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四节 醉美人
    车在霓虹灯下飞驰,曾珍脸上的光彩也在灯光下不停变换,她紧紧将楚河的整条右臂揣在怀中。楚河感觉自己成了被小女孩睡觉时抱着的狗熊枕头,原来做一只狗熊枕头会这样幸福,他今晚没进一滴酒,现在心里却比喝了酒还暖和。

    “楚总,我们现在去哪?”赵良这时给他浇了盆凉水,将他浇回到现实当中。

    楚河考虑了一会,问道:“这附近可有宾馆?”他没等赵良开口,又补充道:“好点的宾馆。”赵良随口答道:“我知道有一家,四星级的,恰好是顺路。”楚河“嗯”了一声,说道:“先将车子开到那里,这女孩子硬要我送她回家,我看还是找个宾馆安置一下算了。”

    他说完从西服中拿出那条先前收起来的领带。西服被披在曾珍身上,口袋恰好被她给压住,楚河要拿领带只好将她的身子往外挪一挪。曾珍就在这时候睁开了眼睛,见楚河拿着领带正要往脖子上套,突然伸手将他的领带扯住,没有半点要松开的意思。

    楚河连忙说:“别玩了,我回去还要交差。”曾珍眨了眨眼睛:“交差?”楚河点点头,开始剥她的手指,曾珍紧紧揣住,小嘴调皮地动了动:“我来帮你,我很小的时候就会系这个了。”楚河“咦”了一声,忍不住问她:“你都给谁系过?”

    曾珍低着脑袋,想了想说道:“我爸爸。”她瞪着眼睛直直看了楚河半天,又摇摇头:“我爸爸没你这么年轻,你是谁?”楚河苦笑,心想若自己能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儿,老一点那也没关系。他接过曾珍的话头,哄她道:“我是你爸爸的朋友,快点还给我。”曾珍又盯了他老半天,眯起醉眼,笑道:“爸爸的朋友?啊~~我想起来了,我以前肯定见过你。”楚河心里那个苦啊,自己竟然会陪着个小姑娘发酒疯,偏偏他现在拿这个小姑娘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正思量该怎样从曾珍手上骗回领带,曾珍却一下子将领带套在了他脖子上。楚河深深吸了口气,心跳陡然加快,他感觉被套住的不仅仅是脖子,而是整个人都被她套了去。曾珍这次的动作幅度有些大,手刚一伸出,披在身上的西服就掉下来,精致的香肩刚好呈现在楚河的眼皮子底下,楚河连忙朝她靠近了少许。/

    曾珍的眼睛仿佛很难睁开,表情看起来非常努力,可手指头却不怎么听使唤,领带始终扣不上去,她也将自己慢慢朝楚河身上靠拢。

    一阵少女特有的淡淡幽香涌上来,楚河仿佛掉进云里雾里。他见曾珍一脸吃力昏晕的模样,忍不住握住了她的两只小手,慢慢的引导着她,慢慢将领带在胸前绕好。曾珍这才惺惺忪忪笑了笑,她笑得即天真又愉快,楚河突然想上前亲亲她的小嘴,可碍着车里面还有个赵良,这种想法只能做罢。他本就做贼心虚,有别人在场,他的心当然更虚。

    曾珍系完领带,耗费了大量精神,眼睛里的目光变得更加疲惫,长长吐出口气,对楚河说道:“你刚才唱歌唱得好难听,我连一句也没听清楚。”楚河眉头皱了皱,正要开口,曾珍却先软了下去,枕着他的大腿沉沉睡着了。

    楚河顿时仰躺在后坐的真皮靠背上,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着了魔,喜欢上一个人难道真的只要一瞬间就够了?他虽然对曾珍一无所知,但那种强烈的感觉他却无法自欺欺人,这绝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美梦,曾珍每一个呼吸都无比真实。

    他从来没对一个女孩子这样过,他发现自己以前那不是爱情,以前只是懵懂少年对于异性的好奇心。与杨莉莉之间的恋爱婚姻,他现在看来就像是在履行每个男人都必须完成的任务。“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结婚生子,天经地义。”经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优良传统,每个人都义务去履行它。同杨莉莉在一起,他能感受到来自各方各面的压力。他必须拼命去赚更多的钱,以杨莉莉的占有欲,没有钱她一定会提出离婚,也绝不会为自己生孩子。她甚至已经规划好了将来的一切,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必须尽全力去帮着她实现这一切。

    楚河感觉自己的人生就像一张课程表,等休课铃声一响,他的生命只怕也已经走向黄昏。他不是没想过试图去改变这种现状,但他的成功起码有百分之七十要归功于有杨莉莉这样一个老婆。他的羽翼现在并未丰满,杨莉莉能将他拉起来,自然也能很轻易将他给拍下去。所以从意识上,杨莉莉就是掌握他生杀大权的上级,他连想都不都曾想对老婆的要求提出什么异议。

    可是曾珍的出现却在不知不觉间悄悄将他改变,和曾珍在一起的短短几个小时,他完全感觉不到任何压力,有的只是舒心与快乐。

    他忽然发现,无论如何,能遇到曾珍总算是自己的幸运,他不想骗自己,因为他和曾珍也许以后不会有太多见面的机会。他对曾珍纵然有非分之想,也不会真的去付诸行动,所以他根本没必要去骗自己。

    车在一个三叉路口转了弯,不多时开到一栋六层楼的建筑下面。

    赵良将车开到楼下,踩下刹车,对楚河说道:“楚总,地方到了,要不要我帮忙?”楚河摆摆手:“你在车上等我,我马上就回来。”说完打开车门,将曾珍从车上弄下来。

    时令已经入秋,秋风吹着路边的枇杷树“瑟瑟”作响,刚出车门便有一阵凉意涌上来。

    楚河将刚才从曾珍身上掉落的西服又重新给她披上,几乎是将她抱在腰间拖着走进了这家六层楼的宾馆。也不知是他抱得太紧,还是外面的风太凉,曾珍在他臂弯里挣了挣,稍稍恢复了点知觉,两只脚在步入宾馆大门后勉强能为楚河分担些力量。

    还好,这家宾馆能用信用卡消费。楚河在柜台处给曾珍开了间档次不高不低的客房,外带给她叫了一份第二天的早餐,接着登完记,从柜台小姐手中接过钥匙后,便向一楼的电梯间走过去。

    二人层着电梯上了四楼,由服务员引着找到指定的房间。楚河对服务员说了声“谢谢”,一手扶着曾珍,另一只手掏出钥匙,将房门打开,然后用两只手将曾珍横抱起来。

    楚河自言自语道:“这小泵娘可要比我老婆轻多了。”他豪不费力地将曾珍抱进去,轻手轻脚放在软床上,脱掉披在她身上的西服,又脱掉脚下面的高跟鞋子,平平稳稳将她整个人搁好。做完这些,他才抖开一旁的被套,给她盖上之前,忍不住用眼睛仔仔细细将她从头到脚扫了三四遍。心中连连赞叹,不知道她爹妈会是什么样子,居然生出一个这么美丽的小白羊,害得他不断猛吞口水。赞叹过后又是叹息,这么美丽的小白羊自己竟只能看不能吃,还有什么比这种感觉更要人的命。

    他想到这里,赶紧将眼睛给闭上,生怕再看下去会犯错误,连忙大被一挥,将诱人的娇躯盖得严严实实。接着左右看了看,发现曾珍的头发有些乱,有几根还扎进了嘴里,于是伸手给她拨顺。顺便托着她的脑袋,把枕头往前面塞了塞,听她呼吸顺畅,估计应该不会难受,这才长长叹出口气,开始往房间外面。刚走到一半,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吃味,又走回来,俯下身,在曾珍额头上亲了亲。

    他琢磨着是不是应该留下些钱?可随即马上打消这个念头,他没法将曾珍看成那种女人,再说他口袋里根本没钱,想留也留不了。

    只好匆匆熄了灯,带上门,下楼而去。

    从宾馆里出来后,一阵凉风扑面而来,他发现自己将西服给忘在了上面。想一想,还是算了,里面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刚刚才将钥匙交给了柜台,现在回去又得罗嗦半天。他整整工作了一天,已经很累,不想再跑上跑下折腾自己的两条腿。

    回到车里,楚河总算能休息一会,他这回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打开车载CD放了首自己喜欢听的歌。他唱歌虽然难听,欣赏起歌来还是比较有水准的。听到**处,不觉精神一震,从裤袋里掏出手机给老总汇报了一下情况,又给老婆发了条搞笑肉麻的短信。

    老婆不甘示弱,一分钟不到就给他回了条更肉麻的。

    楚河笑了笑,看来杨莉莉今天心情不错,今晚估计自己能一觉睡到大天亮。他又整了整自己的领带,确认没问题后就开始对赵良说一些明天工作上的具体安排。赵良一边听,一边点头,时不时问上几句,楚河见交代得差不多了,忽然转移话题,问道:“赵良,你这开车的技术在哪学的?”

    赵良回道:“我读大专时在学校里学的,必修课。”楚河“哦”了一声,说道:“下个月公司新业务不多,我相对要轻松一些,你晚上教教我怎样?”赵良思付片刻,说道:“学开车最好去驾驶学校,那样拿执照会方便一些。”楚河说道:“这我当然知道,我想提前先练练,到时上起课来不是要快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