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魔曲 > 第六节 物归原主1
    杨莉莉全身乱动,将他推开,从床上跳起来,没好气地冲他一顿牢骚:“你个猪头,就不会换点新的,只知道用这个问题来压我。*”她甩了甩头发,接着说道:“刚刚弄好的头发,又被你给搞乱了,你难道不能做点好事?”楚河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回道:“我的头发是不是也乱了?”

    “你去照照镜子自然就知道了。”她扔给楚河一叠衣服,将他从床上赶下来,“呼”一声掀起床单,丢进放衣服的篓子,说道:“我已经给你把早点买好了,你快穿好衣服,否则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说完一溜烟跑出了卧室。

    楚河依照她的指示,迅速将自己整理好。整理完后踱步进了餐厅,餐桌上放着一杯豆浆、一碗热干面和一盘白生生的小肉包,包子上还冒着热气。楚河心中升起一阵温暖,回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轻轻笑了笑。

    “我怎么会做这么荒唐的怪梦,莉莉虽然脾气大了点、任性了一点,但她从家教甚严,绝对是个正派的女人,怎么不可能去干那种事?再说她现在已经怀孕,并且已经打算为我把孩子生下来,我脑子怎么会有如此狗屎的念头,真他娘的见鬼了。不行,从现在开始一门心思只能花在莉莉身上,除非万不得以,绝不能再去娱乐城、夜总会那种那种是非之地了。”

    想到“娱乐城”,难免又记起了曾珍,曾珍的美丽已给他深刻印象,他摇摇头,心中暗暗说服自己:“曾珍虽然漂亮,但曾珍漂亮不漂亮关我楚河屁事,我对老婆可是一心一意、忠贞不二的。野花再香,她也是野花,肯定被很多人采过,我楚河可不是什么花心大萝卜,犯不着为这种女人去伤脑筋。”

    他顿时完全释然,一口一口,将包子、面条、豆浆填进肚子,他今天没什么急事,特意吃得很慢,仿佛越吃越有味道。

    “还是老婆好啊,老婆是宝,没老婆的男人真是太可怜了。”

    ——

    家里的坐机“叮铃铃”响起,杨莉莉收拾完家物已经先出去上班了,楚河只好自己来接电话。

    来电显示是小区门房保卫科的号码,原来赵良已将车子开到了大门口,门房保安工作上需要打个电话过来确认一下,方才可以放行。:楚河摸出手机对了下时间,刚好是十点还差几分钟,他立刻回复他们让赵良将车子开进来。虽然赵良时常将车子开过来,门卫也并非睁着眼睛不认识这辆车,但工作就得认真负责,过场是必须要走的。所以楚河、杨莉莉只得不厌其烦,阁三差五接他们的电话。

    楚河回复完毕,接着从家里走了出来,带上门,边下楼梯、边打好领带,口中嘀咕:“看来这开车是一定要早点学会,一个大男人空有一辆车,却连老婆上下班都搞不定,太失败了!为了莉莉,我一定要抽时间把这四轮铁壳给整会了。”

    刚下到楼梯口,赵良正好将车四平八稳地停下来,还没来及熄火,楚河便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命赵良直奔公司。

    赵良在车上向他汇报了些今天的工作事宜,这是赵良每天必须做的报告。楚河耐心听他讲,边点头、边交待,听完后,吐了一口气,说道:“看来今天没什么要我亲自出面事情。”赵良回道:“楚总放心,你刚才交待的我事,我一到公司就给他们逐个讲一遍。”楚河点点头,脑子里总算清净下来,转眼看向车外来来往往的人流。

    H市虽然算不上什么国际化大都市,但在本省来说,却无疑是最繁华的。形形色色的人龙蛇混杂,生活压力、社会制安一直都是本市最敏感的话题,新闻里从来不缺这些材料。

    车载数字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则年轻男子用刀捅死女友的新闻。原因很简单,那男人是个社会败类,女友不肯借钱,他威逼利诱不起作用,继而恶向胆边生,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杀了人就跑路,目前警方尚在通缉之中。

    楚河不禁开始担心起曾珍,曾纵然貌如天仙、美丽得让人窒息,可她的身份和那些在大街上来来去去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她这样一个小姑娘要在H市生存下去,若没什么依靠,那将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更糟糕的是,她现在已经掉进泥潭,两只脚已经陷进“豪情至尊”那种地方,她今后是不是能自拔,是不是能从火坑里跳出来?楚河不敢想,老天爷给了她一张如此绝世的面孔,却将她放在那种地方,不得不说这是件让人非常惋惜的事情。

    他顶多只能伤感一下,在高速发展快节奏的环境下,每个人为了生存,都得埋头做好自己的事。至于帮助别人,社会有相应的补助机构,自己每交上一份税金,就相当于为社会尽了一分责任,至于那些机构是不是服务到位,则根本不是他能管的事情。

    不到三十分钟,车就开到了公司大楼下,赵良去停车,楚河自顾乘电梯进了本公司本公的写字楼。公司的管理非常正规,没有闲杂人等,他一进去就随便挑了几个人头,口头上打了声招呼,员工的回映不太热也不太冷。这正是他要的效果,他不希望员工们将时间和脑筋浪费在套交情、彼此间勾心斗角这些没意义的

    作态争斗上面,员工们一门心思努力工作,他本人无疑会轻松许多。

    他走进经理办公室,一名女员工给他送上来份业务报表,楚河示意她将表格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出去。这女员工却对他说:“今天上午有个女的给公司接连着打了几个电话,说是找楚总有急事。楚总,要不要我现在给她拨回去?”

    楚河眼皮子微微跳了跳,说道:“女的?她有没有说是谁?”女员工回道:“说了,她在电话里说自己叫曾珍。”楚河盯着女员工看了一会,说道:“你给她拨回去,然后将电话接到我办公室里来。”女员工应声而退,楚河心中暗骂:“曾珍如何会知道自己公司里的电话?那几个多嘴的女下属估计又要私底下八卦一段时间,女人为什么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看到这些八婆,老子就来气。”他生气归生气,可人的嘴他如何能管得住,这种事本就越描越黑,反倒不如坦坦荡荡,任其自然。

    不一会,外边的电话接进来。楚河考虑了几秒钟,抓起听筒,习惯性的“喂”了一声,听筒里面传来曾珍声音:“喂,是楚先生吗?我是曾珍,我们昨天见过的,你还记不记得我?”她的声音即温柔又羞涩,就像醉人的春风,没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听。楚河忍不住愣住片刻,方才回道:“对,我姓楚,你找我有什么事?”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有些吞吐地说道:“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楚河立刻警觉,心想:这女孩子莫非和那些社会青年是一伙的?想把自己拉出去敲诈勒索下笼子?

    他连忙推脱:“我现在在公司,很忙,你要是没什么要紧事,还是改天吧。”电话那边的声音突然有些急了:“我就在你公司对面的咖啡厅,你这点时间也没有吗?”楚河“咦”了一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公司在哪里的?”曾珍说道:“你来了,我再告诉你,我都等了你老半天了。”楚河没有说话,他正在打算找个借口敷衍过去。电话那边没听到他开口,连着“喂,你在听吗?”,最后干脆轻“哼”一声,发脾气道:“我在下面等你一个小时,你不来我就走了。”楚河刚要开口,电话却已“嘟嘟”被挂段了。

    是去?还是不去?还是去吧,曾珍已找到了门口,他如何能避而不见?再说他并没将她怎样,既然如此,见见又有什么关系?

    “老子行得正,坐得直,怕她个球。”楚河立刻站起来,昂首挺胸,大步走出经理室,大大方方从员工面前穿过去,从写字楼一直下到一楼。

    对面只有一家咖啡厅,他刚刚走上大街,就见咖啡厅里有个女孩正在朝他这边招手。楚河深吸一口气,一股作气跑到大街对面,闪身进了上面写着一排英文的咖啡厅里。

    这咖啡厅一共有两层,一楼和二楼并没有用一整块天花板隔开,上下两层都能互相看得很清楚,楚河一抬头就看见了曾珍。

    她坐在二楼一棵巴西木的盆栽旁边,见楚河进来,眼睛里掩饰不了兴奋,连忙小声喊他:“这里、这里。”楚河不紧不慢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她今天的穿着可要比昨天在娱乐城规矩多了。上身简简单单套了件短袖字母图案的恤,配着一条浅篮色的牛仔长裤和一双平底球鞋,让她看起来更青春更有活力,同她昨夜性感妩媚的扮相完全不是一回事。谁见了她现在的样子,谁都不可能往陪酒女郎身上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