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七节 选择2
    曾珍抿住嘴唇,过了半天才红着脸喊出两个字:“大哥。”这两个字刚出口,她立刻又剥了片橘子塞进楚河嘴里,楚河顿觉心情大好,这小妹妹逗一下脸就红,今后可得抓紧机会多逗她一逗。

    楚河吃完橘子,言归正传:“好了,别不好意思了,你不是有问题想我吗,问吧。”曾珍眨眨眼,问道:“报纸上说你是为女朋友和别人动手,你和那人谁打赢了?”楚河对她的提问感到有些奇怪,皱眉道:“你这个‘打赢’是什么意思?是指谁把谁打趴下,还是指谁丢了老婆?”

    曾珍说道:“当然是谁被打趴下。”楚河苦笑一声:“报纸上不是写得很清楚吗。”增珍道:“我想听你亲口说,光看报纸一点也不过瘾。”楚河满脸无奈,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居然还有点暴力倾向。”曾珍道:“我哪有,快告诉我,你是怎样将那人揍趴下的?”

    楚河不忍让她失望,将那晚打人情形略带夸张地对她说了一遍。曾珍边听两眼边冒光,这实在让楚河大感到意外,外表看起来这么温柔可人的女孩子,如何会对街头暴力产生如此大兴趣,楚河顿时想起了她身上透着的古怪。

    但仅凭这一点,还不足以解释,毕竟对暴力感兴趣的漂亮女孩子也不在少数,曾珍接下来的反应更是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曾珍用有些生涩的词句,将他那晚的男子汉行为大加吹捧了一番。她这么问的用意无疑是想让楚河快些振作,对自己重拾信心。

    她的心意楚河如何能感觉不出来,曾珍不但温柔漂亮,而且乖巧有心计,实在是个非常难得的好女孩,楚河心底下越发感动。

    正在他感动的当口,曾珍已端过来一碗热乎乎的稀饭,稀饭上飘着咸菜,在楚河嘴里,此时此刻这几根咸菜远比山珍海鲜更加有味道。有曾珍陪在一旁,这顿饭他吃得特别香,吃完后他的手已经完全能自由活动,他忍不住握住曾珍的小手,一时间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是夜,曾珍、楚河,还有老赵一家子在一片欢乐愉快的气氛中,度过了一个令人难忘的除夕。楚河连着吃了三小碗稀饭,大年初一的天一亮已经能从床上下来,由曾珍搀扶着上了趟厕所。中午的时候曾珍在医院食堂亲手给他炖了一罐子鸡汤,身体有了滋补,楚河已经能同曾珍一走起走下楼梯,欣赏一下外面的雪景。

    到了初二,他便完全可以单独走路,能扶着楼梯慢慢爬上三楼。曾珍给医生打了个电话,告诉楚河现在的情况,医生不禁对楚河的身体素质大家赞赏,同时告诉她不要让楚河补过了头,楚河的肠胃功能还没复原,吃多了会受不了。

    果然,当天晚上楚河打了一晚上的嗝,一晚上没睡着,曾珍只得严格控制了他的食量。初三的时候,值班护士给他隔三差五量体温和血压,他呆在病房被整整观察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