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25章】我什么时候杀过人
    胖阿姨邻居儿子的手机成了她儿媳妇向老两口告状的“呈堂证供”,因为里面很隐秘的藏了两张和小惜的亲密照片。

    胖阿姨的邻居把手机作为证据拿来给胖阿姨看,让胖阿姨约束好自己的儿子。

    从此后,几十年的老邻居形同路人,胖阿姨的儿子受不了唠叨,收拾收拾去南方打工了。

    胖阿姨牢牢地记住了小惜那张媚艳的锥子脸,她不敢去东御王朝闹事,但要是在外面看到小惜,决不能让她好过!

    时隔一个月,杨啸河潜规则桓惜筠的事被媒体曝光了,虽然桓惜筠的上半个脸被打了马赛克,但胖阿姨还是认了出来,就是那个让自己和邻居交恶的小惜!

    因为知道了桓惜筠是什么人,所以胖阿姨不相信她会拼死抗拒杨啸河的潜规则,她要是真被杨啸河潜了,以后有点什么棘手的事还用发愁吗?

    其实胖阿姨那天黑下来脸来不卖猪头肉,还真的不是为杨啸河打抱不平,主要是联想到因为桓惜筠的原因,致使自己和几十年的老邻居交恶,间接地让自己的儿子远走他乡,而且认定了桓惜筠是在害杨啸河,对桓惜筠的恼怒更甚了。

    她不敢惹也惹不起桓惜筠背靠着的东御王朝,但对胡乱议论这件事的人非常反感,以至于当场发了火。

    郝俊听明白了前因后果,深吸了一口气,今天的信息量有些大呀!好像还挺复杂的!

    杨啸河曾经和郝俊说过,事发后有一些朋友大张旗鼓地想帮他找出真相,但始终无法找到对自己有利的证据,只好偃旗息鼓了,才使得舆论一边倒的站在了桓惜筠的那边。

    郝俊有些疑惑,桓惜筠既然在东御王朝卖肉,应该有不少人认识她,为什么没有任何人指出这一点?

    他转而一想就明白了,谁指出这一点,就等于承认自己在东御王朝的女人身上潇洒过!

    杨啸河事发后就觉得桓惜筠可能是受人指使,现在郝俊更加确认这一点了,因为一个做那种生意的女子,不太可能和洁身自好、崇尚武德的杨啸河有前仇。

    为了谢谢胖阿姨提供的线索,郝俊买了她一大堆烤鸭、烧鹅、猪耳朵、酱牛肉、蹄皮冻。

    东西再多的话,郝俊就不好拿了,然后去买了两大包馒头就打的回到了杨啸河的小院。

    郝俊把能塞冰箱的都塞了进去,提前吃了中午饭,稍一休息,就开始了新的演练。

    杨啸河的父亲是太极拳名家,三舅是形意拳传人,他自己从小习武,集众家所长,有了自己的独到之处。

    太极拳和形意拳在蹿蹦跳跃上稍显不足,杨啸河在这上面下了大力气研究,加上扎实的武功底子,把蹿蹦跳跃的武技和太极拳、形意拳有机结合到了一起,威力倍增……

    第三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让酷暑消了几分,但潮湿甚至泥泞的院子里不适合继续演练了。

    郝俊觉得这院子里的排水有问题,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内裤整理起院子来。

    正干得起劲的时候,有人在门外喊他:“杨教练,我是社区的小翟,有事找你,请开一下门。”

    郝俊回了一句“稍等”,拧开了自来水,刚把胳膊和腿上的泥水冲干净,门外又喊了起来:“杨教练,几句话的事,你开一下门,我说完了就走。”

    郝俊一边冲着脚上的拖鞋,一边回答:“几句话的事直接说就行了,还得拿钥匙开门怪麻烦的”。

    “主要是有点东西得让你看看,你赶紧开一下门吧。”

    “你还得稍等一下,我现在不方便见客。”

    郝俊拧死了自来水,正要去屋里套上衣服,只听得“呼嗵”一声!

    他连忙回头一看,院门已经飞到了院子里,呼啦啦冲进了六个全副武装的特警,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郝俊脑子里轰的一声!

    紧接着又走进了几个警察,为首的是二级警督,郝俊觉得事情大条了!

    二级警督掏出证件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叫叶敬威,是通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大队的大队长,这是游芷茜。”

    叶敬威指了一下身边的女警。

    游芷茜瞪了一眼郝俊,厌恶地吐出两个字来:“流氓!”

    郝俊被气笑了,他当然知道是因为自己只穿了一条内裤的缘故,“游警官,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们突然闯进了我的家里,凭什么嫌我穿的少?”

    “你迟迟不开门,当然要闯进来了,还等着你毁灭证据吗?老实交代,刚才在冲刷什么东西?”

    游芷茜出言不逊,郝俊也收起了笑容,“院子里有积水,疏通整理一下也违法吗?”

    “疏通整理?恐怕是想冲洗掉从江边带回来的泥沙吧?”

    游芷茜一边说,一边查看着周围。

    郝俊意识到江边发生了什么事把自己牵连进去了,正要细问,叶敬威抖开了一张纸,展示在郝俊面前。

    逮捕证!

    郝俊一下子懵了!

    叶敬威照本宣科地念了起来。

    等郝俊回过神来,听到了让他心惊肉跳的一段话:“经通林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兹派我局侦查人员叶敬威、游芷茜对涉嫌故意杀人罪的杨啸河执行逮捕,送通林市看守所羁押。”

    郝俊又懵了!故意杀人?

    直到叶敬威不停地催促他签字时,他才再次回过神来。

    但这个字,他是绝对不会签的!

    游芷茜冷笑道:“杨啸河,别以为你不签字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郝俊也冷笑道:“游警官,家可以乱闯,罪名不可以乱安,我什么时候杀过人了?杀的是谁?人证在哪儿?可有物证?”

    “你杀的是桓惜筠!没想到你心肠如此狠毒,潜规则不成,竟然恼羞成怒、丧心病狂!”

    “谁?桓惜筠?我已经两个多月没看见她了!”

    “吵吵什么?先签字!”

    那六个全副武装的特警,故意哗啦哗啦地配合着游芷茜出点动静,威慑郝俊。

    郝俊看着黑洞洞的枪口都瞄着自己,不敢尝试能不能全身而退,如果身份证就在手里,或许还有那个可能,但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