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13章】俱乐部的福利这么牛逼
    然而,郝俊只能听得懂,不会写不会说,也等于是无法沟通。

    既然找出了八发子弹,那么郝俊听到的其它话极有可能是真的。

    火车站派出所的所长邢铁铮立刻上报墨岛铁路公安处。

    墨岛铁路公安处高度重视,就近调动能够参战的所有干警,分别控制住所有车厢进行排查,终于在火车开进临威市之前,捉住了另外四个同党,并缴获了两把带着消音器的手枪。

    由于感到事态严重,把嫌疑人带往墨岛铁路公安处的途中就开始了分别审讯等工作。

    但是,仓促间找到的翻译都心有余而力不足,所能确认的只是六个人真的是爪哇国人。但因为六个人说的都是方言土语,晦涩难懂,汉语也只会简单的词汇,而且都不怎么会写字,审讯几乎是无法进行。

    而且六个人持有的爪哇国护照都是假的,无法查实真正身份,也极难判断袭击目标。

    于是有人想到了第一个判断出案情的郝俊,建议把郝俊请到审讯现场。

    派出所所长邢铁铮亲自驾车,火车站站长邓昌鸣作陪,风驰电掣地赶到了墨岛铁路公安处。

    郝俊终于明白了,难怪那两个人敢说出那些话,因为专业的翻译也只能听懂百分之五!

    郝俊狂咽了一口唾沫,乖乖隆地咚!交换人生俱乐部的福利这么牛逼!这才只是被激活了语言听力理解功能!

    郝俊通过和翻译们的交流,确定察不烈和水弄帕应该是那两个人的真名字。

    公安处的领导们觉得,在郝俊的配合下,把这两个名字利用好有可能攻破他们的第一道防线。

    于是,郝俊临时抱佛脚地学了几句肯定用得着的爪哇语,穿上了警服,和公安处刑警支队的支队长倪辰北、一个专业翻译走进了审讯室。

    审讯椅上的水弄帕看上去非常平静,只是略显好奇地多看了郝俊一眼,因为前几次的审讯,她没有见过郝俊。

    郝俊在电脑前坐了下来,但他并不是做审讯记录,而是把水弄帕的话翻译并显示在电脑屏幕上,并即时传送到处长办公室的电脑显示屏上。

    果然不出大家所料,水弄帕能听得懂翻译的问话,但回答的内容不是避重就轻,就是让你云里雾里的捉摸不透。

    处长办公室里从来没挤过这么多人,除了相关领导,还有九个翻译和三个心理专家。

    他们一边收听着审讯现场的问答,一边把脑袋凑一起盯着显示屏上的字。

    墨岛市属于华国数得着的大城市,外籍人不少,翻译也不少,但精通爪哇语的屈指可数,而且面对晦涩难懂的方言土语,想不尴尬都不可能。

    这九个翻译和进入审讯室的那个翻译,算得上是墨岛找得到的爪哇语的精通者了,让他们直接翻译水弄帕的话,那是难上加难,但还有点资格推敲郝俊翻译的是否准确。

    大约十五分钟后,审讯暂停了几分钟,这是提前商量好的,因为郝俊不是专业的录入员,一直快速打字的话,非抽筋不可。

    郝俊、倪辰北、翻译压低嗓音讨论着案情,处长办公室里已经讨论的热火朝天了。

    按照那九个翻译的推敲,郝俊的翻译正确率大约在七成!

    要是交换人生俱乐部的医务中心主任李济川听到这话,非打乱这些二把刀翻译的dna不可!什么大约在七成?是绝对正确好吗?就你们那点翻译水平,也好意思评判俱乐部的语言版本?

    当然,李济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翻译们的话还是有点分量的。

    在场的人也都考虑到,翻译们不确认的那三成很可能是他们一点儿翻译的希望也没有,并非郝俊翻译错误,毕竟他们之前互相承认的翻译结果只有百分之五!

    那么,郝俊之前听到的那六个爪哇国的人准备在车上动手杀人的事应该是板上钉钉了!绝不是乘车赶往某个目的地!

    墨岛铁路公安处的处长符作斌激动地冲着邓昌鸣一竖大拇哥,“老邓,避免了重大事故!你们站的安检员首功一件啊!”

    其他领导也激动万分,涉外案件,还是六个杀手分工合作,绝对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邓昌鸣表面上说着居功不自傲的客气话,心中却一阵阵后怕,幸亏郝俊能听懂爪哇国的方言土语,要不然火车上枪一响,一路追查下责任来,整个站都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的时间有些紧张,符作斌让大家迅速表态是否按照原计划进行。

    考虑到水弄帕是块硬骨头,有一定的反侦查经验,大家都对原计划能否收效持怀疑态度,毕竟郝俊只是一个安检员,没有审讯方面的经验,万一失败,接下来的审讯可能更加困难。

    倪辰北的蓝牙耳机一直和符作斌的手机保持畅通,符作斌决定再问一下郝俊有多大把握。

    倪辰北轻声向郝俊转述了符作斌的意思。

    郝俊一直在观察着水弄帕的反应,确信可以成功。

    他把手放到了键盘上,敲出了十八个字:“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赶鸭子上架,扮一回影帝。”

    盯着电脑显示屏的倪辰北强忍住笑意,处长办公室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符作斌指了一下邓昌鸣,“老邓啊,这郝俊还蛮有意思的,人才啊!你可得着宝了!等一下把水弄帕和察不烈拿下了,我得好好表扬表扬他,陪他吃个午饭。”

    邢铁铮笑道:“符处,你也太小气了,就是口头表扬加一顿午饭?”

    “你放心吧,这事不可能在我这儿捂着,我这里该有的一样少不了!只多不少!上头也绝不会只下点毛毛雨,这绝对比抓个通缉犯影响大多了!你们车站派出所先抓到了两个,功劳也不小!”

    符作斌通知倪辰北,照原计划进行。

    审讯室里,水弄帕看着倪辰北回答问题的间隙,郝俊的左手避开倪辰北的目光,杵了一下翻译,翻译扭头看郝俊的时候,郝俊对着他做了个手势。

    随后,翻译悄悄地摸出手机,垂在了桌边,操作了几下就把手机收了起来。

    当然,水弄帕看得到这一切,因为这就是做给她看的。

    五分钟后,外面的楼道里传来了吵闹声,不一会儿有一个警官推开了门,“倪支队,这事儿得你来处理一下。”

    倪辰北起身跟着出去了。

    郝俊站了起来,让翻译去门口盯着。

    翻译立刻站起身来,拉开门把脑袋伸到了门外头。

    郝俊快步走到一头雾水的水弄帕面前,用爪哇语和她说:“水弄帕,你做的很好,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不要说,再坚持三天,会想办法把你引渡回国的。”

    水弄帕上下打量着郝俊,“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郝俊指了门外,“外面的事情是我搞出来的,但不会耽搁太久,所以没时间说废话。我是谁你没有权力知道,我只是来让你的心安稳些,你们五个只要被引渡回爪哇,就会有办法让你们五个重获自由。”

    郝俊特别强调了两次“五个”,果然水弄帕疑惑了:“五个?为什么是五个?”

    “因为察不烈快要熬不住了,我必须让他永远闭嘴!”

    郝俊横起食指,做了个割喉的动作,然后转身朝审讯桌走去。

    水弄帕急了,“不!是我把察不烈带出来的,我怎么向甲邑交代?还有深爱着察不烈的阮茨!”

    郝俊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快步走向了门口,因为接下来必须询问甲邑是谁,但他不确定甲邑是他们的上级还是察不烈的亲友,不确定怎么询问才不会引起怀疑,必须装做向门外探看,与躲在门外的倪辰北悄悄商量一下,然后在转身往回走的时候,翻译会通过蓝牙耳机教给他怎么用爪哇语说。

    然而,水弄帕以为郝俊要离开这里,察不烈就没有活命的机会了,她真的着急了,几乎是喊出来的:“求你了!甲邑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我不能把他的弟弟留在这里!”

    郝俊心中一轻,原来甲邑是察不烈的哥哥!

    郝俊转过身来,又冲着门外指了指,竖起食指做了个嘘的手势,“轻点声。”

    他的心里已经乐开了花,看现在水弄帕的精神状态,绝对是问什么说什么!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啪”的一声,紧接着传来一声:“倪支队好!”

    好像是谁在脚跟并拢,给倪辰北立正敬礼。

    水弄帕瞪大眼睛盯着门口,突然意识到上当了,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声:“天哪!我都说了什么!你到底是谁?”

    郝俊知道演不下去了,无奈的向门口走去,“倪支队,功亏一篑了。”

    门外的倪辰北一听,立刻猜到水弄帕为什么吼叫了,他也怒不可遏地吼了起来:“混蛋!你打什么敬礼?看不出我是潜伏在这里吗?你想干什么?”

    “倪、倪、倪支队,我只是想、想去上厕所。”

    “憋着!哪儿也不许去!马上回去关禁闭,天黑前不准出房间!等待处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