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八节 了断2
    两人办完手续,拧着塑料里的家当,带着三分留恋七分喜悦的心情有说有笑走出了医院大门。/

    大门外的阳光看起来格外晴朗,但楚河却高兴不起来,他总算能了解一个刚刚刑满出狱囚犯是什么心情了。监狱在普通守法的公民看来,是个可怕并令人鄙夷的地方,但对于囚徒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能出狱固然是好事,但出狱之后应该如何去面对家人亲属?如何去面对以往的朋友?如何去面对外人社会歧视的目光?今后又该怎样活下去?面对这种种困难,有很多人选择了自爆自弃,至少在监狱里所有人老底都一样,大家谁也不嫌谁,而且至少还能有口饭吃。

    楚河现在考虑的问题比一个囚徒更多,他是个非常有上进心的人,绝不会甘心就此平淡下去,在医院里面他可以将今后的前途出路通通抛在一边,但出院以后,这些问题就没法不想。

    他和曾珍在路边足足等了十两分钟,终于等来了一辆打着空车牌的的士,曾珍对司机说出了自己住的地方,出租车跑了近半个小时方才找到地头。

    曾珍住的地方离闹市区很近,一条笔直的街道,从外面看颇有些热闹繁华,她带着楚河穿过三两条小巷,在一栋不赶时髦的两层小楼前停下。

    这里的住户基本上都是原住民,有地、有房子、有一系列免费福利待遇。曾珍告诉楚河,这栋房子原先住着一家四口,两个老人、一对兄妹,兄妹先后成家,并且都有了自己的新房子。两个老人去世以后这栋房子就空下来,兄妹二人便将其租了出去,曾珍在楼上和另一个女孩租了一间三十平米的小间,如今这女孩跑到别处谋求发展,楚河此来刚好填了她的缺。

    三十平米还没楚河原来的办公室大,他显然有些不适应,但有曾珍在旁边,就算再小一些,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住进去。

    两人忙前忙后,将小屋进行了一番整理,用不着的东西全部扔掉。还别说,整理之后,这小小的空间竟显得另有一番温馨的滋味。

    此情此景,楚河只觉心头奇痒无比,经过刚才忙前忙后一番活动,体内的雄性激素顿时不受控制活跃起来。

    看着曾珍年轻充满活力的身段,还有那副近乎人间绝色的容颜,楚河开始把持不住自己,双手从后面将她的腰轻轻握住。

    他能感觉曾珍的身躯在颤抖,人有时就像动物一样,异性之间每个微小的动作那都是一种强烈的讯号,曾珍已然能感知河现在想干什么。她闭上眼睛,没有出声,也没有抗拒,楚河将她温柔地转过来,面对着自己,嘴唇慢慢靠近她的小嘴,就在四片嘴唇相触的一霎那,曾珍放下了所有的矜持与防范,用两条柔软的手臂主动将楚河给抱住。

    两人忘情热吻,楚河一手握住曾珍的纤腰,另一只手逐渐向上移动,抚住她的背心,将她慢慢向床边推过去,一切都发生得那样自然。事情进展到这一步,楚河再也没法抑制体内沸腾的激情,将曾珍推倒在床上,开始急急忙忙寻找她的上衣扣子。

    (大家看完后请收藏一下,一本书的发展同大家的支持息息相关,后面的内容将会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