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八节 了断1
    初五,艳阳高照,冰雪稍熔,空气透明清亮,处处洋溢着过节的喜气。

    楚河早早地便起了床,脱掉那身穿了八天的蓝条服,换上自己原先那套名牌西装,可惜病房里没镜子,他只好让曾珍帮忙随便整理了一下。

    两人吃完早点,便匆匆开始收拾。其实东西也不多,一个电饭锅、一个保暖盒、两套毛巾牙刷、两个塑料脸盆,还有点苹果香蕉橘子。将这些东西用几个塑料袋装好后,刚准备出去办出院手续,这时门口有个男人走进来。

    进来之人衣着周正,目光干练,一手夹着公文包,一看见楚河,立刻开口道:“请问是不是楚先生。”

    楚河瞧着他,答应一声:“对,我姓楚。”这人连忙将那只空下的手伸出来和他握了握,接着掏出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某律师事务所,楚河看了看,说:“张律师好,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

    律师说道:“我是受您夫人委托过来的。”他从公文包里翻出一纸文件,交到楚河手中:“请您过目一下。”

    楚河将文件接过,于床沿坐下,先粗略看了看,原来是一纸离婚协议书。他沉默了一会,对律师说:“你带着烟没有?”律师道:“不好意思,我不抽烟。”楚河抹了抹下巴,稳定好自己的情绪,非常仔细客观地将这一纸离婚协议书从头看到尾。

    按杨莉莉的意思,他现在已经没有车、没有房,仅扔给了他三十万现金将他扫地出了家门。

    “好绝情的女人。”楚河小声嘀咕,律师随即道:“您要是对协议有什么不满的地方,我们可以再协商协商。”楚河轻笑一声,问道:“你带了笔没有?”律师连忙提醒他:“您对这上面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可以尽管提出来,签字之前,还请慎重考虑。”

    楚河手一伸,不耐烦地说:“把笔拿过来。”

    律师没再多说什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钢笔,交到他手中。楚河毫不忧郁,拔掉笔帽,大笔一挥,一秒钟不到熟练地在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律师又拿出一盒红色彩印,打开盒盖说:“还请在上面按个手印。”

    楚河依他所言,大拇指沾上彩印,在协议书上重重按了下去。

    事情顺利处理完毕,律师顿时收起刚才的客套,收回自己的家当,象征性留下一句再见,耸了耸肩膀,大步扬长而去。

    楚河朝门外瞟了一眼,对身旁的曾珍苦笑道:“妹子,你大哥我破产了,被人一脚从家里蹬出来了。”曾珍笑道:“你不是还有我吗?别人不要你,我要你。”楚河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哈哈笑道:“果然是我的好妹子,大哥中午带你上老回回那里去吃烤羊肉。”

    曾珍盯着他道:“烤羊肉?不行,你还不能吃那个,医生说要你现在别吃辛辣、不易消化的东西,等会回去我给你煮排骨汤。”

    楚河满不在乎,嘿嘿笑道:“医生还说我会成头条新闻呢,我不管,除了羊肉现在我什么也不想吃。”

    (本书首更于小说阅读网,他站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