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五节 宿醉4
    男老板会意,他略略观察之后,发现楚河情绪不对,连忙将他请到酒桌旁边,和里和气地说:“这位大哥,喝酒是要给钱的,你身上带钱了没有?”虽然楚河的年纪远没他大,但顾客是上帝,做这一行喊比自己年纪小的为大哥也没什么好奇怪。

    至于未喝酒便要钱,这完全是出于试探,他们开酒馆不是一天两天,看人有经验,存心闹事的人多半会胡搅蛮缠,真正心情不好迫不及待想喝酒的人不会说什么二话,直接就拿钱了。果然,楚河没再同他计较罗嗦半句,钱包一扔,连拍桌子:“快点、快点,你们是怎么做生意的,哪来那么多废话。”

    赚钱不容易,楚河这种状态,钱无疑是最好的捞的。

    男老板连忙问他是要白的还是要黄的,楚河摆摆手:“都要、都要,只要是酒,通通拿上来。”等的就是他这一句话,两人立刻将这里最贵的酒给提过来,楚河不分青红皂白,拿起来就往喉咙里灌,他在学生时代和铁哥们拼酒都没这么拼命过,现在他只求一醉,最好醉了永远也不要醒来。

    酒可壮胆,也可解忧,酒可以使人麻木。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连一天时间都不到,他的整个世界都变了,他已经没有家,这个城市再没有他的栖身之处,今后该怎么办?明天又该怎么办?

    还是麻木了好。

    麻木之后,无论是痛苦还是快乐通通都会变得没有感觉。

    一刹那间,他甚至想到了死,死之后岂非永远也不会有感觉,一死百了岂非干净得多。

    可是纵然要死,那也得等到酒喝完之后。

    喝酒的作用并不仅仅是解忧,更多则是一种发泄的手段。

    愤怒时发泄一下,愤怒就会减轻,痛苦时发泄一下,痛苦也同样会减轻。

    楚河身边的空瓶子一个接着一个,没过多久便摆满了整张桌子,他现在已经能感觉出自己的舌头在正发麻,脑袋慢慢正在变昏。

    他痛苦的感觉也随之减轻了一些,酒精正一步一步走向胜利。看到胜利的曙光,楚河顿时变得比刚才更疯狂,头发、衣服、鞋子上到处飘着酒气,不同的酒气混在一起,将这家小酒馆熏成了酿酒的厂房。

    两个老板大概是被楚河不要命的气势给吓住,就算是自虐也没像他这样的,简直就是自杀,照这样下去,没准会喝死。若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们这个小酒馆必定脱不了干系。

    马上就要过年,谁不希望图个吉利。

    两人商量一番,楚河那边已又开始拍桌子喊着要酒,男老板走上去,对他说:“大哥,我们要关门了。”楚河神志早就开始模糊,哪听得明白,囔囔道:“关门就关门,你关你的门,我喝我的酒,快拿酒来。”

    男老板板又说:“已经没酒了,大哥,大冷天的,别在外面呆得时间太长,还是赶紧回家,省得家里人操心。”他老婆将找好的钱塞进楚河口袋里,冲他道:“他都这样了,怎么会听得进去,快点找他的手机,给他朋友或家里人打个电话,叫他们过来领人。”

    楚河听到手机这机这两个字,想起杨莉莉如何在电话里面骗自己,顿时受了刺激,从衣兜掏将手机了出来,“啪”一声狠狠摔在地上,跟着上前几脚踩成了碎片。

    夫妻二人对望一眼,女老板连忙道:“愣着干什么,到外面去拦辆的士,把他望的士里一扔,让开出租的去搭理他。”夫妻二人将楚河连拖带拽拉将了出去,碰见有的士过来,挥手一拦,司机朝他们这里看了看,油门一踩,“刷”一声飚得远远的。

    的哥们都不傻,春节即将到来之际那是他们一年中拉客的黄金时期,有谁愿意浪费时间去拉一个醉鬼,接连拦了几辆,情况一摸一样。

    两人一愁莫展,留一个醉鬼在酒馆里过夜绝对不行,倘若让他发起酒疯来,没准会将小酒馆一把火给烧了,喝醉酒的人什么事干不出来。但将人丢在外面也不是个办法,就在这时,楚河有可能是时间憋得太久,酒虫又开始作祟,嘴里又开始一个劲喊着要酒。

    女老板灵机一动,对他说:“要酒可以,我们给你酒,你得答应我们马上自己回家。”别说回家,只要能再喝一点,就算让他回娘胎里,楚河现在都会满口答应。

    就这样,女老板给了他一小瓶高粱酒,连哄带骗将他给打发走了。

    楚河一边喝、一边在路上漫无目的地晃荡,酒劲一波接一波在他身体里疯狂冲击,他的头越来越重,脚底越来越轻。高粱酒刚一喝完,眼前便突然一黑,一头撞在根电线杆上,整人顺着电线杆滑倒在地上,顿时没了知觉。

    ——(求收藏推荐,大家看完后只需轻轻点一下,我码起字来便会精神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