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六节 新春6
    楚河努力摆出一个苦脸,苦笑道:“它说它都快饿死了,再不吃点东西,就要跑到别人的身体里去安家了。”曾珍被他这么一逗,脸上竟浮起两片红云,楚河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曾珍现在非常愉快,目光中闪烁着幸福与满足,这倒让楚河有些不知所措。

    他试探着问:“妹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曾珍摇摇头,红着脸不作声,默默冲好牛奶。接着坐到楚河旁边,用汤匙舀了一小调羹,轻轻吹了吹,递到楚河嘴边,道:“张嘴。”

    楚河已经很长时间没被人这样伺候过,想自己来,怎奈确实使不出力气,只能像孩子般乖乖听话,乖乖张开了嘴。

    牛奶很纯,没有加糖,味道非常淡,但流到胃里却感到无比暖和,曾珍关切地问他:“是不是很烫。*”

    楚河添了添舌头,盯着装牛奶的杯子,呶呶嘴道:“刚刚好,再来一口,肚子里总算有点感觉了。”曾珍一勺接着一勺,动作越来越娴熟,楚河一会就喝下去一半,剩下的一半干脆让曾珍直接往口里面倒。

    一杯牛奶下肚,楚河试着活动了一下双手,食物就是食物,远比葡萄糖强多了,手上立刻就有了点力量,说话的声音也变大了一些。

    曾珍忽然盯住他的脸,兴奋地道:“楚大哥,你的脸色比刚才好些了,要不要我再给你冲一杯。”

    楚河笑道:“牛奶不能当饭吃,一杯就够了,喝多了容易拉肚子。”曾珍道:“那你打屁了告诉我一声,我到食堂给你煮点稀饭。”话刚一说完,曾珍脸上变得比刚才更红,“打屁”在她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口中说出来显然不雅。楚河表情立时变得有些尴尬,毕竟告诉女孩子自己打屁也还是要点勇气的,他立刻转移话题,问曾珍:“我刚才问的话,你好像还没告诉我呢?”

    曾珍道:“你想问为什么我会知道你住在这里?”楚河点点头,曾珍继续道:“不仅是我,很多人都知道的,我给你看三天前的报纸。”她在报纸架上找到三天前的晚报,摊开其中一页,展现在楚河面前。

    只见该版头条写了二十个醒目的大黑字——地震当晚伤心男被女友抛弃宿醉街头生死未卜。

    下面添油加醋将当晚楚河与长发男大打出手的经过详细写出来,字里行间对楚河的遭遇表示深切同情,对另外两位男女则进行了适当程度的批评。

    楚河对这些内容没什么兴趣,倒是地震两个字引起了他的注意,忍不住问曾珍:“我进医院的那一天地震了?”曾珍回道:“是啊,那天晚上我正在睡觉,突然感到一阵头晕,就像什么东西在床底下摇晃一样,差点吐出来。”

    谈到地震,曾珍突然变得活跃起来,她接着说:“这次的地震有些怪异,虽然级数不高,也没造成什么损失,但事先却没有半点预兆,什么狗叫猫跳通通都没有,就好像大地凭空抖了一下。有人甚至怀疑这根本就不是地震,而是外国间谍搞的恐怖活动,目前已经在网上吵得沸沸扬扬,谁也说不清个所以然出来。”

    (本书首更于小说阅读网,他站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