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五节 怪梦2
    楚河摸了摸杨莉莉的额头,说道:“温度很正常,一点也不热,不像是有毛病啊。”杨莉莉轻轻骂了声:“你才有毛病,人家跟你说正经的。”楚河皱眉道:“这就怪了,你平时最怕长胖,每天早上起来别的不急,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小秤去量量体重,怎么现在忽然又想长胖了?”

    杨莉莉嘟嘟嘴:“不是我想,要是多了一个人自然就会变胖。”楚河眼中一惊,问道:“多了一个人?怎么多了一个人?”杨莉莉又在他胸口捶了捶,说道:“先回答我的问题,别想敷衍过去。快说,长胖了,你还爱不爱我?”

    楚河笑了笑,一口气连说了十三个“爱”,最后一个“爱”字吐音特别长,杨莉莉连忙捂住他的嘴,小声笑道:“说这么多你也不嫌累,一点诚意也没有。”楚河拿开她的手,装成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很委屈地道:“天地良心啊,我楚河早就给你套了去。再说,长胖又有什么不好,以后晚上睡觉岂不是多了张人肉枕头。”杨莉莉听闻,眼睛鼓了鼓,正要对“人肉枕头”四个字发作,楚河已抢先一步,一脸邪气看着她,抢先说道:“你每天靠我的肩膀睡觉,你以为我不累啊,等你长胖了,俺要和你换换位置,不能总让我吃亏。”

    杨莉莉“呸”了一声,抿嘴笑道:“油嘴滑舌,你想也别想。”她忽然拿出一张纸片,递给楚河:“你自己看。”楚河接在手里,一看之下,原来是H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化验单。别说上面那些饶舌的化学名词他看不懂,单是医生鬼画符般的字迹他就看得一头雾水。

    楚河足足盯了一分钟,然后仔细将杨莉莉打量一番,见她双目有神、面色红润,并不像有病的样子,于是试探着问她:“莉莉,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上面都些着些什么?”杨莉莉说道:“今天我去了趟二医,这上面是医院给出的尿检报告。”楚河道:“尿检报告?”

    杨莉莉点点头:“最近老是感到恶心想吐,所以向单位请假到医院去了一趟。”楚河听到这里,再结合之间杨莉莉问他的问题,已能猜到这化验单上的内容意味着什么。他将单子扔到一旁,掌住杨莉莉的肩膀,一字字平静地问道:“莉莉,你是不是有了?”杨莉莉再次将头点了点。

    楚河的手渐渐开始颤抖,眼睛里冒出光来,突然激动地说道:“什么时候有的?几个月了?男孩还是女孩?”杨莉莉扭扭肩膀,从他掌下挣开,“哎呀”一声,道:“你轻点,捏得我好疼。”楚河连忙抽自己一个耳光子,在她的肩头轻轻拿捏,继续追问:“快说,到底几个月了,我还有多久可以做爸爸?”杨莉莉满脸幸福地回道:“才两个多月,瞧把你给急的。”楚河哈哈笑道:“你难道忘了,我是属猴的,有哪只猴子不心急?我巴不得你明天就能生下个大胖小子。”杨莉莉手指一点他的额头,嗔道:“小子太调皮,你肯定管不住,还是女儿好,女儿以后肯定像我。”

    “儿子女儿都是心头肉,从现在开始你就我的重点保护对象。”楚河一手揽着她的背部,一手揽着她的大腿,将她的娇躯一把横抱起来。杨莉莉利马搂住他的脖子,问道:“你说我们孩子叫什么名字好。”楚河嘿嘿笑道:“名字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杨莉莉当然不会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两条腿在空中乱踢,“坏蛋”、“色狼”从沙发一直跟着他骂到了床上。

    这一夜,楚河找回了当年的雄风,终于发现自己原来一点毛病没有。

    也不知是曾珍的出现给他重新点燃了一把火,现在在老婆身上熊熊燃烧起来;还是老婆怀孕的好消息大大刺激了他,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去医院检查男性功能这个念头算是打消了。

    二人水火交融、心满意足之后双双睡过去,两个人都睡得很沉,他们已很长时间没有像今晚这样欢娱。

    楚河零零碎碎做了几个梦,最后一个梦他梦见自己真的变成了一只猴子,他看见杨莉莉和曾珍手牵着手走在一起。两个女人有说有笑,压根就没注意他,因为仅仅他只是一只猴子,任他上窜下跳,喊破嗓子,可猴子还是猴子,只引得两个女人回头笑了几声。

    他急了,他得想办法将这两个女人分开,于是一下子跳到树上,“嗑呸”一声,扯下条长满树叶的树枝,一边叫,一边挥舞,奔着两个女人跑过去。树枝在两个女人中间乱扫,曾珍和杨莉莉尖叫着四处逃窜。他直到确定两个女人绝不会再碰头之后,才俯着猴身低头喘气。

    两个女人都走了,不行,这不是他想要结果,他得把其中一个追回来,他想都没想就跑去追杨莉莉。追了一阵,没见到人影,心想她多半会回家,于是停下来,不急着追赶。忽然,他又想去看看曾珍,曾珍到底会是怎样一个女孩子?他立即朝曾珍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曾珍的苹果绿色短裙在前面影子班若隐若现,他追了很长时间,曾珍依旧是飘飘忽忽,连头也不回,最后干脆被一阵风给吹得无踪无影。他失望之下,这才匆匆往家里赶。敲门,没人应声,他再次拿起树枝,对着防盗门一阵狂扫。“轰”的一声,防盗门破了个大洞,他赶紧跳进去,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他这下真的急了,在屋里拼命喊老婆的名字,但他是个猴子,喊出来的话连自己都听不懂。

    他又挥了挥手里的树枝,这时,画面变换,他来到一个灯光明亮的房间里,像是某宾馆里的客房。

    不多时只听房门处有钥匙转动的声音,接着门被打开,他又看见了自己的老婆。他不禁感到奇怪,为老婆有家不回,而跑到宾馆里来了。他打算上前问个清楚,可是他只是只猴子,杨莉莉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自顾脱下衣服走进了洗澡间。洗澡间里传来哗啦的淋水声,而他只能在外面干着急,拼命挥动树枝,可始终还是个猴子。

    杨莉莉从洗澡间里出来的时候只围了条洗浴巾,口里轻轻哼着歌,她似乎很高兴,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动人。楚河的心在跳,他恨透了自己的猴子身体,若自己不是只猴子,他早已经走过去,将杨莉莉抱在怀里。杨莉莉在床边坐下,也不睡觉,楚河脑筋里闪过一个念头,她若单纯只是想睡觉,那就应该到家里去睡,除非……

    忽然,外面有人在敲门,杨莉莉站起来,走到门板后面,隔着门上的观察孔朝外面看了看,然后扭动门闩,一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男人一进来就对杨莉莉又搂又亲,杨莉莉却任他施为,完全没有半点反抗。楚河怔了怔,走近了一些,他想看清这个男人的脸,只可惜他无论如何也没法看得清楚,但这男人绝不会是自己。他又挥起手里的树枝,男人的脸开始不停变化,扔旧没法看清这人是谁。楚河冲上去,可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男人一脚就将他给踢飞了,倒在地板上,连动都不能动。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将自己的老婆抱上床,当着他的面做那些令他想杀人或自杀的事。

    楚河完全陷入绝望,树枝从手里脱落。就在树枝从手上掉下的一瞬间,他又变回人形,登时大喝一声,崩着血红的眼睛扑向苟且之中的男女。

    “你怎么啦,叫这么大声,差点把人给吓死!”楚河弹簧一样从床上蹭起来,刚睁开眼睛就听见杨莉莉的声音从客厅传过来。

    他用两只手在脸上拼命揉了揉,揉完后,长长吐出口气:“原来只是场梦,娘的,吓死我了,真他妈邪门,居然会做这种梦。”杨莉莉小跑着来到卧室,神情紧张的看着他,问道:“老公,你没事吧?”楚河随口道:“没事,做了个恶梦。”

    “恶梦?”杨莉莉问他:“你梦见了什么,我可是头一次听你叫这么大声。”楚河连忙上前搂着她,陪笑道:“我梦见自己变成了猴子,正在被人开脑袋,取出脑子炖猴头菇。”杨莉莉冷不经一个哆嗦,立时捂住耳朵,冲他大发脾气:“吓死人了,你快别……别说,以后千万别再我面前提‘猴子’这两个字。”

    楚河趁机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一手指天,大声发誓道:“老婆不让说,我以后绝对不提半个“猴”字,该死的猴子,我恨死他了。”他没说假话,对梦中那个没用的猴子他现在的确恨得要死。杨莉莉见他如此顺着自己,心中一阵甜蜜,顿时又露出笑脸,问道:“你昨天晚上累不累?”楚河闻言,突然将她一把拖到床上,翻身压在她上面,挤出个坏笑:“累?没有的事,你知不知道一个正常的男人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个反应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