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六节 新春3
    “可不是吗。/”老赵笑道:“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次在医院里头过大年,兄弟你也是第一次吧。”

    楚河道:“彼此彼此,同是天涯沦落人,其实医院里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在这床上一躺,什么狗屁烦心事都得上等上几天。”大难刚过,脑筋刚刚清醒了一点,他便回想起了自己进醉酒医院的遭遇,想起了杨莉莉对自己的负心,脸上渐渐变得苦闷。

    老赵似看穿他的心事,劝慰道:“老弟,想开点,大过年的,凡事等过完年再说。”他说着转向曾珍,接着道:“走了一个,不是还有另一个吗,你看这妹子多好,三天来就她在照顾你,比你原先那个不知好到哪里去了。”

    楚河顿时感觉有些奇怪,问道:“大哥,你在说什么,什么走了一个,还有另一个?”

    老赵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道:“兄弟,对不住、对不住,我乱说的,你别往心里去。”楚河没找他追问,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他发现自己穿着医院里的病人衣服,连内裤也不是原先那条。

    毫无疑问,衣服看来是曾珍帮忙换的了。虽然楚河并非未经人事的毛头小伙,给女人看看身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曾珍不同。一想到她将自己看光了,楚河竟感觉自己体内仿佛有一股热流悄然窜起,连心脏都跳得比刚才更有劲。

    病房里有暖气,曾珍的穿着并不臃肿,上身是件雪白的羊毛衫,深蓝色的牛仔裤下面也套着双颜色雪白的长桶靴,眼眸明亮、面若桃李,寒冷的冬季仿佛已在她迷人的微笑中悄然远离。

    楚河本想问她为何会知道自己住进了医院,但未免唐突佳人,不好直接相询,于是动了动手。他的手不知不觉间已然能略略活动,指尖轻轻碰了碰曾珍撑在床沿的小手,曾珍立刻瞧着他,楚河微微笑道:“妹子,能把我弄起来靠床头坐一会吗?一直躺着挺难受的。”

    曾珍主动握住他的手,将其推回到被窝里,说:“你忍一下,没有医生的吩咐,现在你还不能坐。”楚河显得有些失望,无奈笑了笑,他接下来进入正题,问曾珍:“妹子,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到这里来的?”曾珍左右看了看,回道:“你先别多想,这件事情我一会再告诉你,目前最重要是赶快恢复身体。”

    楚河只好暂时闭上嘴,什么话也不说。这时刚才离开的小护士又走回病房,身后还带着个挂听诊器的男医生。

    小护士来到床前,对曾珍说:“把他的体温计取出来看一下。”曾珍依言,取出楚河胳掌窝里的体温计,小护士接过,举起来迎着亮看了看,对旁边的男医生道:“三十七度一,还有点偏高。”

    男医生摘下口罩,走到近处,摸了摸楚河的额头,问他:“头有没有发晕或不舒服?”

    楚河答道:“还好,就是浑身没劲,连翻个身的力气都没有。”男医生“嗯”了一声,道:“两天之内不要翻身。”说完戴上听诊器,掀开楚河的被子,捋起他的上衣,将他的肚子露出来。

    ——(求收藏推荐,大家看完后只需轻轻点一下,我码起字来便会精神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