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六节 新春1
    正文:

    楚河做了个梦,在梦中他的世界并非多彩多姿、阳光灿烂,而是只有两种颜色,一种为紫色、一种为红色,无论他看什么都只剩下这两种颜色。

    梦境单调而诡异,可他丝毫没感到害怕或紧张,而是静静注视着梦境里的一切,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正自己身体里逐渐苏醒,风云随之乍起,苍穹为之变色,连大地都忍不住轻轻颤抖。

    他看见紫红色的雪花从紫红色的天空中飘下来,他看见自己倒在冰冷的马路边,天亮之后被人抬上了救护车,救护车开进了离事发处最近的一家大型医院。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他一辈子也没经历过,他看见自己躺在担架手推车上和死人没什么两样,五个护士围在担架旁边,四个人以救火的速度将他从急救通道匆匆忙忙推向住院部二楼的急救室,还有一个则举着瓶点滴紧紧追随左右。

    再接下来就是一群穿白大褂戴白口罩的医生围着他忙前忙后,他就像头正在被宰杀的猪一样,毫无知觉,任由旁人摆弄。

    随着医生们的摆弄,渐渐的,那股刚刚苏醒的力量再度陷入沉睡,紫色与红色逐渐变淡,七彩阳光将所有阴霾一扫而空,世界又开始变得美好,宛若黑暗过后朝阳初升。

    楚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

    他刚一睁开眼睛,一团耀眼的白光刺入眼帘,他顿时为之一眩,下意识将眼睛眨了几次,光线这才恢复正常。他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雪亮的房间,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转头一看,只见窗外落雪纷飞,目光所及尽是白茫茫一片。

    看来这场雪应该下得不小,楚河一边回忆发生过的事情,一边将目光收回。忽见头顶斜上方悬着一根吊钩,吊钩上挂着一瓶青黄色的点滴,他这才明白自己是住进了医院。

    他不由苦笑一声,正愁没地方去,不想却被医院收留了下来,老天爷安排得倒还挺周到,至少临时给了他一个避难所。

    正在这时,他仿佛听见旁边有人轻轻哼了一声,刚才他一直在朝窗子外面看,没留意旁边是否还有别人。此时乍听见有人声,忍不住朝发声出看过去,一见之下,登时怔住。

    发声之人竟是个女人,不是他老婆,也不是他经常联系的朋友,这女人正是他平日里刻意回避的曾珍。

    曾珍依旧和几个月前一样,漂亮、单纯,她现在正趴在楚河的床边,已然熟睡,睡觉的样子就像婴儿般恬静。楚河看见她,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感到暖洋洋的。他不忍吵醒曾珍,努力想撑起身子,好靠着床头坐一会。可刚刚一用劲,却完全使不出半点力气,身体连动一动都很困难,他有生之年从来就没有这样虚弱过。

    努力不见成效,楚河只能选择放弃,旁边一病友见他醒过来,冲他“嘿嘿”打了声招呼。楚河看向这位病友,“嗯”了一声算是回应,病友瞅了曾珍一眼,问他:“这姑娘是你女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