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46章】你真没有那种想法吧
    郝俊被传送回了废弃渔场,站在了传送坐标区的中心位置。

    直到现在,郝俊也有些不敢相信,一艘小小的一个工程船,竟然打造了这么一大片浑然天成的岛礁!

    一辆带着大筐蔬菜的摩托车从前面经过,骑摩托车的老兄有些好奇地多看了他两眼。

    现在还不到五点半,虽然是夏天,但海边的小风掠过,郝俊的短袖t恤价格不菲却显得过于清凉了。

    郝俊打了个冷战,身子一转,朝向了海边,避开了和摩托兄的眼神交流。因为他不确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那位摩托兄有没有注意到,能不多做解释就不要自找麻烦。

    没想到他刚转向海边,就听到摩托车的声音由远而近,他下意识的回头一看,摩托兄竟然掉头骑了过来!

    郝俊向周围打量了一圈,这里确实偏僻,近处看不到人影,远处由于天色没有大亮,也看不清有没有人过来。

    随着摩托兄越来越近,郝俊渐渐看清了他的相貌,人高马大,还长着密密麻麻的连腮胡子,看上去挺凶的,而且摩托车还没牌子。

    郝俊的眉头微微一皱,不会是动了打劫的歪心思吧?

    如果在以前,郝俊或许有点胆怯,现在他可是今非昔比了!他和杨啸河交换人生的同时,已经拥有了一身好武艺!

    虽然这副身体还需要锻炼,但此刻爆发出杨啸河一半的威力应该没问题。

    杨啸河的父亲是太极拳名家,三舅是形意拳传人,他自己从小习武,集众家所长,屡获殊荣,取得了“武风之巅”争霸赛的三连冠。所以才会被高薪聘请为鸿雷武馆的总教练。

    郝俊可以断言,杨啸河一半的威力应对十个八个没有习过武的人毫无压力,一般的习武之人也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郝俊猜测摩托兄带着一大筐蔬菜不是去赶集,就是往菜市场或者哪个单位的食堂送货,能一大早为生活奔波的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坏心思,那么,他过来可能就有另外一个原因了:担心自己在这里跳海寻短见!

    想到这里,郝俊的面色缓和了不少,把身体转了回来,目视着摩托兄一点点靠近。

    摩托兄在距离郝俊三四米的地方停好了摩托车,抬手和郝俊打了个招呼,“兄弟,等着看日出呢?”

    郝俊笑了笑,“听说海边的日出很美,趁着今天天气好,过来欣赏一下。”

    “我从小就喜欢在海边看日出,难得遇到一个也喜欢的,我站在这里你不会不高兴吧?”

    “这又不是我的地盘,你请便好了。”

    摩托兄定睛看了郝俊一会儿,笑了起来。

    “是不是我多心了?你这样子不像是想不开的。去年差不多这时候,有一对从这里路过的小两口吵架,男的下车抽烟的时候,女的赌气把车开走了,男的想吓唬吓唬女的,一边喊着女的名字一边跳了海。女的赶紧把车倒了回来,站在岸边想把男的拉上来,唉!”

    郝俊大致猜到了后面的结局,“这里半夜里常有来偷着挖沙的,很多地方有三四米深。坑边上一扒就塌,下去容易上来难,不会是没救上男的来还把女的搭上了吧?”

    摩托兄摇了摇头,“男的活了,女的死了。”

    郝俊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啊?怎么回事?”

    “刚开始和你猜的差不多,因为坑边上一扒就塌,所以女的也掉了下去。幸亏有进城赶火车的坐车从这里走,找绳子套住男的拉了上来,女的沉底了。当时那男的已经快灌迷糊了,赶火车的和开车的都不会水,只能报警,你想想看,怎么可能来得及?”

    摩托兄又看了看郝俊,“兄弟,你是城里人吧?你怎么来的?我第一次从这里过的时候,没看到这里有人,来回也没看到车、也没看到船。第二次过的时候就看到你了,你不会是一直从城里跑步跑过来了吧?”

    郝俊随口答应着,“对啊,是一直跑步跑过来的……啊,也不是都在跑步,城区的空气不好,我坐车坐到了外环路,才开始跑起来,郊外的空气真好。”

    “你可真牛!那么远的路!你这大清早的……你真的没有那啥……那种想法吧?”

    郝俊哭笑不得,幸亏自己反应的快,如果说从家里一出来就跑步,更不好解释了。

    看着摩托兄认真的表情,郝俊觉得就算自己叫了出租车来,他也会尾随着自己进城才放心,于是决定露两手给他瞧瞧,赶紧把他打发走,自己该干嘛干嘛去。

    郝俊神色一正,“谢谢你的好心。其实,我只是不习惯在城里人多的地方习武,才来到了这么偏僻的地方,为了消除你的疑惑,我演练几手给你看看。”

    郝俊觉得太极拳有些柔,对于脑子有点直的摩托兄,演练形意拳比较合适。

    形意拳的风格是拳势舒展,浑厚勇猛,步步为营。

    看似硬打硬进,犹如电闪雷鸣,实则精巧紧凑,难寻破绽。

    郝俊不想多耽误功夫,一进入状态就展示了出手如钢锉、落手如钩竿、迈步如行犁、落脚如生根的气势,把摩托兄看直了眼!

    郝俊收了势,笑微微地看向摩托兄,“你现在总该放心了吧,我真的只是来看日出、锻炼身体的,再次多谢你的好心了,你呀,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别耽误了卖菜。”

    海面上染上了一层红晕,朝阳即将喷薄而出。

    摩托兄后退了两步,突然“噗嗵”一声!单腿点地!两手抱拳!

    郝俊吓了一跳,“你这是什么意思?可别说出拜师什么的?”

    “我就是想说出拜师什么的!没想到咱们昌阳还有武林高手!师父,收下我吧!我学会了功夫,就可以路见不平一声吼了!”

    郝俊没想到会是这种场面,但他可不想收什么徒,更不用说收一个自己几乎不了解的徒弟了。

    郝俊只好说自己还没出徒呢,哪有资格收别人为徒?至于自己的师父,对不起,师父不让说。

    他好不容易劝走了摩托兄,就赶紧打电话联系出租车。

    等车的间隙,郝俊打量起这片岛礁来。

    传送坐标区的中心位置就是之前摩托艇神出鬼没的位置,是距离郝俊常住地百公里内最合适的时空节点,所以圆下巴指挥工程船打造了一个直通岸边的与周围浑然一体的岛礁,以利于郝俊穿梭于此地与俱乐部之间。

    但这里偏僻是偏僻,也并不是没有人经过,像今天早上,就招来了麻烦。幸亏摩托兄不是看着郝俊凭空出现的,要不然就没法解释了!

    郝俊觉得一定得想想办法才行。

    重建渔场?没钱投资。

    直接在岛礁上盖个小房子?这个有点靠谱,可是以什么名义盖呢?

    要不然建一个隔离岸边视线的雕塑?不行,周围这么荒凉,万一这雕塑被当成唯一的观光景点就更麻烦了!想象一下正有人伸着剪刀手等着拍照时,郝俊突然穿越回来了!画风太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