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六节 新春2
    楚河一时间想不出应该如何形容自己与曾珍之间的关系,只好将头点了点,这人又说:“你真有福气啊,找了个这么好的女朋友,不仅人长得漂亮,几天来床前床后对你那可是照顾得不晓得有多细致,比起我那媳妇,不知道强哪里去了。:”楚河这三天一直昏迷不醒,正待要问具体情况,病友“嘘”的一声,朝门口指了指,小声道:“护士来了,你千万别招惹她们。”

    他没说错,护士的脾气果然非常不好,原因很简单,今天是年三十,年三十加班,换谁脾气都不会好,尤其是年轻的小护士。

    小护士走到两张病床之间,先给隔壁床上换了药水,又看了看楚河这边的葡萄糖有没有出什么岔子,确定一切正常之后,对楚河没好气地说:“你这人有什么想不开的,喝那么多酒,喝了酒也不回家,也不看看现在什么天气,晚上能随随便便躺在路边睡觉吗,没被冻死算你走运。”

    楚河有点明白了,现在想起来倒真有些害怕,小护士拿出温度计,在空中甩了两甩,问他:“手能动吗?”楚河试了试,有点勉强,小护士叹了口气,伸手示意他停止,道:“我们给你洗了胃,没给你吃任何东西,这三天你一直靠葡萄糖维持能量,再加上染了风寒高烧不止,身体里的力气早就差不多干净了,若非你本身身体素质硬朗,这会儿没准已经成了植物人。”

    “植物人!”楚河心中唏嘘,他现在知道自己的情况有多严重了,嘴动了动,用非常微弱的声音说了句,“谢谢。”

    小护士不领情,埋怨道:“现在知道了谢谢了?之前在想什么,再怎么想不开,也不能拿自己的命不当回事。让你在这里住住也好,病过方知什么是疼,以后你就晓得这世上千好万好也比不过有副健康的身体。”她打机关枪似的甩出一排话来,完全没给别人还口的余地,甩完后一拍曾珍的肩膀,叫醒她,把温度计交给她说:“你把这塞进他胳掌窝里,等一会我过来看。”

    曾珍接过温度计,揉了揉眼睛,站起来走到床头,脸上显得非常高兴,对楚河说:“谢天谢地,你总算醒了。”楚河也对她说了声,“谢谢你。”曾珍脸红了红,道:“你先别说话。”她掀开被子的一角,露出楚河的肩膀,将温度计塞进去后又盖上被子,柔声道:“楚大哥,你现在什么也别多想,养病要紧。”

    楚河点点头,这时旁边病床上的病友又开了腔,他看着曾珍,说道:“妹子,干嘛管你男朋友叫楚大哥,直接叫大哥就行了,带个姓多生疏啊,听着怪别扭。”曾珍的脸更红了,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楚河连忙替她解围,有些吃力地道:“我这妹子怕羞,大哥你别挖苦她。”他朝病房到处瞧了瞧,笑道:“这么大一间就住了我们两个倒霉蛋,请问大哥贵姓?”

    病友也笑道:“免贵姓赵,你喊我老赵就行,和你同一天进的院,急性阑尾炎,两天前动的手术,看来今年这个年得到医院里过了。”楚河皱了皱眉,疑道:“过年?我昏迷了三天,难道今天是大年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