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26章】不要抱侥幸心理了
    郝俊身份证的背面空白处,安装了通常情况下隐形的直滑求助模块,只要在传送坐标区开启,10秒钟之内就会传送回交换人生俱乐部的医务中心。

    紧急使用时,坐标可以不要求那么精准,相差个一两公里也往往可以达成目的,虽然有出现意外的可能,但总比深陷险境甚至失去生命要好得多。

    杨啸河租的这个小院,距离动物园外面的小树林也就是传送坐标区还不到两公里,当时杨啸河并不是考虑紧急使用,只是为了往返俱乐部方便一些。

    但现在郝俊打算冒险一试,在他冲进屋里之后,这些人不可能直接冲进去,总得警告、劝告、设计最佳突击方案什么的,10秒钟之内是绝对不可能冲进去的。

    他只要进了屋里,最多两秒钟,就能摸出钱包掏出身份证,然后开启直滑求助模块,最多10秒钟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等到这些人进屋之后只能大眼瞪小眼,瞪个干瞪眼!

    他面临的问题是,距离门口差不多18米,1秒钟之内绝对进不了门。

    只要他一动,身法再怎么迅捷,1秒钟之内至少身中两枪,如果没被打中要害,俱乐部肯定有办法救治他。

    万一打中了要害,没法开启直滑求助模块,即便没有当场死亡,以后也永远不会有类似的逃生机会。

    郝俊脑海里电光石火地紧急运行了好几个方案,都因为特警的枪口覆盖问题,不得不放弃。

    郝俊决定先老实一点儿,慢慢找机会。

    游芷茜是个刁蛮的家伙,郝俊不想和她打交道,目光转向了叶敬威,“叶大队,你可以大致描述一下案情吗?我真的是无辜的。”

    叶敬威略微犹豫了一下,“按照程序走的话……不过,我一直敬重你为国争光,赢得了武风之巅的三连冠,我就破一次例吧,你就不要抱侥幸心理了,大雨不会冲走所有的证据,也不会掩盖所有的罪行。”

    今天凌晨四点半,桓惜筠唱完了最后一首歌,因为雨比较大,打出租的人比较多,她等了十几分钟打不着出租车,又想赶紧避开纠缠她的阔少,只好骑着电动车回家。

    她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在途经一个路口的时候,下意识地往后面看了一眼,才知道刚才不是错觉,是有人在追她!

    于是她就加快了速度,但那人的速度很快,她根本就甩不掉,幸亏前面一拐弯有一个五岔路口,她趁着后面的人还有一定的距离,飞速冲进了一个较短的路口,再次拐弯后,停车打电话报警。

    但因为看到追她的人上来了,只好挂断电话逃走。

    出警的110人员赶到现场的时候,一个人影都没有了,在周围搜寻了五六分钟也毫无线索,接警人员也无法接通她的电话。

    就在这时,桓惜筠主动拨打了第二个报警电话,刚说已经确定了追她的人是谁,又挂断电话匆匆逃走。

    听到这里,郝俊眉头一挑,“不会是我吧?”

    叶敬威点点头,继续往下说。

    出警人员赶到新的报警地点时,还是一个人影都没看到,只能朝着可能的方向追了下去,并呼叫了警力支援。

    五分钟之后,接警人员联络上了桓惜筠,她已经到了江边,但杨啸河依然紧追不舍,有把她置之于死地的感觉。

    出警人员赶到江边的时候,依然是一个人影都没有,电动车也不见踪影,但江边的树上,挂着一件女式雨披。

    其中一辆警车上的出警人员在江边搜寻,另外两辆警车上的出警人员在周边街道搜索,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毫无收获。

    事情反馈到局里,更多的干警加入了搜寻查找的工作,也在桓惜筠的暂住地和杨啸河的暂住地周边展开了工作。

    因为昨天晚上有大雨,为避免水漫洪溢,防汛部门昨天就已经下了通知,今天早上五点开闸放水。

    所以停雨之后,有不少人去江边捞库区冲下来的鱼,有人在桓惜筠最后一次报警的下游区域,发现了她的尸体。

    技侦大队采集了案件所涉及的相关区域的监控文件,并进行了案发涉及时间段的截取。

    虽然案发的过程没有被完整记录下来,但基本上可以串接起来。只不过由于雨势太大,监控效果受影响,但还可以通过一些特征辨认得出来,骑电动车的是桓惜筠,在后面追赶的是杨啸河。

    更重要的是,在杨啸河的大门外面,提取到了和江边特征完全相同的沙粒。

    这一带都是老建筑,最近半年多也没有拉沙翻盖房子的,更何况江边的沙也不允许随便拉。

    而且,这里的居民没有去江边锻炼身体的习惯。

    所以这些沙粒应该是今天凌晨杨啸河带回来的。

    桓惜筠的报警记录、案发涉及时间段的视频文件、杨啸河大门外的江边沙粒相互印证后,可以形成一条证据链,一条可以逮捕杨啸河的证据链。

    叶敬威觉得没必要说别的了,就把逮捕证晃了晃,“现在可以签了吗?”

    郝俊微微一笑:“我想我已经听明白了,第一,没有我追赶桓惜筠的清晰的正面影像。第二,没有我杀人抛尸的关键视频。第三,没有目击证人。你们的证据链这么脆弱?”

    游芷茜火了:“杨啸河!今天是来逮捕你的,不是来和你解释、辩论的,像你这么狡猾的家伙,怎么可能不尽量躲避监控?凌晨四五点还下着大雨,上哪儿找目击证人去?等一下我们的特警同事端枪端得手抽筋了,万一走了火,你可别嫌自己命短!”

    郝俊反驳道:“我既然尽量躲避监控,又怎么会让你们有足够的视频基本上可以串接起来?再说了,一个欢场卖笑的女子,会为了躲开一个阔少,在凌晨四五点冲进大雨里?她巴不得贴上去呢!”

    “不要用你淫邪的口气侮辱一个艰辛奋斗的驻唱歌手,你信不信”

    叶敬威咳了一声,制止了游芷茜,对杨啸河说:“有一些监控文件,是从居民和仓库门口提取的,那些监控设备不怎么明显,所以你忽略了。虽然没有你追赶桓惜筠的清晰的正面影像,而且还穿着雨衣,但技侦大队用你们武馆的视频资料进行了比对,可以确认是你本人。最后的一段监控文件显示,你距离桓惜筠只有三十米。好了,我已经说到这一步了,你真的不要抱侥幸心理了,武林中人,更要敢作敢当,不要让我瞧不起你!早日认罪服法,争取宽大处理。签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