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五节 怪梦1
    赵良连连称是,满口答应。此时车内的情歌左一个“爱死不活”右一个“生不如死”唱到了**,楚河心血来潮,又想起了曾珍,他冷不防问赵良:“你说刚才那女孩怎样?”赵良回道:“楚总说的哪方面?”

    楚河说道:“长相,她长得漂不漂亮?”赵良一个劲的点头:“漂亮,漂亮极了,我从没见过这么正点的女孩子。”楚河的眼睛亮起来,问道:“你真的这么认为?”赵良说道:“这还假得了,长眼睛的男人都看得出来。”楚河感到一阵庆幸,看来自己的眼光没问题,是老吴这家伙的眼睛格外与别人不同,居然对曾珍这样的美人完全视而不见。楚河心想:“老吴这家伙虽然眼睛有毛病,但总比我强多了,至少他敢把喜欢的女人吃到嘴里。”

    车子逐渐远离离闹市区,可以隐约听到海滩边传来的阵阵潮汐。

    H市是一个滨海城市,楚河两年前和杨莉莉掏光所有积蓄、外加双父母的一大笔资助,在海滨某小区内买了套香居。虽然有一套这样的房子在H市算不了什么,但刚刚拿到房钥匙的那一刻,他和杨莉莉都激动上了天,就在当天晚上,在一张临时搭建的小床上,两人双双手脚发软,精疲力尽。

    只可惜,自从结婚以后,那种状况一直没出现过,无论他怎么努力,结果总是不尽人意。楚河有时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未老先衰,小弟弟要提前退休,自己是不是得抽时间去医院检查检查。

    小区门口,守夜班的保安不知是白天太累、还是刚刚睡醒,赵良连按了七八个喇叭,两个保安才一个走出来、一个眯着眼睛从门房里探出脑袋。

    电控门被打开,赵良将车子开到了第三排第三栋楼下面,楚河下了车,将车子交给了赵良,让他明天十点钟之前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来接自己。做头头就是有这点好处,可以迟到早退,不必非得遵守那些准时准点的规章的制度。

    楚河的房子在四楼,楼并不算高,所以没有电椅,他三步作两步,一分钟不到就顺着楼梯跑了上去。

    上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按门铃,他闭着眼睛都知道自家的门铃在哪,不知不觉中连按门铃的频率也在杨莉莉脑中形成了谐震(“谐震”,又名“谐震荡”,是无线电里的专业名词,简单的说就是两段相同的电波形成的共鸣现象。)。

    他没按几下,里面的木制复合门就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张面容俏丽、气质非常端庄的女人脸。女人眼睛朝他瞟了瞟,扭开防盗门,说了声,“你没带钥匙?”楚河走了进去,从裤袋里拿出一窜钥匙,在她面前晃了晃,说道:“当然带了,自家的门钥匙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他习惯将随身物品放在裤袋里,因为衣服经常要脱,有时难免会落下东西,裤子则没这个烦恼。

    女人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带了钥匙还故意喊我过来给你开门?”楚河连忙转移话题,问她:“莉莉,你不会已经睡了吧?现在才几点。”杨莉莉在他胸口轻轻捶了一拳:“这么大的房子,你不回来我一个哪里敢睡,上个月你出差三天,我都是在朋友家睡的。”楚河赔笑道:“那是公司的安排,我也没办法,只要不出去办事,我保证每天一定准时回家。”他说完关上门,换上拖鞋,忽然“咦”了一声,问道:“莉莉,你今天不穿吊带睡裙了?怎么换了身这么宽的……”他看着那身同杨莉莉苗条身段完全不相称连衣裙,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杨莉莉目光变得兴奋,口中欲言又止,忽然摊开手臂,在楚河面前来回转了两圈,说道:“你说我穿这身衣服好不好看?”楚河不明白她在搞什么鬼,怔了怔,随即道:“你是我老婆,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然后从后面用双手搂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轻轻道:“老婆亲一个,明天我可以晚点去公司,**苦短,今天晚上咱们可不能虚度。”

    杨莉莉转过身,两手绕到他颈后,垫起脚,将两片薄唇送上去。楚河虽说才被曾珍的美貌吸引,但她和杨莉莉毕竟有六年的感情基础,加上新婚不久,两个人谁也离不开谁,他对杨莉莉的感情并未因曾珍这个小插曲而有丝毫冲淡。相反,此刻悄然升起的负罪感,使得他暗暗下决心以后对杨莉莉要更加忠诚,曾珍再漂亮、再惹人疼爱,终归也不属于他的生活。

    两人缠绵一会,杨莉莉习惯性朝他领带看了一圈,露出满意的神情,帮他将领带解下来。然后皱起鼻子在他身上嗅了嗅,还好楚河没在外面洗澡,身上留着股子汗臭,杨莉莉这才放心,将轻轻他推开,问道:“你的衣服呢?怎样没见你穿回来?”

    楚河笑着解释:“陪一个客户吃饭,给忘在酒店里了。”杨莉莉说道:“是哪家酒店,电话多少?我现在给他们打电话过去,可别将你的衣服给弄丢了。”楚河回道:“算了,不就是一件衣服,多半早就被人个拣回家了,何必去劳费那个力气,操那份闲心。”杨莉莉似乎不肯罢休,她低下头,将耳朵贴在楚河的肚子上,过了会,直起身子登着他:“不对,你骗人,你的肚子现在咕咕直叫,哪吃过什么东西?而且口里也没有半点酒气,这说明你也没有喝酒,你说说这么晚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杨莉莉的脸渐渐板起来,楚河却不慌不忙,将她推到沙发上坐下,自己陪坐到旁边,笑呵呵地道:“我这是特意为你留了肚子。”杨莉莉不解:“为我?”楚河说道:“你刚才不是打电话,说要给我个什么惊喜,我猜你多半是准备了什么好吃的等我回来一起吃。所以我一滴酒都没喝,就嚼了几口菜压了压,一谈完生意,急急忙忙便赶了回来。”

    “真的?”杨莉莉板着的脸逐渐展开。

    “当然是真的,我几是偏过你。”楚河趁热打铁,催促她道:“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快点拿出来,我饿着肚子,呆会可没力气。”

    杨莉莉的脸红了红,骂了声“坏蛋。”楚河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心里顿时松了口气,杨莉莉捏了捏他的鼻子,笑着道:“我给你准备的东西你绝对意想不到。”楚河两只手开始她身上到处游走,牙齿轻轻咬住她的耳根,轻轻道:“莉莉,你就别逗我了,快告诉我,惊喜到底是什么?”

    杨莉莉说了两个字:“面条。”楚河愣住,“面条?什么面条?中国面条、还是外国面条?”杨莉莉站起来:“中国面条,正宗的老婆面条,我这就给你去煮。”老婆面条是杨莉莉对自己所煮面条的统称,她从小娇生惯养,厨房里的活她就会一样——煮面条。而且煮的也不怎么地,开始吃的时候心中想着老婆难得下一次厨房,吃起来还算有滋有味,可时间吃长了,楚河便渐渐招架不住。

    陡然一听,她没别的花样,又要自己吃面条,心中不禁连连叫苦。杨莉莉完全不知道他此刻的心情,一边往厨房跑,一边对他说:“我煮面条的时候,你也去洗个澡,我一会还有事情跟你说,内衣、内裤我都替你准备好了。”

    楚河三下两下冲完澡,换上睡衣,杨莉莉正好将热腾腾的面条端过来,楚河接着碗和筷子,狼吞虎咽、一扫而光。杨莉莉口里虽然不停说慢点吃,但楚河知道,女人说的话有时应该反过来听。他小时候母亲也总是埋怨他吃饭太快,可等他吃饱以后,母亲总是经常会让他再添一碗。

    孩子在母亲眼中,肚子好像永远也不会吃饱。丈夫在妻子眼中,会不会也是如此?

    面条很多,楚河吃完后忍不住打了个饱嗝,杨莉莉用准备好的纸巾在抹了几圈,接着将碗筷放在一旁,按下电视遥控。电视里正在放无聊的韩国肥皂剧,男女主角在从第一集见面,第十集恋爱,经过一百零三集的爱情长跑后,终于在所有人祝福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楚河对这种片子非常感冒,他平常打开电视也只会看新闻、财经和事实类的节目,其他类型比如娱乐、影视,他兴趣并不大。他是个忙人,基本上没空去将一部电视剧从头到尾看完。

    电视里的新人正在接受所有人的祝福,一张张愉快的面孔在镜头前逐个扫过,杨莉莉靠在楚河怀里,柔声问他:“老公,我要是变胖了,你还会不会爱我?”楚河不知道她在打什么机锋,随口道:“你的身材这么苗条,哪里会变胖?”杨莉莉丝毫不肯放松,摇着他的肩膀追问道:“不行,我要你明确的告诉我,我要是变胖了,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