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36章】暴监?越狱?
    早上八点半的时候,通林市看守所迎来了一批贵宾: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邱学致带队的视察组。

    视察组已经听取了通林市人大常委副主任史靓、副市长归磊等本地领导的汇报,现在在他们的陪同下,进行实地查看执行法律、法规的情况和基础设施建设等工作。

    视察组走进了监控室,查看各个监室的实况。

    各个监室的在押人员都规规矩矩地盘腿坐在那里,背诵着监规。

    分管各监室的管教民警已经开始进入各监室了。

    有人注意到了有趣的现象,三号监室的在押人员大部分腰背挺直,看上去非常整齐,但都是双目微闭。

    邱学致决定先去看看三号监室。

    一行人向三号监室走去的时候,三号监室的管教涂杰按照日常程序,打开监室的门走了进去。

    焦元立正报告:“报告管教,本监室在押人员十九人,正在学习监规,请管教指示!”

    涂杰一听十九人,下意识的问道:“有新来的?”

    焦元指了指那个小偷,“有一个。”

    涂杰看向了小偷,“既然进来了,就不要东想西想了,服从管理,老实做人,不要欺负别人,不要拉帮结伙,有重大犯罪线索或者发现违法违规的现象,及时向我举报,争取立功表现!”

    小偷立刻叫了起来:“报告管教,我要举报!”

    涂杰没想到周一一上班就遇到了这种好事,半年前一个新来的提供了一起要案的侦破线索,他被记了三等功,现在一听小偷要举报,马上来了兴趣,“你要举报什么?”

    小偷指向了杨啸河,“他向监室里的所有人传授少林功夫!肯定意图不轨!”

    涂杰神色大变,踩了弹簧一样跳到了门口!

    此刻,看守所的副所长伍利通已经引领着一行人到了三号监室的门口,正好听到了小偷的话,都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涂杰定了定神,指着杨啸河厉声大喝:“杨啸河!你想干什么?暴监?越狱?”

    伍利通的脑门上渗出了冷汗,立刻通知武警赶到现场!

    伍利通不敢让视察组的人涉险,但也不好避开他们,便请他们上了巡视道,从这个监室的巡视窗外居高临下的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郝俊没想到突然发生这种变故,八张嘴也解释不清啊!只怕是精心准备的指认现场的行动也将因此而取消!

    有了荷枪实弹的武警撑腰,伍利通和涂杰的胆子都大了不少,向那个小偷询问详细情况。

    得知所有人都只是像和尚打坐似的,才把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了。

    伍利通摆出了威严的架势,“杨啸河,因为你素有武德,我对你从宽对待,即便你是因为故意杀人的罪名被逮捕,也没有给你加戴械具。但人犯了错,就要受到惩戒,坐板也算是其中的一种。你不该传授他们少林洗髓经,他们体会不到惩戒的痛苦,反而在享受这个过程,你觉得合适吗?”

    郝俊赶紧表态,“对不起伍所长,我当时没考虑到那么多,以后绝对不会了!”

    巡视窗外的邱学致突然说道:“少林洗髓经?难怪刚才从监控里看着这个监室里怪怪的,原来是在坐禅!”

    郝俊闻声抬头,看到说话的人被众星捧月一般,脑子里灵光一现!他既然说出了“坐禅”两个字,肯定对佛学有一定的了解,那他就是自己的救星了!

    郝俊面向邱学致恭谨地说:“领导慧眼如炬,他们的确在坐禅。少林洗髓经是当初达摩祖师面壁所创,我教给他们的,是后人加以演化拓展的版本,而且只是入门,他们比较容易接受和领悟。但是,让他们坐板时不再腰酸背痛不是主要目的,而是为了让他们入静,万念化一念,邪念全不见。”

    邱学致来了兴趣:“说下去。”

    “在押人员有一个共性,总爱谈论自己的犯罪手段,等同于互相交流犯罪经验,如果一个人知道了更多的犯罪手段,极有可能在心中燃起*之火,难免再入歧途。坐禅,能让他们静下心来。静,不是不动,意静而气动。静,是一种平衡,一种正气缓缓滋升、邪气渐渐消弭的微妙平衡。继而,能让他们正视自己的错误,考虑怎样开始新的生活?怎样重新做人?这是我教他们坐禅的初衷。”

    邱学致点头赞许:“说得好!”

    邱学致转向史靓,“你是否记得去年在省里参加两会的时候,有一位显宁大师?”

    史靓马上回应:“当然记得,他曾经让为了提案激烈争吵的双方平息下来,对了,他教他们坐禅!邱主任就是想到了这一点吗?”

    “对!在联组讨论的会议间隙,十几个人在那里坐禅,我想不印象深刻都不行啊!之后我听说,显宁大师教他们坐禅的时候,告诉他们用心看着头脑中纷杂的念头,念头会慢慢地沉寂、安静下来,头脑中会出现一片晴朗的天空。就像摇动杯子里浑浊的水,水永远都是浑浊的。但如果让水不再晃动,浑浊的杂物就会沉淀到杯底,上面的水就会清净无暇。”

    邱学致看向了郝俊,“你刚才说的和显宁大师所说的意思非常接近,看来你确实对坐禅有一定的研究,也难为你能想到这种方法帮助同监室的在押人员弃恶从善,应该给你记一功!”

    郝俊确信今天逃过了一劫,这人果然是自己的救星!

    他连忙深鞠一躬,“多谢领导!”

    伍利通赶紧做介绍,“这是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邱学致邱主任。”

    郝俊立刻改口:“多谢邱主任!”

    随行的记者笑眯了眼,原以为这一趟把以前的报导换个名字稍微改改走一下过场就行了,没想到遇到了这种稀奇事!

    在押人员习练少林功夫,受到省人大常委、内司委主任邱学致的大力赞扬!

    想想这报导就会抓人眼球啊!不火都难啊!升迁有望啊!

    就在这时,门口值班的干警跑进来报告:“伍所长,门外来了很多记者,采访车就有二十多辆!”

    伍利通手往上面指了指,“肯定是知道邱主任他们大驾光临,这是蹭新闻来了!”

    视察组的成员和随行记者都下意识地挺起了胸膛。

    那干警摇摇头:“不像啊!他们都远远的停在那里,没有请求进入的意思,我们不清楚对方的目的,没敢擅自接触,请伍所长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