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12章】职业的敏感
    凌晨四点多钟,是最容易犯困的时候,就连一直滔滔不绝吹嘘着自己如何神勇的关用也开始话少了。

    郝俊不得不佩服酸瓜粉和毛梗青的惊人效果,自己不但不饥不渴,而且精神头十足,这让他更加期待着交换人生俱乐部的下一次会员活动了。

    关用伸了个懒腰,走到了郝俊身边,“郝俊,你已经连续干了九个小时了,机检这边换我了,你去休息吧,等着下班就行了。”

    “不用了老关,你看我这两只眼睛,比外面的星星还亮呢,盯到下班也没事。而且整个后半夜过安检的还没有白天高峰的时候一个小时多,我根本没累着。”

    “郝俊,你不能因为昨天傍晚受了点刺激,就赌着气不吃不喝的光埋头工作,现在年纪轻轻的看不出来,等到了我这个岁数,什么病都就开始爆发了,那时候后悔就晚了。”

    郝俊笑了,“得了吧老关,你才三十一呢,才比我大几岁就觉得老了?我真的没事,你们四个轮着休息就行了。”

    “那可不行,虽然你是临时调的班,可我身为关羽关云长的七十代孙,又是安检二班的班长,可得一碗水端平了。想当初我们家先祖军纪严明,”

    郝俊站了起来,要不然关用就得把关云长的相关传闻一口气说上半个小时。

    安检班每班五个人,一个机检、两个手检、一个开包的。班长大多时候做机动,主要是站在安检机旁引导乘客。

    机检的虽然坐在那里,但需要在最多三四十秒内判断出通过安检机的是否有可疑物品,还真的是个累眼的活。特别是进站高峰的时候,一小时过七百件行李包裹是常事,乘客们放置的时候也不可能规规矩矩的,谁一直盯着显示器也得脑袋疼。

    手检是用手拿着手检仪进行感应检测,需要不停地起身、蹲下、弯腰,一个进站高峰下来,那腰酸、背痛、腿胀、胳膊乏的滋味想想就知道。

    守着安检桌开包的算是轻快的了,过安检机的平均四五十件才有一件需要开包检查的。不过有一些不方便从安检机里通过的也需要开包检查,但通常有一个客运执勤民警协助,所以不是很累。

    一般情况下,他们一个小时轮一下岗,连续工作三个小时就休息一个小时。

    但郝俊的精神头太足了,一小时手检、一小时开包、一小时机检后没有休息,紧接着又是一小时手检、一小时开包、一小时机检,然后又这样循环了三个小时,谁劝也不停下,其他人就多休息了一会儿。

    起初,关用他们都以为郝俊是因为受了点刺激想埋头工作,但总这样可不行,万一真的累趴下,还不得让其他人说闲话?

    二班的工作时间是晚上七点十五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十五,因为每三个小时就休息一个小时,实际上的工作时间是九个小时,郝俊已经连续工作了九个小时,怎么说也应该休息了,但不是下班。

    为了应付突然的进站高峰,安检员休息的那一个小时都不能离开太远,基本是随叫随到,所以休息时不是在休息室里躺着就是在外面聊天。

    关用铁了心的让郝俊去休息,郝俊也就不再坚持了,走出候车室呼吸点新鲜空气。

    凌晨的小风有点凉嗖嗖的,郝俊回更衣室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和备用的外套,往外走的时候闻着一位乘客刚冲的奶茶挺香的,也过去买了一杯,端到了候车室门外。

    东方微微泛白,满天的星光已经不那么耀眼了。

    郝俊忽然觉得,看着星空,吹着小风,喝着香喷喷的奶茶,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也是一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

    半个小时后,有一列快速列车途径本站,开始有乘客陆陆续续的进站了。

    两个皮肤泛黑的青年男女走上了台阶,男的提着一个拉杆箱,女的斜跨着一个布包。

    两个人从郝俊身边经过,走进候车室后微微停了一下。

    女的轻声说道:“差不多的安检机,察不烈,一定要放正、放平。”

    男的轻声回道:“放心吧,水弄帕,我会做的很完美。”

    职业的敏感让郝俊微微一震!

    差不多的安检机?一定要放正、放平?察不烈是什么意思?还有,什么水弄帕?代号?黑话?

    不管察不烈和水弄帕是什么鬼,那箱子肯定有问题!

    郝俊像散步似的,慢悠悠地喝着奶茶,从候车室门前晃荡了过去,眼睛的余光撒了进去。

    那个男的正把拉杆箱放到安检机的传送带上,不仅摆在了正中间,而且还放的特别小心。

    关用虽然是个老油条,但这种时候还真是聚精会神地盯着显示器。

    郝俊到了门的另一侧就紧接着晃荡了回来,继续用眼睛的余光注意着里面。

    那个男的已经从安检机的另一头把箱子提了起来,两个人不紧不慢地走进候车区坐下。

    郝俊的眉头微微一皱,真的没被发现什么?

    他要去安检机那边看看,想了想又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周围,朝一个保安跑了过去。

    到了跟前仔细一看,不认识。

    那保安先开了口,“兄弟,什么事?提前下班了?”

    郝俊又打量了他一眼,“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了!不就是昨天傍晚”

    郝俊连忙伸手制止,“昨天晚上那段黑历史就不要提了,你有没有关用的手机号?”

    “没有。哎,兄弟,你女朋友那功夫”

    郝俊再次制止了他,“老大,那不是我女朋友。你知不知道谁有关用的手机号?”

    “我们副队长有。哎,不是你女朋友?你怎么能把她叫来揍那俩混蛋?哦,我知道了,我听他们说,那女的和一个高个子美女在一起,好像那高个子美女能指挥动她。我靠,你的女朋友不会是那个高个子美女吧?难道那女侠只是”

    郝俊不得不佩服他的八卦思维,索性点了点头,“是她的保镖。现在你总该告诉我,你们副队长在哪里了吧?”

    那保安朝售票厅指了指,郝俊朝售票厅急步走去,听到那保安在后面嘀咕:“为什么不直接找关用要手机号?管他呢。哎——,过来过来,我告诉你啊,昨天晚上那女侠……”

    郝俊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那保安把不远处的一个小保安叫到了身边,八卦之火正在熊熊燃烧!

    郝俊不由得以手扶额,怎么哪儿哪儿都有这种人呢,想不出名都难!

    郝俊要来了关用的手机号,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拨打给他,告诉了他刚才的猜测。

    趁着进站的客流暂时断开,关用回放了一下图像,还是没发现任何问题。放大图像看了看也没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可疑。

    郝俊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他让关用不要声张,得十几分钟以后才开始检票,自己先进去偷听一会儿,并让关用告诉周围的自己人,不要和自己打招呼。

    郝俊从小商店里拿了本杂志,低头看着慢慢走,悄悄路过那对青年男女的身后,只听那女的轻声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紧张?只要过了临威,一切都就结束了,咱们就会有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男的轻声回道:“我不是紧张,只是有点条件反射控制不住。你说,他们四个肯定没事吗?要不要联系一下?”

    “沉住气,又不用你动手。这样吧,再等一会儿,通知检票的时候,我联系一下他们。如果联系不上,咱们就立刻出站。”

    郝俊的手微微发抖,列车谋杀案吗?

    他慢慢晃悠到了更衣室门前,确定那对青年男女没有特别注意他,立刻进更衣室换上了制服,还戴上了帽子,快步走到关用的身边,让他把那只可疑箱子的图像调出来研究研究。

    认认真真地看了大约三分钟,压低了嗓音讨论着什么东西最可疑,最后郝俊指着两只轮子的左右各两个圆点,和关用研究是否不正常。

    关用摸了摸下巴,“这应该是固定轮子的铆钉吧?”

    郝俊提醒他说:“还记得去年的那个被押走的退伍老兵吗?”

    “子弹!你是说子弹!”

    郝俊把刚才听到的话重复了一遍。

    关用虽然觉得这么重要的话,那两个人不可能旁若无人地说出来,即便是隐晦地悄悄说也不应该,但还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他在这里干了五六年,对于这种突发状况,当然清楚正确、安全的流程。

    十几分钟后,那对青年男女发现自己身处重重包围,根本就没有反抗或逃走的可能,知道事情败露了,直接举起了双手。

    他们的这一举动,等于是验证了关用、郝俊之前的推断,他们被直接带进了火车站派出所。

    然后就传出了让人目瞪口呆的消息,他们不是华人!虽然长得像黑一点的南疆少数民族,但持有的是华国南面的爪哇国护照,说的就像鸟语!根本无法沟通。

    派出所的人来找关用求证,关用疑惑地问郝俊,郝俊才猛然醒悟,这是交换人生俱乐部的福利!是那个被激活的语言听力理解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