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24章】她就是干那个的!
    郝俊走进了一个小区的菜市场,向东北角的摊位走去,因为那边大多是菜农和养殖户,价格相对便宜些,质量上也放心一些。而且花着杨啸河的钱,不好太大方了。

    郝俊买了些芦笋、苦瓜、茄子之后,看到一个摊位上的黄瓜卖相不错,刚要问问价钱,摊主先开了口:“杨师傅,有日子没看见你了。”

    郝俊抬起头来,见是一个年轻的农妇,但没有什么印象,就礼貌地笑了笑,“我不怎么逛市场,一次就买好多天的。”

    年轻农妇没有多说什么,也只是笑了笑,利索地帮郝俊挑了七根黄瓜,“杨师傅,这几根够吗?”

    “再多拿几根吧,夏天天热,这玩意儿生吃败火。”

    年轻农妇又给挑了八根,过了秤之后,又帮郝俊选了其它几样蔬菜,数量都不少,一一过秤后,放在了郝俊面前。

    “杨师傅还想要什么菜?我帮你买过来。”

    郝俊微微一愣,在菜市场里买菜也有帮忙跑腿的?

    年轻农妇捋了一把垂在额前的头发,“有些人嘴欠,杨师傅不用理他们,你需要什么菜,我帮你买过来,你就不用和他们打交道了。”

    郝俊明白了,这肯定是不相信自己潜规则女学员的,看来杨啸河还是有些人缘的。

    郝俊掏出了钱,“谢谢你了,我自己买就行了,戴着有色眼镜看我的,我也用不着凑上去送钱。你算一下,这些菜一共多少钱。”

    “三十。”

    “三十?你算错了吧?这些菜怎么着也得四五十吧?”

    “没错,杨师傅,我给你算的是批发价,菜贩子上我们家地头上,也是这个价,我有得赚。”

    郝俊有心客气两句,觉得有些多余,就很干脆地付了钱,诚挚地说了声:“多谢了!”

    年轻农妇微微一笑,用嘴朝熟食摊位那边努了一下,“想买熟食的话,去那个胖胖的阿姨那儿买。前几天有两个人说着你不好听的闲话过去买猪头肉的时候,她直接黑下来脸来不卖。”

    郝俊顺着她努嘴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一个胖胖的阿姨在那里招揽生意,但杨啸河的记忆里真的没有这个人。

    郝俊觉得有些蹊跷,因为杨啸河的形象算不得帅气,郝俊不认为杨啸河是胖阿姨的梦中情人,一个不认不识的胖阿姨,为什么这么维护杨啸河?竟然豁出去连东西都可以不卖?和钱有仇啊?

    反正也要买些肉食,郝俊就走了过去,顺便了解一下有什么隐情。

    让郝俊想不到的是,胖阿姨并没认出他来,像是对待普通顾客一样介绍着自己的商品。

    郝俊不由得愣住了,什么情况?还以为只是杨啸河的记忆里没有印象,却原来对方也不认识杨啸河!

    郝俊这么一愣神,胖阿姨觉察到不对劲了,肉乎乎的手掌拍打了几下柜台,“哎哎哎,小伙子,买东西就麻溜儿的买,别盯着我这张老脸直愣愣地看好吧?我又不是能当饭看饱了的小姑娘!”

    郝俊尴尬了起来。

    杨啸河今年三十四岁,胖阿姨看样子得有六十了,叫杨啸河一声小伙子挺正常的,郝俊也就直接开口叫阿姨了。

    “阿姨,你不认识我?我是杨啸河。听说前几天有两个人说着我不好听的闲话过来买猪头肉的时候,你直接黑下来脸来不卖。可我也觉得不认识你啊?所以,有些好奇,你别见怪啊。”

    胖阿姨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嗓门也忽的一下拔高了:“你是杨啸河?潜规则桓惜筠的那个?对对对,仔细一看,你还真和电视上挺像的!”

    郝俊不由得脸一黑,你要不要这么大声音啊?小半个菜市场的人都把脸扭这边来了!

    胖阿姨的声音更大了:“我呸!”

    郝俊的脸更黑了,这剧情不对呀!要不要拔腿开溜啊?

    胖阿姨双目圆瞪,“桓惜筠不就是个卖肉的吗?你潜她,她还不麻溜儿的往上贴?”

    郝俊觉得画风突变,一时难以适应,过了一小会儿才问道:“阿姨,她不是个驻唱歌手吗?怎么改卖肉了,是因为上次的……不对!你是说,她是干那个的?”

    胖阿姨连连点头,还用双手在自己的前胸兜了一下,“对对对,她就是干那个的!”

    郝俊一撇嘴,你老人家就别比划了!

    胖阿姨身子往旁边一让,“杨师傅,你进来坐,我和你慢慢说。”

    郝俊也不想站在众目睽睽之下,连忙进了她的小店。

    在三个月前,胖阿姨的一个邻居来找她,责怪胖阿姨的儿子把自己的儿子带坏了,竟然去东御王朝花大价钱找女人。

    东御王朝是通林市最大的娱乐场所,都知道里面有乌七八糟的事,但每一次公安部门的突击检查和统一的扫黄打非都无功而返。

    据说是因为东御王朝的背景很深,而且上头有人,当地的公安系统里也有人,一有行动就会提前得到通知早做准备。如果事发突然没来得及,只要是可抓可不抓的,上头来一个电话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就因为这样,有些找乐子的宁肯多花些钱去东御王朝找女人,也不想冒着被抓的危险去其它风月场所。

    东御王朝为了吸引更多的贵客,姿色一般的女子一个也没有,而且还有专门培训的,可以说,只要客人提出来的要求,没有他们满足不了的。

    胖阿姨的儿子和她邻居的儿子不知道怎么会心血来潮,就去东御王朝潇洒走一回,结果被迷的神魂颠倒,一发而不可收,最多的一个月,竟然去了三次!

    胖阿姨邻居的儿子只是个普通工人,东御王朝的消费远不是他所能承受的,很快自己的小金库就见底了,于是就偷偷地拿着和媳妇共存的银行卡提钱消费,却又没办法堵住漏洞,两个月后被媳妇发现了,她媳妇尾随后才确定是去东御王朝潇洒去了。

    毫无悬念地,家庭战争爆发了,摔盘子砸碗就成了常态。

    终于,胖阿姨邻居的儿子在一次醉酒后,说出了去消费的主要对象叫小惜,是和皇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公子哥睡过觉的女人,所以她邻居的儿子每一次睡她,都幻想着自己也是挥金如土、豪气风发的公子哥,陷进去难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