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十四节 怪梦冰消6
    (大家要是觉得字少不过瘾,可以看看本人的老书《神剑绝刀》。)

    “你害怕去承担这种后果,所以在现实中能很好的压制自己,对别的女人自然而然就会产生防范意识。”

    “可是到了晚上,你没办法控制自己做什么样的梦,白天越是压制的东西,晚上越是会出现。第一次你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所以对两个女人一起出现非常紧张;第二次你见两个人女人似乎相处得很好,但仍旧不敢乱来;到了第三次,你意识到自己只是在做梦,所以无所顾忌,不用担心去承担后果,白天不敢做的事情晚上在梦里全做了。你嘴上口口声声说只爱你老婆一个,其实不过是怕承担偷腥的后果罢了。”

    “不是这样的,你在胡说,我明明只爱莉莉一个,就算真的对别的女人做什么,那也与爱情无关,莉莉在我心中永远是最重要的。”楚河就像一个铁证如山等着下监狱的囚犯,在做垂死狡辩。

    人影呵呵笑道:“我又没说你做错了,再说你也没对别的女人做什么,依俗世的观点,你依旧是个好丈夫,完全犯不着紧张。”

    “你这种毛病,每个男人都会有,能将其有效压制的人就是好丈夫,反之压制不了的,那便是遭人唾弃、无情薄幸之徒。不仅男人如此,女人也是一样,你能肯定杨莉莉在做梦的时候没梦到过别的男人?”

    楚河松了一口气,有些毛病一个人犯,它也许就是不得了的大事,但犯得人多了,这毛病就没那么严重了。/若每个人都犯,没有这毛病的人反而会不正常。楚河心中登时恍然大悟:若早点这么想那不是什么事都没有,看来自己的确是神经兮兮紧张过了头,脑子转不开,不晓得被什么玩意给堵了。

    人影当然能察觉他心中在想些什么,随即接着说:“所以,你在梦里所做的一切完全不用往心里去,你白天无法实现的事,到了晚上可以为所欲为,这不是很好吗?”

    楚河想了想,疑道:“这就是你带给我的好运?”

    人影笑道:“这样的梦不少人想做还做不来,你却可以经常做,这不是好运是什么?”

    楚河突然冷笑道:“既然是好运,那为你什么要动我老婆,梦到自己老婆跟别人在一起难道也是好运?你老婆若是跟别人跑了,你会不会觉得自己运气非常不错?”

    人影不紧不慢地说道:“这就要看你怎么想了。”楚河道:“哦,你倒是说来听听,我应该怎样,才能将老婆跟别人在一起想是成好事。”

    “首先这只是一个梦,老婆在梦里同别的男人在一起,总要比在现实中真的跟人跑了要好得多。”

    楚河听后,冷笑道:“你这个逻辑倒是新鲜,我还是头一次听说。”人影摇摇头,叹息道:“我只不过想提前给你一些心理准备,你在梦里多见几次,到时候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你心里的痛苦也好减轻一些。”

    楚河忍不住激动,连忙冲人影大声道:“简直胡说八道,我跟莉莉两人的感情好得很,她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她是个从小就非常有教养的女人,绝不会做出这种不道德、不知廉耻的事情!”

    人影道:“你真的对她这么有信心?”

    楚河正色道:“不错,我了解她,莉莉是个好女人,比任何女人都好。”

    人影轻轻一笑:“你可以非常好的克制自己,是因为一但失去她,后果将非常严重,但她若没有你,会怎么样呢?”楚河怔了怔,喃喃道:“她怎么能没有我,我们之间有近六年的感情,她怎么可能不要我。”

    人影解释着说:“你若看上了别的女人,因为种种原因必须克制自己,但她要是看上了别的男人,是完完全全可以把你给甩掉的。她的长相出生背景样样都属上乘,说不定她甩了你,可以找个比你更优秀的男人,生活会比现在过得更好。”

    楚河本想反驳,但这种想法本就一直埋藏在心中,人影说的正是从他和杨莉莉确立恋爱的那一天起就开始担心的事情。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一直以来都是将杨莉莉当宝一样给捧在手心里。

    人影见楚河说不出一句话,略笑了笑,慢慢道:“既然你不欢迎我,那我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再见了,从今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话刚落音,周围所有的景象立刻全部消失,楚河的梦境开始变得浑浑噩噩,仿佛一快完整的玻璃瞬间变成了碎片,无论他怎么拼接,碎片依旧是碎片,只剩下一段段残影在他脑海里飘来飘去。

    次日清晨,暖暖的阳光透过淡黄色的窗帘,轻轻挑开了楚河的眼睛。杨莉莉还没醒过来,她静静靠在楚河怀里,微微分开的嘴唇后面露出几颗雪线般洁白的牙齿,一只小手搁在楚河的胸膛上,头发因为昨夜的激情而显得有些凌乱。楚河将她的头发往脑后拨了拨,使得一张俏脸完完整整露出来,他静静看着杨莉莉,昨晚和她在床上发生的每个细节他都能记得,可关于昨晚在梦中所发生的事他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从这天以后,困扰他足足两个月的怪梦就像冰一样溶化了,曾珍虽然偶尔会出现在他梦境里,但对他的态度已变得冷淡不少。

    对于怪梦消失的原因,楚河没有多想,梦本就是个虚幻荒唐的东西,消失了就消失了,荒唐的来,荒唐的消失,哪里会有什么明确的答案。

    (第一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