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27章】怎么还我清白?
    郝俊觉得再不签字的话,或许就用不着他签字了,直接就强制带走了,还是不闹僵的好。

    他接过叶敬威递来的笔,签上了杨啸河的名字,填写了逮捕证宣布的日期:2019年7月15日。

    把笔还回去后,按了手印。

    郝俊接过纸巾擦去了手指肚上多余的印泥,发现所有的干警都放松了不少,不觉疑惑起来,“叶大队,只是签个字而已,你们怎么都如释重负的样子?难道不签字不能强制带走?”

    这一次叶敬威没有做多余的解释,直接叫身后的干警拿过械具来。

    郝俊眉头一皱,“这怎么连脚镣都备上了?”

    “杨教练武功高强,又是重案嫌疑人,不得不防,还望配合一下。”

    “不不不,叶大队,戴手铐我也就认了,这好像是被捕必走的程序,脚镣就算了吧?”

    游芷茜插话了:“杨啸河,我们不想和你讨价还价,请不要挑战我们的耐心了。”

    叶敬威也默然不语,显然在这一点上不想让步了。

    郝俊深吸了一口气,指了一下身上,“我总得穿上衣服吧?”

    叶敬威点点头,“可以。”

    郝俊刚要进屋,叶敬威叫住了他,“你不能离开我们的视线,你和我说衣服在哪里,我让人拿给你。”

    郝俊原本想借机进屋摸出身份证,开启直滑求助模块,穿越回俱乐部,但现在看来可能性不大了。

    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让他们拿出了自己的体恤衫和西装短裤,自己想摸出钱包来,被游芷茜制止了。

    游芷茜把他裤袋里所有的东西都装进了物证袋,然后提起短裤看了看,塞进了另一个物证袋里。

    郝俊有点火大了,“看来游警官是喜欢我不穿外裤的样子喽!”

    游芷茜冷冰冰的说:“第一,西装短裤上的金属扣,进看守所的时候会被剪掉的,腰带也不可能带进去,你可以穿一条只有松紧带的休闲大短裤。第二,体恤衫明显是洗过了一天以上的,晾晒在那里没有收起来,但这条西装短裤像是近日穿过的,需要仔细检查一下,说不定可以找到今天凌晨的直接证据。”

    郝俊不想和她生闷气了,让他们拿出了大短裤,穿上之后,套上了体恤衫。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他指了指物证袋,“我可以看一下被你们没收了什么东西吧?”

    叶敬威说话了,“那不是没收,和案情有关的物品会被存档。和案情无关的物品,会为你妥善保管的,或者交给你的家人,或者在你释放的时候交给你本人。”

    郝俊不死心,“我总可以看一眼吧?比如说身份证,万一我被你们冤枉死了,这可能就是我最后一次看我的身份证了,摸一下也能瞑目了。”

    游芷茜冷笑一声,“电影里的赌王赌圣,能用扑克牌杀人。你武功高强,飞花摘叶都可伤人,身份证到了你手里,还不等于是尖兵利刃?”

    郝俊哭笑不得,他突然明白了,刚才为什么签过字后所有干警都放松了不少,那是担心他用笔做武器!

    然后,戴上手铐是免不了的,但郝俊宁死不肯戴脚镣,太屈辱了!

    而且,在这里戴上的话,在看守所交接的时候,只怕也免不了这一套!谁知道还得在看守所待多长时间啊!

    考虑到有特警相随,最终叶敬威做了让步。

    郝俊被押出了院门才发现,外面有上千人围观,派出所民警正在维持秩序。

    香肠嘴女人看到郝俊被押了出来,兴奋至极地叫嚣着:“报应啊!杨大教练,你不是说你是清白的吗?你不是说没有警察来抓你吗?看你还敢嚣张!”

    郝俊冷目相对:“我说过的话向来算数,希望你以后不要用造谣中伤别人作为聚集人气推销假冒伪劣的手段!也不要大白天的和不三不四的人关上店门鬼混!”

    一辆警用囚车驶了过来,不用游芷茜和特警们催促,郝俊就抬腿上去了,不给香肠嘴女人反驳的机会。

    郝俊在指定位置坐好后,看向了叶敬威,“你们以后怎么还我清白?”

    叶敬威一愣。

    郝俊跟上了一句:“我是认真的,怎么还我清白?”

    游芷茜把刚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因为郝俊的神色真的非常认真!

    叶敬威缓缓问道:“你说桓惜筠欢场卖笑,也是认真的吗?”

    “你或许也知道,所谓的潜规则事发后,有一些人大张旗鼓地想帮我找出真相,知道为什么偃旗息鼓了吗?因为其中有好几个人确认了桓惜筠在东御王朝卖肉,但谁指出这一点,就等于承认自己在东御王朝的女人身上潇洒过!”

    “桓惜筠为什么针对你?”

    “肯定是受人指使,至于为什么?我就想不通了,但杀她的肯定不是我,我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

    车上沉默了下来。

    囚车在看守所门外进行了交接,郝俊注意到一共有十二个特警,看来真的对杨啸河这个武林高手很忌惮,肯定是在房前屋后都有埋伏啊,如果自己当时冲动一下,结局堪忧啊!

    叶敬威返回的路上,双眉紧锁。

    游芷茜欲言又止。

    叶敬威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她听:“仔细回忆一下杨啸河的反应,好像真的很无辜,证据链是不是真的有点脆弱?”

    游芷茜咬了一下嘴唇,“之前我也是信心满满,怎么现在也有些忐忑?不会是真的弄错了吧?”

    “回去得仔细研究一下,暂时不要通知杨啸河的家属,他的父亲和三舅可能会妨碍侦查,如果真的办错了案子,咱们就更加被动了。等把案件侦办终结了再说吧,有的时候,命案限时侦破真的不合适,匆匆忙忙的,说不定哪个环节就出了岔子。嗯,直接去技侦大队吧。”

    此刻在看守所里的郝俊,面色异常的难看,要剃光头也就忍了,全身要脱光检查也就罢了,竟然连那个部位都得查查有没有夹带违禁品!

    夹带个毛啊!

    什么样的违禁品能夹带在那里面!

    郝俊实在是不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