不想额外赚四千块钱?”

    白衣女立刻搂住他的脖子,嗔道:“四千啊,大哥,你是说我只要喝酒就可以赚四千块?”老吴在她脸上捏了捏,说道:“我是什么人,楚总是什么人,会骗你这个小妮子。”他指了指曾珍:“只要你能喝赢楚老弟身上那个小妹妹,四千块就是你的。”白衣女说道:“怎么个比法,是比划拳什么的,还是直接就这么喝?”老吴笑道:“其它的就免了,这次比酒量,不玩花样。”白衣女拈起一个酒杯,幽幽道:“我没问题,就看曾珍答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