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18章】老顽童乔坤
    郝俊连忙解释说:“大爷,我真的是挣死工资的,只不过我是高管,工资比普通人多几个零就是了。”

    “嘿嘿,这还差不多,别以为老头子好糊弄。来来来,喝花茶,吃花饼。”

    郝俊暗道:“这大爷怎么和小孩似的,翻脸快,好的更快。”

    乔坤不纠缠,郝俊更想着把这事略过去,就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吃的上了。

    这些花饼还真是好吃,把各种颜色鲜艳的花瓣和花蕊恰到好处地糅合在里面,先带来视觉的享受,闻起来清香宜人,吃起来酥脆可口,回味醇和。

    花茶也别具风味,喝一口下去,心旷神怡,七窍溢香。

    乔坤的茶具则充满了复古意味,老式的包锡镶金茶壶,没有把手的茶碗,装花饼的是一个大银盘子,再加上石桌,竹凳,在这花丛之中还真有点返璞归真的感觉。

    唯一不搭调的,就是乔坤本人了,花体恤、花短裤、人字拖,脖子上挂着一颗熠熠生辉的大钻石,手腕子上戴着一串满绿翡翠珠子,感觉和那暴发户似的。

    两个人聊完了吃的,自然就得聊聊这里的环境了。

    让郝俊没想到的是,这个别墅区竟然有五十多年了!

    他不得不感叹建筑材料的牛逼之处,竟然看不出陈旧衰败的迹象,而且整体环境非常的优美整洁,就像是刚开盘的小区一样。

    郝俊装作漫不经心地、有意无意地、旁敲侧击地询问着与星河休闲会所沾点边的话题。

    十几分钟后,乔坤突然指着旁边的一束牵牛花似的大花朵喊道:“快快快,开了开了,把它们的花蕊都揪下来,扔到茶壶里面。”

    郝俊见他急切,连忙起身,把六朵花的花蕊都揪了下来,浸到了茶壶里。

    乔坤一边摇晃着茶壶,一边喜滋滋的说:“花瓣什么的,太阳出来露水一消的那一刻,烹茶最好。花蕊是刚开的那一刻,风味最佳。”

    乔坤示意郝俊把碗中茶喝光,给他倒了一碗加了花蕊的茶。

    郝俊一喝,嘴里多了一种淡淡的蜜香,整体口感提升了不少。

    两个人继续聊了起来。

    刚过了十几分钟,乔坤突然停下了话头,过去拨弄炉火了,郝俊也只好住了嘴。

    但郝俊觉得不太对劲,连续两次都有点故意中断谈话的意思。

    乔坤不动声色地坐了回来,看了一眼郝俊,“怎么着,觉出不对劲来了?还不是你们休闲会所瞎折腾,就像有被迫害妄想症似的,总怕我们这些外人伤到了你们这些会员,时不时地侦测一下。老头子最烦被人家偷窥了,幸好我们老乔家有感应被窥探的天赋,要不然得有多少私人隐秘被你们休闲会所窥探了去?”

    郝俊心中一动,“你是说,刚才你过去拨弄炉火和让我摘花蕊,都是因为休闲会所的人侦测到了这边?但你可以感应的到?”

    “对呀!看你的意思,也想有这天赋是吧?别做梦了,天赋是与生俱来的,你学不去。”

    郝俊心中暗乐,那可不一定,既然知道有这种天赋存在,以后留心一下,肯定有交换到手的可能,以后谁在偷窥偷拍自己,第一时间就能被发现。

    乔坤气哼哼地说:“要不是因为这里环境不错,还除了电费什么都不收,老头子才不爱别别扭扭地在这里住呢。”

    “什么?除了电费什么都不收?”

    “别墅区的物业、保安、健身房、游乐场、卫生所、大型超市什么什么的,都是星河休闲会所的人在管理。你们星河休闲会所不差钱,只要求维护好整体环境,每个别墅周围都得建的像个花园似的,然后水费、物业费、卫生费全免,健身房、游乐场、卫生所什么的也全免费,只有去超市买东西才花钱。”

    郝俊不由得咋舌,三百多栋别墅,别的不说,五十多年的物业费也是天文数字了!

    郝俊好奇地问:“如果有人不好好维护环境呢?”

    “只警告一次,警告无效的,马上结算从入住开始的水费、物业费、卫生费、健身费、游乐费、诊疗费、药费等等,再按照购买别墅后的使用年限折算别墅的价格,一次性结清,强行驱逐!我女婿这栋别墅,就是原主人被驱逐后,他才买到手的。”

    郝俊暗叫一声霸气呀!

    俱乐部太霸气了!背景得多大,才敢这么霸气!

    乔坤喝了一口茶,语气和缓了些,“其实你们休闲会所最近这些年和气了不少,听说刚开始那些年,只要有和你们聊天的,都得像审犯人那样问个清楚明白。我才来那年,就因为和你们一个会员多说了些话,被问了一两个小时,还用仪器搜索我的记忆,简直就是刺探*嘛!幸好我们老乔家有秘法隐藏自己的记忆,要不然,像我老头子这么好面子的人,如果最私密的事都被人知道了,怎么好意思还住在这里嘛!”

    郝俊又是心中一动,“大爷,你有秘法隐藏自己的记忆?我们会所的人用仪器都搜索不到?”

    乔坤得意洋洋地晃着脑袋,“那当然!而且这不是天赋,可以教给你怎么做。不过,你得和我换。”

    “换?用什么东西可以换?”

    “嘿嘿,实话告诉你,老头子一直想知道你们在会所里面玩什么,只要你告诉我,我就教给你怎么做。”

    郝俊挠了挠头,“大爷,恐怕不行,我们不能随便和别人谈会所里面的事情。”

    “不可能什么都不让谈吧,你说一点点就行,老头子整天看着这座大楼,就是不知道你们在里面干什么,心里老痒痒了知道吗?”

    郝俊一直担心李济川发现自己冒名顶替的秘密,真的很需要这个隐藏记忆的秘法,但俱乐部的规矩大着呢,决不能为了得到这个秘法而泄露内部情况,那绝对是得不偿失!

    乔坤看出了郝俊的纠结,不紧不慢地说道:“这样吧,老头子先把秘法教给你,你要是感觉值得呢,就说一点里面好玩的事儿给我听,感觉不值得的话,把这事忘了就行。”

    “大爷,实话实说,我可能什么都不好告诉你,咱们换点别的吧。”

    乔坤晃了晃脖子上挂着的大钻石,“你以为我的秘法是大白菜?你随身带着比这玩意儿值钱的东西,我就和你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