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28章】初入监室
    眼看着剑拔弩张的气氛就要升级了,管教简胜序站出来打圆场。

    “杨啸河是武林高手,叶大队亲自带过来,肯定对他的搜查很彻底,不可能有什么夹带,你们没注意到他穿的那条大短裤吗?杨啸河也算是有身份的人,平时不可能穿的这么随意,肯定是搜查过后才换上的。”

    郝俊赶紧随声附和:“这位警官真是慧眼如炬,叶大队说我西装短裤上的金属扣,进看守所的时候会被剪掉的,腰带也不可能带进来,临时帮我买了一条只有松紧带的休闲大短裤。”

    马上有人提出了质疑:“叶大队帮你买的?”

    郝俊脸不红心不跳的回道:“对啊,刚才你们交接的时候,他不是说案情可能会有反复嘛,杨啸河还望各位领导给一个薄面。”

    那人略一回忆,“说过吗?”

    简胜序跟上一句:“是说过,不过不是和咱们说的,是和他的助手说的。”

    “喔,我说我没什么印象呢。不过,你这一说,好像还真有那么回事。”

    郝俊赶紧顺杆往上爬,“领导,你看我这毛寸头,刚剃了十几天,真的不算长,是不是就不用剃光头了?”

    “其实剃光头不管你头发是不是很短,是带有惩戒的意思,也是为了让你认清自己当前的身份。”

    “领导放心,我杨啸河也是久闯社会的人,绝不会在这里面乱来。”

    “别一口一个领导的,看守所里”

    就在这时,一个故作威严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刚才吵吵什么?怎么回事?”

    那人连忙站了起来,还和郝俊嘀咕了一句:“这才是领导呢。”

    门周围的几个人一看是副所长伍利通来了,连忙闪开了一条路。

    自从所长病休以来,伍利通就成了这里的一把手,名符其实的领导。

    伍利通阴着脸走进来,好像谁欠了他好几万块钱似的,默不作声地扫视了一圈,刚才那人赶紧把交接文件拿给他看。

    伍利通飞速扫过了所有内容,“杨啸河?两个月前炒的沸沸扬扬的那个?这是潜规则不成,直接动手了?”

    郝俊刚要向这位实权人物解释几句,伍利通却把交接文件往桌子上一丢,“把该办的手续办完了,加戴械具,送到二号。”

    简胜序开口了:“伍所长,刚才刑警支队一大队的叶大队长特意叮嘱说,案情可能会有反复。”

    “你什么意思?咱们看守所连续13年无逃跑、自杀、行凶、暴监等事故发生,这么危险的犯罪嫌疑人放在这里,万一暴动、脱逃或者受了刺激行凶、自杀,你负得了责任?”

    郝俊找到插嘴的机会了,“领导放心,叶大队觉得这案子的证据链有些脆弱,已经和我说明白了,所以我会安安心心的等待叶大队的侦查结果。叶大队送我来的时候,也有人想给我加戴械具,叶大队说没必要,所以我只戴了手铐,你不信的话可以问问他们。”

    伍利通看向刚才递过交接材料的人,那人连连点头,其他人也没有多说什么。

    郝俊为了给自己争取点好一些的待遇,不得不再撒点谎,反正他们也不可能针对这个事找叶敬威询问为什么。

    而且郝俊的这番话里耍了个小花招,其实他对伍利通着重强调的是前面的内容,但别人会下意识地对“只戴了手铐”做出表示肯定的反应。

    简胜序再次开口了:“伍所长,我觉得杨啸河不用去二号过渡了,二号那帮家伙太喜欢搞事了,哪一方出点意外也不好,我直接把他带进七号监室吧?”

    伍利通看了他一眼,“七号里的人不少了。涂杰,你那边还有地方吧?”

    一个肤黑略胖的小个子应声道:“三号大前天入狱两个,昨天释放了一个,现在只剩十七个了。”

    “等把该办的手续办完了,把他带到三号去吧。”

    伍利通说完了,就抬脚离开了。

    简胜序暗自叹了口气,七号只有十五个人好不好?

    涂杰是伍利通的嫡系,这明显是因为伍利通确认了杨啸河不会带来什么危险,而且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话,守着这种人物是很容易出成绩的,所以才想把杨啸河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十分钟后,涂杰带着郝俊来到了三号监室门前,刚打开门,就听到五号监室有争吵声,他把杨啸河往里边一塞,喊了声:“接人!客气点!”

    他立刻锁上门赶往五号监室。

    三号监室里的人刚准备站好迎接管教,见涂杰匆忙离去了,大多数人各回各位了。

    一个长着招风耳的壮汉上下打量着郝俊,“什么事进来的?”

    “有人说我故意杀人。”

    监室里立刻笑成了一片。

    郝俊没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搞笑,难道在这里面关的时间长了,笑点和外面的人不一样了?

    招风耳笑够了,指着一个瘦小子说:“痘疤眼,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和你想法一样的了!”

    痘疤眼嘿嘿笑着,把脸转向郝俊,“老哥,这套不好使了,我早就使过了,吓不住人,一顿拖鞋底就招了。你还是说实话吧。”。

    郝俊这才知道他们笑什么,微微一笑,“我的逮捕证上写的真是故意杀人。”

    招风耳收起了笑容,摇了摇头,“这真的不好玩,如果不是涂管教说客气点,我这暴脾气可真的忍不住了。”

    “我要怎么说你才相信?”

    “因为杀了人进来的,都是重犯,大部分有伺机脱逃的想法,也有悲观的想早死早解脱的,也有受不了别人的眼神或言语行凶伤人的,所以都要加戴械具,通常是手铐连着脚镣,有的到了晚上还得固定在大通铺的铁环上。”

    招风耳一边说,一边指了一下木板大通铺上的铁环,表示自己所言不虚。

    郝俊下意识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暗道今天的运气还算不错,真要是大热天的带上了械具,得遭多少罪!

    郝俊把简胜序的样子牢牢地记在了心里边,不论他是真好人还是出于其它目的,今天都欠了他一个大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