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17章】星河休闲会所
    既然双方有了交换意向,自然是越说越热乎。

    杨啸河向郝俊讲解着习武心得,虽然他会把这些记忆全部复制给郝俊,但翻阅记忆,哪有活灵活现的讲解容易让人接受?

    更何况,记忆和理解是不同的概念,郝俊能得到这样的高手言传,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郝俊为了充分调动杨啸河的情绪,就把安检过程中的尴尬和笑话讲给他听,把他逗得前仰后合,没想到小小的安检员岗位,会有这么多趣事。

    整个大厅里的会员都被杨啸河爽朗的笑声震惊了,也对郝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千爱纱更是掩饰不住好奇,这个郝俊还真是个有本事的,竟然能让萎靡了这么久的杨啸河开怀大笑,难怪上头让特别关注他。看来还得和他关系熟络些才好,等以后他升到了二楼、三楼、四楼甚至五楼,至少也算是自己人。

    让杨啸河想不到的是,郝俊还有电子方面的天赋,这可真是意外之喜,想想以后什么电视机、电冰箱、空调、洗衣机、电脑、电风扇、剃须刀、手机,什么坏了都能自己修,再也不用焦急地等待了,杨啸河也觉得赚到了!

    今天郝俊与其他人一共交流了不到半个小时,却与杨啸河聊了九个半小时!

    郝俊憧憬着成为武林高手的拉风画面,杨啸河一扫两个月来的萎靡。

    按照惯例,接下来的五个小时,会员们可以在娱乐中心健身、锻炼、娱乐等等,但郝俊和杨啸河谈兴不减,很快就度过了五个小时。

    六楼的交易大厅开放了,会员们纷纷乘坐电梯上去了,郝俊和杨啸河依然坐在那里说个没完,杨啸河还叫了好几样小吃边吃边聊。

    五个小时后,会员们纷纷返回,郝俊和杨啸河还在笑容满面地畅谈着。

    到了自由活动的时间了,会员们可以走到室外。

    自由活动不是每次都有,每三次聚会才有一次,几乎没人愿意留在室内,这个机会郝俊更不能放过,上一次来来回回的连外面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杨啸河想把好人做到底,在室内已经言传了,应该在室外身教了。

    会员们的服装有一些不适合当前的时空,可以在娱乐中心的更衣室选择感兴趣的进行换装,这只算是临时借用,等于是俱乐部的福利。

    郝俊没想到外面一片昏暗,一问才知道,现在是凌晨五点,而且多云,看什么都不是很真切,索性先认认真真地接受杨啸河的身教。

    三个小时后,郝俊表示有些吃不消了。

    远远注视着郝俊的千爱纱,没想到郝俊这么刻苦,就连星河特饮的缓释能量都满足不了他的需要了,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

    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了,杨啸河近两个月来的心情,难得像今天这么放松。既然郝俊有些吃不消了,他就走到湖边的草地躺下了,在花香中沐浴着从乌云中射出的阳光。

    郝俊开始打量交换人生俱乐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楼大厦,一座真正的高楼大厦!

    十一层不算高,但十一层高达60多米的建筑就不多了。

    郝俊所处的位置在高楼的东南方向,他按照大门的宽度,估算了一下高楼的边长,竟然长达900米!

    七楼往里缩了一圈,估计边长700多米。

    八、九、十楼的边长又缩了一圈,在500米到600米之间。

    十一楼的边长又缩了一圈,在300米到400米之间。

    郝俊环视着周围,发现这是个庞大的高层别墅区,周围都是4到10层、边长不超过200米、高度不超过30米的别墅,唯有这座俱乐部的高楼鹤立鸡群,是被三百多栋别墅众星捧月一般的巨无霸!

    巨无霸的二楼到五楼,悬挂着巨大的招牌,以天蓝色的星河做背景,上面镶嵌着六个金色大字:星河休闲会所。

    星河休闲会所,是交换人生俱乐部在这个时空对外的称呼,因为交换人生这几个字,不适合出现在公众面前。

    星河休闲会所的周围是花坛、草坪、凉亭,正南面的草坪、凉亭之外,是面积不小的人造湖,长达700多米米,宽度大约200米,湖边还停着几艘小船。

    会员的自由活动范围是有等级限制的,郝俊是铁卡会员,最多只能在星河休闲会所外围的两条路内活动,还只能在大楼的南侧。

    他正在感叹从外面观赏星河娱乐会所的壮观时,忽然闻到了美食的香气。

    他的鼻子定住了香气的方向,展目望去。

    一个穿着花体恤、花短裤的小个子老头,正在一栋三层别墅前烹茶,他不停地从周围采摘花瓣丢到煮沸的茶水里,弥漫出一阵阵香气。

    老头觉得差不多了,就把茶壶提到了一个石桌上,倒出了半杯,吸溜着喝了下去,露出陶醉的神态。然后从石桌上的盘子里捏起了一块小点心,丢到嘴里咀嚼着。

    他刚要坐下,看到了郝俊,伸手招了招,“来来来,小伙子,陪老头子说说话,老头子请你喝花茶、吃花饼,尝尝老头子的手艺怎么样。”

    郝俊刚才的运动量有些大,见他又吃又喝的,还真觉得肚子里发空。

    俱乐部不限制会员和本地人接触,既然老头主动邀请,而且看他的样子肯定是个健谈的人,郝俊正好想了解一下周边的情形,就迈步走了过去。

    老头指了一下旁边的竹凳,“喝花茶、吃花饼,得坐着才有味道。我叫乔坤,你叫啥名?”

    郝俊先提起茶壶给乔坤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前面的茶碗倒上了,才坐在了竹凳上,“大爷,我叫郝俊,打扰您了哈。”

    “打什么扰啊,女儿、女婿整天忙着什么事业,这么大个宅子一到白天就我一个人,巴不得有人陪老头子说说话呢。”

    “大爷,有自己的事业忙着还好,总比像我这样挣死工资好多了。”

    “嘁!挣死工资?老头子在这里住了好些年了,哪个别墅的人不认识?别以为老头子看不出你是星河休闲会所的,还挣死工资!我女婿是本地数得着的大老板,都没有资格进去!”

    郝俊有些尴尬,竟然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