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01章】 亿万人中的幸运儿
    在沿海公路通向海边的岔路口,郝俊的“宝马”和宝马撞在了一起,人家是真的宝马,银色的,车标是“别摸我”那种。

    说是撞,其实并不重,宝马车上连安全气囊都没弹出来。

    宝马男确认郝俊没事儿,主动承担了责任,然后说自己因为急踩刹车,右脚抽筋了,没法继续驾驶了。想让郝俊先把他的“宝马”自行车推到一边,开着宝马车把他送到侧前方遥遥相望的废弃渔场,其它事稍后再说。

    郝俊不由得撇了一下嘴,这身体,也是差的没谁了!踩刹车还能踩得脚抽筋,考驾照用的碰碰车吧?

    虽然这里地处偏僻,没有警察叔叔,也没有监控摄像头,但郝俊连驾照也没考过,万一出了车祸,麻烦就大了,所以很干脆地拒绝了宝马男的要求。

    郝俊看宝马的车牌是外地的,宝马男也不像本地人,想做做好事帮他联系个代驾。

    宝马男说15分钟内必须赶到废弃渔场,这里是海边,离城区太远,找代驾怕是来不及。

    郝俊提出用自行车把宝马男带过去。

    宝马男用什么方法也说不动郝俊上车,只好下了车。

    然而,郝俊的自行车本来就是旧车,锈蚀的车圈撞了一下有点变形,别说带人了,推着走都费劲。

    宝马男心焦难耐,干脆单脚蹦向废弃渔场。

    通向废弃渔场的水泥路年久失修,凹凸不平,随处可见小水泥块。

    宝马男蹦跶了没几下,就和水泥路来了个亲密接触,还伴随着“喀嚓”一声!

    郝俊心想坏了,这小子太倒霉了!脚抽筋也就算了,现在骨头也断了。

    郝俊刚想上前询问宝马男的伤情,却见宝马男从口袋里摸出了屏幕碎的惨不忍睹的手机,大概是小水泥块造的孽。

    宝马男气得用力把手机抛到了大海里,然后奋力往前爬。

    郝俊不得不佩服宝马男的毅力,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位大哥,你这身衣服看着就挺贵的,匍匐前进有点可惜了。你和我说说,要去见什么人,我先跑过去替你打个招呼,或者说,让他们过来接接你。”

    宝马男想用泪水打动郝俊,“兄弟啊,我必须亲自过去见他们,你去不合适。说起来我这个惨样,你也有一定的责任,你不帮我只怕良心也过不去是吧?那你就开车把我送过去吧。”

    郝俊连连摇头,“实话说吧,我没怎么开过车,可不想开着开着沉到海里去。而且我水性不好,你的脚还抽筋了,搞不好就是一车两命。既然我去不合适,我把手机借给你,你先给他们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

    宝马男突然一抹眼泪,很悲壮地看向了大海的方向,直接朝大海爬了过去。

    郝俊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拖着他的左腿往回拽,“你这脾气也太大了点,一言不合就跳海。”

    宝马男的左腿被郝俊揪住了,右脚抽筋使不上劲,两只手刨着地也没用,被郝俊像拖死狗一样拖回了水泥路上。

    宝马男气得连连拍打着路面,“谁要跳海了!我刚想起来手机还有大用,要去捡回来好吧!”

    “这里半夜里常有来偷着挖沙的,看看那海水的颜色就应该知道,手机掉下去的地方最少有三米深。你要是真跳下去摸手机,腿抽着筋能不能上来就不好说了,坑边上可是一扒就塌,上个月还淹死了一条野狗呢。”

    宝马男指了指远处的路面,“兄弟呀,你看看,整条路上连个鬼影都没有,路左边是一大片土坡,右边是一大片海滩,就是头猪来驾驶也不可能出车祸,更不可能一下子冲进海里!你就大发慈悲把我送过去吧!”

    郝俊看宝马男真的挺急的,那就当做新手学车好了,反正这里除了周末和节假日很少有人路过。

    郝俊斜跨了两步,挽住了宝马男的胳膊,“我服了你了!赶紧起来上车。”

    宝马男被郝俊扶着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郝俊掏出了手机,要录下宝马男承认车祸负全责的视频。

    宝马男更急了,“我都说过负全责了,你还怕我反口?赶紧开车吧,我真的赶时间。”

    郝俊摇了摇头,“我信不过你,你刚才还说我也有一定的责任呢,这叫有备无患,知道赶时间就别啰嗦了。”

    录完了视频,郝俊本着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原则,在宝马男的指导下,慢慢悠悠地把宝马开上了路。

    宝马男不停地看车上的时间,急得坐也坐不稳,“兄弟,你一定是蜗牛变的吧?愣是把宝马开得像滑行似的!”

    郝俊斜了他一眼,“新手上路,蜗牛出没,要不,你来开?”

    宝马男没脾气了。

    郝俊却开始吐槽了:“豪车的减震也不怎么样嘛,身子也一颠一颠的,和骑着破自行车差不多。”

    宝马男泪流满面:“加油缓、踩油门这么轻不说,还时不时的来一下刹车,没有顿挫感才是怪事呢!”。

    他越看时间越着急,用头撞了几下车门,“要死了、要死了!来不及了!还不如让我死了呢!”。

    他忽然把脸转向郝俊,“我突然想起来,后备箱有根绳子,你去拿出来呗。”

    郝俊不屑地一笑:“厉害了我的哥,脾气升级了?你想吊死自己我没意见,可别以为这么说就能逼着我提高车速。安全第一!”

    宝马男哭丧着脸说:“谁想死了?你就是用绳子拖着走也比踩着油门快多了!”

    郝俊摸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放心好了,你刚才说15分钟内必须赶到的时候,我看了看时间,这才过了10分钟,你看这距离,3分钟内准到。”

    宝马男只安静了1分钟,接着又激动地抱怨道:“堵车久了下来透透气都能被人偷去钱包,多看两眼导航都能撞到你的破自行车,单腿蹦两步都能把手机压碎,我招谁惹谁了?点也太背了!这可是救我妹妹的唯一机会,要是真去晚了,”

    也不知道是刚才撞脑袋撞的还是急火攻心,宝马男竟然头一歪,一动也不动了!

    郝俊连忙提高嗓音喊了他两声,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就试探着用手指头戳了他两下。

    宝马男像是怕疼似的,身子一缩,眉头也皱了一下。

    郝俊放了点心,看来是昏过去了,既然还知道疼,应该没致命危险吧?

    但郝俊猛地紧张起来,救他妹妹的唯一机会?他妹妹不会是被绑架了吧?难怪他必须亲自过去见他们,这是要谈条件啊!

    郝俊下意识地想报警,但想想宝马男长得像个弱鸡似的都敢来,自己怕什么?而且万一搞错了还挺尴尬的,或许有别的原因呢。

    距离废弃的渔场不足百米了,郝俊一边神情紧张地仔细观察着,一边缓缓驶了进去,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发现。

    郝俊刚下车,就听到宝马男在咳嗽,急忙回身把他放平在驾驶座上,让他的头偏向一侧,保持呼吸道畅通。

    不过,郝俊有些担心宝马男一睡不醒,自己可就说不清楚了,赶紧给中心医院的老乡冯绍伦打了个电话。

    冯绍伦知道郝俊总把自己的自行车叫做宝马,一开始对所谓的宝马车祸不以为意,后来听说是别摸我那种,车主还昏迷了,立刻让一个见过郝俊的急救科医生前来,还通知了交警队的熟人。

    忽然!不远的浅海处很突兀地出现了一艘银光璀璨的双人摩托艇。

    刚收起手机的郝俊有些愕然,打电话的时候一直观察着周边的动静,竟然没注意摩托艇是从哪边过来的!

    两个身着黑色西装、白衬衣、黑领带的面容冷峻的大个子熄火上岸了。

    郝俊的心里有些忐忑,这突然出现的高大魁梧的黑衣人不会真的是绑匪吧?那可得少说话,万一说错话害了宝马男妹妹的性命可就麻烦了。

    两个黑衣人直接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下巴圆圆的黑衣人一伸手:“身份证。”

    郝俊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递了过去,忽然想到他们应该要宝马男的身份证吧?

    但两个黑衣人看了看身份证,又比对了郝俊和身份证上的相貌后,没有多说什么。

    圆下巴把口袋里插着的像是超市里扫码仪似的东西拿了出来,缓慢地扫过了身份证,比蜗牛滑行还慢。

    郝俊暗想这绑匪看上去还挺认真的,可你们不知道应该和什么人见面吗?而且,你们扫的为什么是身份证的背面?

    圆下巴把身份证还给了郝俊,把扫码仪的上盖打开,露出了大半个手掌大的屏幕。

    他把扫码仪伸到了郝俊的右臂前方,“指纹采集,请把右手五指平放到屏幕上面。”

    郝俊的嘴巴张了几下,最后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还是不要给宝马男惹祸吧,而且对方膀大腰圆的,和他们玩对抗太不明智了。反正等事了了的时候,自己也不会损失什么,绑匪不会看重自己这样的,也不至于脑子进水的把被绑架者的亲友信息卖个仨瓜俩枣钱。

    更何况,人家身为强势一方的绑匪,还很客气地说了个请字呢!就当给他们个面子好了。

    采集完了指纹,圆下巴又把手伸向了郝俊,“手机。”

    郝俊想想身份证还给自己了,手机也不可能不还吧?可能只是想看看有没有和警方的通话记录吧?

    郝俊掏出了手机,还随手解了锁,省得再麻烦。

    圆下巴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显然对郝俊的配合很满意。

    但他接过手机后没有点击查看任何内容,而是直接把手机的顶端插进了扫码仪上方的长方形孔里面。随后就看到扫码仪的蓝灯闪烁起来,大约一分钟后,蓝灯熄灭了,绿灯亮了起来。

    圆下巴把扫码仪的上盖合上,插到了口袋里,然后站到了郝俊的身边,指着一个手机上原先没有的图标告诉他:“这是刚刚给你安装的app的图标,星光闪烁时就是有新消息了,请及时查看。”

    郝俊有些骇然,他估计这款app可能是进行单独联系的软件,但对方没有操作过自己的手机,就把app安装了上去,也太黑科技了吧!

    郝俊仔细看了一下图标,背景是蓝色星空,中间是一个金色的大写的k。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了几下,消息提示音响了起来,屏幕上端却没有新消息滚动,郝俊这才注意到新图标的星光在闪烁。

    郝俊刚要点开查看,圆下巴摇了摇头,“不不不,我的话还没说完,你这样是打不开的。”

    圆下巴指了指另外两个原先没有的图标,一个是很有金属质感的机械齿轮,图标下面写着设置。另一个是小机器人,图标下面写着一键清理。

    圆下巴告诉郝俊,这是两个辅助图标,是用来识别指纹的预解锁,用右手的任何两个手指同时触摸这两个图标5秒钟后,接着用另一个手指触摸主图标,才能打开app查看消息。

    郝俊不由得咋舌,用不用这么麻烦?

    圆下巴看出了郝俊的心思,做了简要的解释。

    无论是谁,单独触摸这三个图标时,都不会有任何反应。但要防止有心人弄到郝俊的指模做尝试,所以才设定需要两个步骤、三个手指才能打开app。只要解锁的方法不泄露出去,谁会想到打开个app这么复杂?

    之所以采集了郝俊五个手指的指纹,是为了预防某个手指受伤影响操作。

    圆下巴表示还有其它事情,不在这里耽搁了。

    郝俊没想到绑匪的业务还这么忙,但今天获得的信息量有点少,觉得不能太稀里糊涂了,就壮着胆子问:“这就……完了?你们不再说点什么?”

    圆下巴指了指手机,“注意消息吧,到时候会有人给你做详细的介绍。记住,你是亿万人中的幸运儿!机会只有这一次,不会再眷顾同一个人!”

    两个黑衣人上了摩托艇,就在这时,狂风漫卷黄沙,等郝俊抬起头来,就发现黑衣人和摩托艇不见了!

    郝俊独自在风中凌乱,你们来无踪去无影的,是风一样的男人么?

    但郝俊随即疑惑起来,什么意思?我是亿万人中的幸运儿?好像我占了多大便宜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