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33章】灵武搏击会馆
    郝俊立刻起身到了小窗口那边,打饭的确认了身份后,打开了一个小泡沫箱,拿出四盒红烧肉、四盒香酥羊排、一条葱油鲤鱼、一只叫花鸡递进了监室,低声告诉郝俊:“简管教从外面买进来的,大饭店的,味道老香了。可千万别对别人说是简管教送的,他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我都觉得新鲜。”

    郝俊觉得他话里有话,立刻把一盒红烧肉、一盒香酥羊排递了出去。

    打饭的推脱了几句,就喜滋滋地收下了。

    郝俊叫招风耳和他把东西拿到了焦元旁边。

    其他人原本觉得今天的海带炖肉里面的肉块有大拇指大,每个人有两三块,还都挺兴奋的,但和郝俊那些东西一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郝俊对焦元说:“咱们肚子里都不缺油水,给他们分点吧?”

    焦元明白,他这么问自己,是维护自己老大的权威,连忙客气道:“杨师傅自己的东西,当然自己说了算。”

    “可不能那么说,平时不都吃你们的吗?”

    焦元笑了笑,打开餐盒看了下数量,让招风耳给每个人分两块红烧肉、两块香酥羊排。

    如果在外面,或许没几个人瞧得上这点东西。

    但在这里面,一个星期的菜里只有两次有肉的,而且都像水煮的似的,哪有那种大饭店的味道?他们一个个的千恩万谢!

    郝俊看了看那条葱油鲤鱼,“这鱼够大的,咱们四个也不能光吃鱼,晚上吃凉的腥乎乎的口感不好,泡进热菜汤里吃着也不舒服。干脆这样吧,咱吃一半,给他们分一半。”

    焦元立刻让痘疤眼照着做。

    这下子,整个监室里就像小过年似的!

    唯一没吃到这些东西的,就是没让上铺板的那个新人,焦元他们不会容许新来的挑战自己的权威。郝俊也不是圣母,犯不着为了个小偷做烂好人。

    郝俊一边啃着香酥羊排,一边寻思简胜序也算是有心了,送自己回来的时候随口问过自己在监室里过得怎么样,自己提了一下上首的三个人还算照顾自己,他就把红烧肉和香酥羊排都送了四份,要是当初直接进了他分管的监室,估计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刚吃过午饭不久,郝俊觉得监室里一暗,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巡视窗,只见简胜序出现在巡视窗上。

    这一次,简胜序没有避嫌,直接问道:“杨啸河,你账上没存钱,是不是家里人没通知到?要不要我帮你通知一下?”

    郝俊心头一跳,杨啸河每年只回一次老家,他的父母再怎么了解亲生儿子,一年只见一次面,不可能觉察出自己不对劲,但老婆就不一样了,只不过分居了两个多月,万一露了破绽可不好。

    郝俊打定了主意,就对简胜序说:“如果没通知到就暂时不要通知了吧,我在这里面待不了很长时间,一惊一乍的也不好。”

    “那你还有没有其它事情需要我帮忙?”

    “你能帮我联系一下叶大队吗?我想到了案情的关键。”

    “这事……我帮你联系不太合适,等到明天不行吗?明天涂管教就上班了,你们涂管教的心眼有点……”

    “也行吧,就是心里头着急,怕时间越长有些证据越不好找。”

    “这样啊,那我帮你联系一下吧。”

    “那就麻烦简管教了,我们涂管教那里……?”

    “没多大事,因为可能使案情产生重大变化,他不好多说什么。”

    简胜序起身离开了。

    一个小时后,简胜序打开了监室门,把郝俊带了出去。

    走往提审室的路上,简胜序告诉郝俊,已经向叶敬威大致上提过他帮自己“破案”的经过,如果有可能的话,建议他向叶敬威提出协助破案,对外可以用指认现场的名义,只要今天让叶敬威足够震撼,应该问题不大。

    郝俊停下了脚步,“你对叶敬威说我可以逆流溯源的追踪目标?”

    “不,你说过让我保密,这一点我怎么可能给你说出去?我只说是你动用了我看不明白的非常规手段。不过,我希望你牢牢抓住这个机会,因为我听他的意思,在外面的进展不怎么顺利,你的案子反转的可能性不大了。”

    两个人进了提审室,简胜序让郝俊坐在了审讯椅上,没有对他的双手进行固定。

    叶敬威注意到了郝俊连手铐都没戴,有些诧异:“老简,都说你这人恪守规矩,怎么连手铐都没给他戴?这么信任他?”

    简胜序笑了笑,“我在看守所里什么人没见过?我可以肯定的说,现在带着他出去绕通林市走一圈,他都不会跟丢的。”

    叶敬威和游芷茜对看了一眼,露出了深深的震撼!

    连恪守规矩的简胜序都这么信任杨啸河,看来这案子真得好好翻翻!

    简胜序退了出去,郝俊和叶敬威、游芷茜隔着铁栅栏面对面的坐着。

    叶敬威先开了口:“你让简管教带信说,你想到了案情的关键?”

    郝俊点点头:“桓惜筠和肖蟠的关系不一般,肖蟠是肖震岗的儿子,肖震岗不但是皇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老总,还是灵武搏击会馆的馆长!”

    叶敬威却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灵武搏击会馆,是你们鸿雷武馆的老对头。灵武搏击会馆的总教练,号称散打王,曾经获得过两届全国性的散打冠军,还有一个号称通背拳王的主教练,自从鸿雷武馆聘请你当了总教练,灵武搏击会馆的收益就迅速下滑。所以关于对手竞争这一点我们已经考虑到了,但通过我们的侦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肖震岗和灵武搏击会馆的总教练、主教练们参与了针对你的事件。”

    “肖蟠呢?你们专门调查过他吗?”

    “这个吧,还真是没有,不过肖蟠只是个浪荡公子哥,属于小错不断大错不敢犯的那种,他没那个胆子吧?”

    “未必!桓惜筠半年前就被肖蟠玩腻了,但一直以和这位皇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公子哥上过床为抬高身价的资本。肖蟠知道了这件事,警告过她,但她只是稍微低调一些而已,毕竟这能给她带来巨大的利益。四个月前,肖蟠和人说过,桓惜筠就像一只乱飞乱叫的苍蝇,如果不是她的社会关系复杂,非做了她不可!”

    叶敬威沉默了一会儿,正要开口,游芷茜先说话了:“我们早就针对桓惜筠进行过调查,她的社会关系没那么复杂,肖蟠背靠着灵武搏击会馆,想收拾她的话,容易的很。”

    郝俊有些不屑,“游警官,我之前说她是一个欢场卖笑的女子,你还警告我不要用淫邪的口气侮辱一个艰辛奋斗的驻唱歌手,那么你的所谓调查,恐怕止步于东御王朝之外吧?”

    游芷茜一时语塞,咬了几下嘴唇,无奈的说道:“我知道东御王朝是通林市的一个毒瘤,叶大队也恨之入骨,但我们真的扳不倒它,进去调查也接触不到实质的东西。你说的这么肯定,应该是有熟知内情的人证,你说出人证是谁,我们一起努力,既能为你洗清冤屈,又能铲除这个毒瘤!”

    郝俊紧盯着游芷茜一言不发。

    游芷茜被他盯得有些发毛了,面色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