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十二节 自我斗争5
    楚河这时的感觉很难用文字描述,有过不带任何保护措施、从四十米高掉下去经历的人毕竟不多,能生还的则更少。:但还好这不是真的,在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之前,楚河提前从梦中惊醒。

    刚一醒来,他顿时感到浑身发凉,凝神一看,发现自己已从沙发滚到了地上。地上冷得像冰块,周围漆黑一片,楚河口中一个哆嗦,猫一般跳回到沙发上,伸展了一下手脚,一种即将散架的感觉袭遍全身。他的头似乎找不到重心,晕晕乎乎不得不用两只手捧住,额头上正流下细细的冷汗,口干舌燥,就像宿醉之后刚刚醒来一样。

    他摸黑打开了客厅里的灯,在放酒的红木柜子边上拿起一个玻璃杯,眯着沉重的眼皮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热水。

    热水从喉咙处慢慢往下流淌,楚河终于找回了自己的体温,他长长吐出一口闷气,摇了摇发昏的头,然后靠着厨房的墙壁坐在木质地板上,开始回忆刚才梦里的每一个细节。这个梦很怪,从第一次做这个梦开始,梦里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能记住,记得非常清楚。而一般平常的梦,往往很快就会忘得一干二净,纵然深刻一点的,要回忆具体细节,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楚河不是脑科学家,他不知道记忆在大脑中是如何进行存储传播,也不知道清醒时和睡梦中的大脑对于记忆的处理又存在哪些区别,他无法解释这一现象。所以他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去过分地追查原因,他只能将发生在梦里的事情仔仔细细、来来回回进行思考。

    “梦里这个杨莉莉怎么会完全不认识自己?莫非她不是杨莉莉?不对,自己喊她的名字时候,她并没有否定,可她怎么会听不出自己的声音?”楚河随即可出自己解释:梦中的事本就能按常理来推断。

    “下次再做这个梦的时候定要当着她的面问清楚,是了,她只听到自己在喊她,并没当着面看见自己,在紧张的情况之下,听错也不无可能。”楚河跳过这个问题,开始想那个杨莉莉在梦里称为“老公”的男人,他虽然能回忆起所有细节,但惟独这人的脸他看不清。更让楚河感到气愤的是,这王八蛋居然还会找帮手,看来要给他一顿胖揍还有些困难。这个问题楚河想来想去也没法解决,那彪形大汉揍自己就像对付一只小鸡,除非在梦中能揣把刀子或手枪,否则万万没有胜算,刀子手枪这些东西天知道能不能带到那场梦里去。

    楚河索性不想了,反正是场梦而已,又死不了人,到时候硬上就是了,有的是机会。他突然给自己一个耳刮子,自己骂自己道:“妈的,你个龟孙子是不是真成了二百五,居然有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这脑子还没三岁小孩管用,邪门邪到狗窝里去了。”

    他骂完,再无心睡觉,想着梦里的杨莉莉居然完全不认识自己,只觉酸酸的不是个滋味。他心里这么想,脚下也不由自主开始动,飘飘忽忽走到卧室门前,轻轻一扭门把手,借着从客厅那边传过来的光线,看着正在熟睡中的杨莉莉,呆呆地在床边坐下。

    楚河就这样看着,没发出半点声音,心中思绪完全在妻子身上缠绕。

    杨莉莉的鼻息声很均匀,显然她睡得很香,她的梦境一定很美,美丽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在她梦中一定美丽的像个天堂。她一直就对那里很向往,她认为那里的空气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干净,如果他们的孩子能在那里出生,将来一定会别人的孩子更健康更漂亮。楚河非常想带她过去,可是他实在太忙,他得抓紧每一分每一秒,他得在最短的时间内为孩子、为老婆赚取这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人的青春能有几年,青春时不去打拼、不去奋斗,时间一过就再也不会有机会,只有趁现在打下基础,将来才能无忧无虑、快快乐乐过上一辈子。这是楚河一直以来的观点,他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此观点的正确性。虽然他现在别人看来已经很成功,但他自己心里却很清楚,公司没有他的股份,他现在再成功也只是一个打工者,根本没法独挡一面,他的前途依旧是别人说了算,就连带妻子去看大草园也必须得到别人的批准。他得改变这一切,他无时无刻都在渴望打拼出一块属于自己的天地。

    楚河想到这里,心中突然崩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激情,他不能再等了,凡事总要迈出第一步。他的时机已经成熟,眼下要资金有资金,要关系有关系,完全没必要再犹豫下去。

    他轻手轻脚走出卧室,来到书房,打开书桌上的台灯,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了信纸和钢笔,点上一根香烟,神态悠然,很快就拟好了一份辞呈草稿。将其修改直至满意之后,方才塞进抽屉,夹在一本书的书页里。

    接着他打开一旁的电脑,在网上查了查有关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资料,他已打算在近期向公司递交辞呈,自己出来单干。如此一来,在自己的新公司未成立之前,他恰好有时间带杨莉莉去她向往已久的地方,顺便也能让自己彻底放松放松。

    经过赵良这一个多月以来的关照,楚河对汽车的方向盘、油门、刹车、换档渐渐来了手感,已经能在没交警和红绿灯的地方跑上个几百米。他顿时拿定主意,马上就去驾校报名,争取在向公司递交辞呈之前把驾照给弄到手,此刻的他斗志昂扬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第二天,楚河先将杨莉莉送到单位,没有立刻去公司上班,而是让赵良将车开到了一家最近的新华书店,他得买本《交通法规》提前给自己充充电。

    楚河问清书店管理员交通类书籍所在的地方,然后依着管理员所指的方向径直走到该类型的书架前,挑了一本《交通指南手册》。将书翻开看了几页,内容十分全面,当即选定了该书。在走向收银台的时候,正好经过一排哲学宗教类的书架,和经过其它类型书架时一样,楚河将眼光朝该书架习惯性随意扫了扫。

    忽然,一个泛着银光的“梦”字在他眼角边晃了一晃。

    他近来一直受梦境所困绕,所以对于“梦”字特别敏感,忍不住在该书架前停下,朝闪光的方向看过去。

    那个闪银光的“梦”字出现一本包装精致的书皮顶角,全名为《梦境之迷》。楚河拿起该书翻了一页,只见作者署名处竟赫然写着四个黑字——弗洛伊德。

    ————(大家看完别忘记收藏推荐一下,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