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三节 拼酒2
    正文:

    曾珍身材娇弱,尤其是一张小嘴,不像能喝酒的样子,楚河忍不住开始替她担心。*伏特加的酒劲之烈,他再清楚不过,这瓶虽然是上等货,但整瓶喝下去,以曾珍这娇弱的模样,到时只怕连路都走不动。

    他关切地问曾珍:“你行不行,不行别勉强,我们认输,不和他们较劲。”曾珍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酒瓶,将嘴唇咬了咬:“不行,我要喝,我才不要你向他们认输。”还没等楚河有所反应,她就抓过一只体积偏小的玻璃杯,将伏特加混着冰块倒满,闭上眼睛,两只手捧着,从喉咙口灌进去。

    楚河突然感到一阵心疼,酒可不是这么喝的,这小姑娘看来还是刚刚出道的嫩手。只见她的脸一下子红了个通透,眼睛里似乎要掉出眼泪来,楚河心想:这下完了,看情形她必输无疑,可不能再让她这么拼下去。

    本来对一个在这种地方混生活的女孩子他完全可以不管,但曾珍不同,曾珍给他的那种微妙感觉,他根本无法抗拒,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动了心。现在的他就像鸟忘记怎么飞行、鱼忘记怎么游泳、野兽忘记怎么去奔跑,一门心思全部扑在曾珍身上。

    果然,曾珍才拼了五杯,脑袋就昏沉沉倒在楚河肩膀上,她输了,她和白衣女之间的战争一点也不激烈。

    老吴摇摇头,失望地说道:“这四千块钱花得冤枉,我今天总算明白了一件事。”白衣女问他:“大哥明白了什么?说来听听。”老吴说道:“女人拼酒一点意思也没有,水他妈的都还没有烧热,火就他娘的先熄了,没劲、没劲。”白衣女送上香唇,在他脸上盖可个章,笑道:“这只能说明我运气好,碰上了个不会喝酒的新手,要是换成别人,我这会儿恐怕连站都站不直了。”

    老吴也笑了:“你运气好,楚老弟身上的小妹妹运气更好。:”白衣女朝曾珍看过去,跟着说:“那是、那是,楚哥八成是看上她了,她输了酒,却钓了条大金鱼,可比我有本事多了。”老吴一只手在她大腿上摸来摸去,不怀好意地问她:“你想不想也钓一条金鱼。”

    白衣女小声道:“金鱼谁不想要,我天天想,做梦都在想,可人多鱼少,姐姐妹妹都在钓,有时好不容易才会蹦出一条,立刻就被别人给抢走了,我看我是没那个命了。”老吴摸到她大腿根部,忽然停下来,道:“谁说的!你看我这条老金鱼怎么样?”白衣女眼睛里发了光,说道:“我就喜欢老金鱼,开铺子是字号越老卖的货越真,金鱼当然也是越老越管用。”她说着已开始在老吴身上蹭来蹭去。

    老吴顿时一脸享受的摸样,悠然说道:“老金鱼管用,却不知你这小狐狸的工夫如何?”

    “你好坏。”白衣女在他胸膛上捶了捶,用几乎和蚊子一样细的声音说道:“我会的东西不多,大哥你说的是哪方面的工夫?”老吴道:“那你告诉我,你都会些什么?”白衣女将嘴凑到老吴耳根子旁边,用手遮着,唧唧咕咕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老吴听完后哈哈大笑。

    他立时站起来,对楚河招招手:“楚老弟,歌唱完了,酒也拼过了,要不咱们现在去泡个澡、松松筋骨?”楚河只要不出差,是绝不会在外面洗澡的,可不洗澡就得回家。他现在意犹未尽,还想和曾珍再多呆一会,不禁开始有些犹豫。

    正在这时,曾珍突然眨了眨醉眼,小嘴微微翘起,在楚河耳边说了声,“送我回家。”这下可把楚河给乐坏了,即不用去陪老吴去泡澡,又能和曾珍呆得久一点,顺便还能把她住的地方给弄清楚。以后如果想见她,就用不着没事往这种地方跑。

    他连忙回复老吴:“吴哥,这小妹妹已醉得快不省人事,估计自己是回不了家了,我好歹要送送她,你看……”老吴哪里能不晓得楚河心里打什么算盘,他当然不好扫楚河的兴,加上他自己心里也没打什么好主意,楚河能早些走,他正求之不得。于是同楚河机械性客套一番,然后在白衣女屁股上用力捏一把,引得她尖叫一声,抱住老吴的膀子,高跟鞋在地板上“嗑嗑”有声,两人你亲我热大步走出了包间。

    楚河将曾珍从大腿上放下来,轻轻摇了摇她的肩膀,问道:“能站起来吗?”曾珍摇着脑袋,神情有些恍惚:“我的头好昏。”楚河一手拿过自己脱下来的西服,一手揽住她的腰,将她搀扶着勉强站起来,摇摇晃晃走出包间,边走边问:“你家住哪里?”曾珍冲他挤出个非常调皮的笑容,带着七分醉意,说道:“我家门口有一片大湖,每年冬天都会有许许多多的白天鹅在上面飞来飞去,它们飞的可好看了,你送我回家,我带你去看。”她说的当然是醉话,现在离冬天还差得远。

    楚河本想告诉她:“白天鹅哪里会比得上你,一万只白天鹅加起来也没你好看。”可自己同她的关系好像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况且也不会真的将她怎样,他毕竟是有老婆的人,老婆对他也非常重要。

    曾珍虽然美丽惹人疼爱,但楚河并没有醉,他一滴酒都没喝,脑子里清醒得很。

    感觉终归是感觉,感觉再好,也无法当饭吃,他早已经不是个莽撞少年,早不在为了女人而冲动,犯一些不该犯的错误。

    楚河又小声地问她:“我是问你现在的家,你现在住哪。”曾珍做出非常努力思考的样子,然后脖子一歪,非常无力地靠在他怀里,刚才的酒劲显然正在朝脑袋上涌。楚河发现自己一开始就错了,曾珍那声“送我回家”就是句醉话,她压根没打算让楚河送她回现在的“家”。

    现在他该拿这小美人怎样办?他从没有过送小姐回家的经历,尤其是一个喝醉了的小姐。他大可以扔下不管,偏偏这小姐与众不同,偏偏他非常喜欢,而且心里痒得要死。若今晚不能送她回家,没准觉都睡不安逸。

    他看了看表,时间还不算晚,才刚刚过了九点,又见曾珍衣衫太过单薄,于是展开自己的西服给她披上。

    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郎,楚河冲她打了个招呼,喊道:“美女,等一等。”高挑女郎转头朝两旁看了看,接着目光瞧向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喊我?”楚河点点头:“没错,我想问你个事。”

    “哦,你想问什么?”

    楚河有些尴尬地说道:“你能不能教教我,应该怎样才能送一个喝醉了酒的女人回家?”女郎看了看曾珍,想了一会,说道:“你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楚河苦笑,摇了摇头。女郎忽然睁大眼睛,很奇怪地说道:“大哥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吧,这样简单的事你都想不通?”

    楚河眼睛一亮,问道:“美女你快说,快教教我。”女郎说道:“你何必要真的送她回家,找个宾馆,开个房间,岂不更省事?第二天一早,她醒过来自然就会往家里跑。”楚河怔了怔,恍然大悟道:“是啊,你说得对极了,我怎样就没想到呢?”说完谢过女郎,揽着曾珍继续往楼下走。

    现如今只好这么办了,曾珍醉得不行,根本不可能问出她住在哪里,这样无疑省事得多。

    两个人一直下到一楼,楚河拿出手机给赵良拨了个电话,赵良正在车里等他,于是带着曾珍径直来到先前停车的地方。赵良见他们走过来,随即打开车内的主控锁,楚河先将右后坐的车门拉开,把曾珍塞进去。自己接着走到左边,也跟着拉开门钻了进去。刚进到里面,屁股还没坐稳,立刻对赵良说了声,“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