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37章】不太正常的指认现场
    伍利通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视察组的成员也觉得有些蹊跷,其他干警和武警也面面相觑,都是一副和我无关、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表情。

    唯一知道怎么回事的,只有郝俊。

    游芷茜的姐夫是省报的主编,她这是说服了她的姐夫,联络了许多知名媒体前来,一是增加正面进入东御王朝的可能,二是为了给杨啸河正名!

    现在,郝俊发现了更有可能正面进入东御王朝的希望,那就是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邱学致!

    东御王朝上头有人,但郝俊根据直觉判断,邱学致的作风不太像东御王朝上头的人,既然自己有借势的可能,就绝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郝俊的脑子里飞快地斟酌着词句,在众人都不好出声的时候,他开了口:“伍所长,记者们可能是为我来的,今天上午九点,我要去指认现场,估计记者们是来抓这个新闻的。”

    伍利通眉头微皱,“难道要开现场指认会?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知名媒体的记者到来?”

    “叶大队说,要扩大宣传力度,震慑蠢蠢欲动的犯罪分子,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连武林高手杨啸河都难逃法网。”

    通林市人大常委副主任史靓突然想了起来,“你就是那个鸿雷武馆的总教练?”

    郝俊点点头。

    史靓也点了点头,“难怪!难怪!‘武风之巅’争霸赛的三连冠当然抓人眼球了!更何况两个月前对一位女学员潜规则,上周五因为杀害了那个女学员而被逮捕,都传的沸沸扬扬了。”

    副市长归磊也想了起来,“我刚才也觉得杨啸河三个字耳熟,最近杂事太多,竟然没对上号!”

    邱学致的神情异常冷峻,“伍所长,你刚才说因为杨啸河素有武德,才对他从宽对待,即便他是因为故意杀人的罪名被逮捕,也没有给他加戴械具。我原以为是有不得已的原因才杀了人,没想到性质这么恶劣!看来你应该深刻的反省一下了!”

    伍利通的冷汗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郝俊怕事情演变的不可收拾,连忙插嘴:“邱主任,我的案子另有隐情!”

    邱主任看向了郝俊:“你说说看。”

    “请邱主任谅解,我只是被执法者,有些事情不好说。敢问邱主任为何而来?”

    “视察执行法律、法规的情况和基础设施建设等工作。”

    “那么,参与指认现场的行动,算是更加切合实际了吧?邱主任是否有兴趣参与指认现场?是否愿意见证‘武风之巅’三连冠的武林高手的蜕变?”

    邱学致目不转睛地盯了一会儿郝俊,又看向了伍利通,“伍所长,麻烦你把杨啸河带到你的办公室。”

    他转过身来冲着来时的路指了指,一行人离开了巡视窗。

    在陪同的看守所干警的引领下,邱学致来到了伍利通的办公室,让伍利通和其他的干警、武警离开一段距离,他有话问郝俊。

    伍利通担心邱学致的安全。

    邱学致不以为然,杨啸河想劫持人质的话,不会傻乎乎的在监所内动手。

    邱学致进了办公室,开门见山,“我今年五十九了,不想落个晚节不保,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郝俊沉思片刻,“邱主任,恕我不敬,你的灰色收入多吗?”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没有!包括我的家人!”

    “那我也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不但不会晚节不保,而且会迎来夕阳红!今天之后,你必将光耀四海!”

    “你,还是不想说案子的隐情吗?”

    “事关重大,请邱主任见谅。不瞒邱主任,外面的知名媒体是我请来借势的,现在又有了邱主任这尊大神,今天的结局必将很圆满!邱主任想想看,我可是‘武风之巅’三连冠的小名人,怎么可能当着那么多记者的面做不靠谱的事?”

    邱学致沉思片刻,“杨啸河,我信你!只因为你最后一句话!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郝俊险些闪个趔趄!敢情前面白忽悠了?想想也是,不认不识的从没接触过,哪能那么容易相信人?

    郝俊只提了一个要求:在行动期间,约束好视察组和陪同他们的本地领导,不让他们和任何人做任何形式的交流,尤其是打电话、发短信。

    邱学致深吸了一口气,“你这么认真,看来今天的阵仗是不小,万一有事需要我们协调怎么办?”

    郝俊摇摇头,“用不着,今天通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大队参与行动的有八十六人,还有三十个全副武装的特警,你们和那么多知名媒体的记者只要站在那里涨涨势就行了。”

    外面的伍利通远远地喊了一声:“邱主任,刑警支队一大队的大队长叶敬威来了,说要带杨啸河去指认现场。”

    邱学致冲着郝俊一点头,一前一后地出了办公室。

    郝俊被带出了看守所,邱学致走向视察组和陪同他们的本地领导,开口说道:“我决定参与指认现场的行动,不想去的请站在左边。”

    视察组的人当然不会说什么,史靓和归磊表示全程陪同,其他的本地领导也只能表示全程陪同。

    邱学致点点头,“指认现场的过程中最忌受到打扰,所以请大家拿出手机,是身上所有的手机,立刻关机。”

    邱学致先把自己的两部手机拿了出来,以身作则地关了机,其他人不敢怠慢,赶紧照做。

    十五分钟后,浩浩荡荡的车队上路了,直奔江边。

    车队所过之处,没有一个路人不行注目礼的,纷纷猜测什么来路,猜得最不靠谱的,是黑老大出监了。

    叶敬威在听郝俊说省人大视察团要参与行动后,欣喜之余,就立刻和交警部门打了招呼,因此一路绿灯,很快就到了江边。

    郝俊立刻开启无限聚焦模式,从自己选定的三百张图片里,选出了与此地相关的三十多张,作为无限聚焦的目标,逆流溯源,只用了五分钟,就还原出了事发过程。

    桓惜筠的真正死因,和尸检之后的推论大致相似,是被冒充杨啸河的凶手一掌砍断了颈椎,把尸体和电动车一起抛进了江中。

    凶手原来的打算,可能是觉得电动车能压住桓惜筠的尸体,所以他把桓惜筠的雨披很合理地挂在江边的树上,“指引”警方早些发现桓惜筠的尸体。

    但警方开始入水搜寻的时候,库区已经开闸放水了,电动车被水流冲开,桓惜筠被冲向了下游。

    如果不是停雨后有不少人去江边捞库区冲下来的鱼,说不定还没人发现桓惜筠的尸体呢,那凶手这一切就可能白忙活了。

    郝俊虽然还原出了事发过程,却无法追踪凶手的去向,和叶敬威、游芷茜商量后,按照原定计划走一遍当夜桓惜筠经过的路线。一是为了合理的靠近东御王朝,二是想用无限聚焦找到凶手可供辨认的线索。

    时间已经到了十点半,他们走走停停六次了,尾随围观的有三四千人了。

    除了邱学致之外的视察组成员和陪同他们的本地领导,都觉得不太正常,虽然大部分不清楚指认现场的具体操作过程,但他们离得比较近,从隐隐约约传过来的话里面,杨啸河怎么有点像专家在指导警方破案似的?

    那些知名媒体的记者也觉得不太正常,不过他们关注的视角不同。

    他们都是被省报的主编忽悠来的,说是有惊爆眼球的大新闻,但怎么看都觉得没什么可深度挖掘的,如果不是碍于省报主编的面子,恐怕就有人一走了之了。

    叶敬威看出了记者们的不耐烦,他瞥了一眼距离只有两个路口的东御王朝,暗道你们这些记者不用着急,等到了东御王朝的大门口,潜伏在周边的七十六个刑警、二十四个特警全副武装露了面,你们能把各种设备端稳了都算你们有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