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六节 新春7
    楚河在电视、新闻、报纸上看过地震的报导,却从未自己亲身经历过,这一次地震好不容易光临在他脚下,他恰恰醉得不不省人事,未能亲身体验一番,居然隐隐感到有些失望。

    这绝不是他贱骨头,而是出于本能的好奇之心。他试着活动了一下胳膊,打算将报纸翻一页看看有没有更详细的情况,虽然仍旧有些酸嘛,但已经勉强可以抬起来。曾珍看出他的意图,立刻将报纸抽到一旁,道:“你现在刚刚恢复点精神,应该好好养着,别费神、也别想太多,我会在一旁陪着你。”

    楚河只好放弃,曾珍说的不无道理,他只集中精神看了一小会儿报纸,现在又忍不住想睡觉,精力果然衰弱得厉害。但想起曾珍刚才的那番话,想起她肯花时间来陪自己,心里禁不住有些感动,不忍立刻就睡过去。

    他问曾珍:“你就是看了报纸才跑到这里来的?”曾珍道:“对啊,我跑过来看见你身边连一个照顾的人也没有,不放心,所以打算暂时先照顾你几天,等你家里人来了再回去。”

    楚河又说了声谢谢,对她深表歉意:“今天是三十,耽误你回家同家人团聚,真是不好意思,等出院以后一定要好好谢谢你。”曾珍连忙摇手:“回家每年就那几个人,不是打麻将就是去上网,要么跟着他们四处乱窜,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在这儿跟你说说话也很好。”

    楚河听她这么给自己面子,决心再逗逗她,故作吃惊地道:“妹子,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曾珍赶紧将脸转到一边,小声道:“谁看上你了,你别乱说。”如果说她的脸刚才仅仅是在发红,那现在无疑就是在发烧了。楚河看在眼里,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他才被老婆给甩了,按理说现在应该非常沮丧,可不知怎么回事,一看到曾珍,心中不自觉就产生了一股柔情,将原先的伤痛冲淡甚至化去不少。

    这仿佛令他又掉进了之前那场梦中,不知道自己应该去承受妻子背叛的痛苦,还是应该去享受来自曾珍的柔情与快乐。

    两种截然不同的观念在他脑子里交锋徘徊,但现在虚弱的身体让他没精力去承受太多,两眼一闭,所有的一切通通得等到醒来再说。人生本就从一个接一个的梦中醒来,但可以肯定的是,人们只希望能从恶梦中快些醒过来,没有人愿意醒来之后再度掉进恶梦里。

    冬天再寒冷也终究会过去,当春天再度光临之时,你的心如果依旧沉迷在冬季,那春天就永远不会属于你。

    过了今夜就是大年初一,一个崭新的春天即将呈现在所有人眼前,所有的人都应该在这一天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前路风光无限美好,可你若是一直撅着脑袋,三步一回头,沉浸在曾经踏过的足印之中,再美丽的风景也会因此错过。

    放开胸怀,迎接新春,只有脱掉沉重的旧包袱,原本沉疴的生命才能重获新生,只有将目光朝前看,那些在痛苦中挣扎的灵魂才能尽快从往日的恶梦中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