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54章】人生的第一次恋爱
    江凌雪的左臂挽着郝俊的右臂,右手不动声色的靠过去,轻轻捏了郝俊一下,红唇微动,“别乱说话,有些人的耳朵尖着呢。”

    随着江凌雪和郝俊越走越近,江老爷子看清了郝俊的模样,果然和在江凌雪手机上见过的照片相差无几。他不由得展开了笑容,原来乖孙女不是只为了哄自己开心,真的有了意中人了。

    郝俊送上了寿礼,和江老爷子等长辈见过了礼,江凌雪就拉着他坐在了一边。

    孙女婿第一次上门,江老爷子不想让他太拘谨,没有问一些敏感的问题,只是闲聊着一些不接触实质的内容。

    江凌雪的大伯江劲东沉不住气了,“小郝在哪里发财呀?”

    郝俊微微一笑,“发财离我远着呢,我在昌阳火车站上班。”

    江劲东一听没有什么竞争力,就暗暗松了一口气,却故意做出惋惜的样子来,“哎呀,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没有商业和产业方面的天赋,和雪儿就很难有共同语言了,你可得好好加把劲,雪儿的眼界可是很高的。”

    江老爷子不乐意听了,“我和你妈认识的时候,他们家的门槛多高?我那时还只是个穷小子呢!不照样有共同语言!”

    江劲东喝了一口茶,陪笑道:“爸,我没有别的意思。对了小郝,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大伯,只怕我父母也入不了您的法眼,我就不提了吧?您的茶没了,我给您续一杯。”

    郝俊站起身来,走到江劲东旁边,拿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

    江老爷子身边的红脸老者扯了他一把,轻声说道:“尚飞老弟,你这孙女婿不简单,不卑不亢,进退自如,拿捏得极有分寸,将来也是个人物。”

    江尚飞微微点头,“雪儿的眼光不会太差,这一点随明宇,明宇随我。”

    江尚飞另一侧的长须老者也压低了嗓音插嘴说:“尚飞兄,你先别在那儿自卖自夸了。你们两个的眼神都不咋地,我可是看得真真的,你这孙女婿现在也是个人物!你这别墅的霸气豪华绝对在整个墨岛市都数得着了,他从进来以后就没仔细打量过,可见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江尚飞眉头一挑,看了看两位老兄弟,轻声问道:“雪儿不会是找了个好帮手,先故意示弱吧?”

    红脸老者微微摇头,“说不好,你那孙女看着乖,其实鬼着呢。”

    长须老者随声附和:“不好说,你那孙女的心眼儿比蜂窝煤还多。”

    江尚飞眼一瞪,“你孙女的心眼儿才是蜂窝煤呢!那叫七窍玲珑心!土老帽!”

    三个老人正像小孩似的嘀嘀咕咕,江凌雪站起来拉住郝俊的手,“走,参观参观我爷爷的别墅。爷爷,我带他转转去。”

    江尚飞挥挥手,“去吧去吧。小郝,就把这儿当是自己家,先去熟悉熟悉。”

    江凌雪刚拉着郝俊走进了别墅,旁边桌子上的米倩就跟了进来,见周围没人,冲着郝俊竖了个大拇哥,“行啊郝俊,没看出来,你还真能应付得来!今天的表现特别完美!”

    郝俊挺了挺胸,“我向来都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尽量做到最好!”

    米倩一翻白眼珠,“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郝俊也一个白眼珠回了过去,来而不往非礼也!

    江凌雪忍不住想笑,“倩倩,你夸了人家一下,还不准人家嘚瑟嘚瑟?怪不得到现在都没男生喜欢你呢!”

    米倩呲开了小白牙,“不会吧?雪儿大小姐,你要假戏真做了?你这第一个男朋友的高帽子真要给郝俊带上了?哈!哈!果然是真的!这里又没外人,你们还拉着手干嘛?这就如胶似漆分不开了?”

    江凌雪条件反射似的连忙松手,责怪米倩道:“还不是你说啊说的,忘了不行啊?”

    ……

    夜色渐渐地铺满了大地。

    在江凌雪和米倩的陪伴下,郝俊已经把整个别墅里里外外转了个遍,一路上和米倩斗着嘴,时间过得还真快。

    郝俊用眼睛的余光瞟了瞟那些二代们和青年才俊们,“说起来那些二代们和青年才俊们都还挺有数的,我当时还觉得要面临的场面远比你们两个描述的严重呢,哪知道一个凑过来找不自在的也没有。米倩,是怕你这只母老虎吧?”

    江凌雪先表示了赞同,“你说的也不错,不过那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你自身的因素,身在江家的产业或靠江家吃饭的也不敢造次,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而且也和米倩有关,是她给你设计的形象起了一定的作用。”

    郝俊疑惑地打量了打量自己,没觉得有什么特殊的,除了身上的衣服死贵死贵以外。

    江凌雪指着他的t恤衫说:“就拿这件t恤衫来说吧,直线条有力量感,适度搭配的暖色调有膨胀作用,让你看起来很像一个肌肉男。虽说你长得算不上‘好俊’,但绝对分值不低,而且口舌伶俐反应快,还是一个隐现着爆发力量的肌肉男,谁想过来就得先在这几项上胜过你才行。”

    郝俊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

    虽说他也知道衣服对于人的重要性,却想不到直线条和适度搭配的暖色调,能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隐现着爆发力量的肌肉男!

    米倩有些得意,“我可是文武双全哎,小子,要不要考虑一下移情别恋呢?”

    郝俊看了看江凌雪,又看了看米倩,双肩一耸,“我无所谓,你们两个商量好了就行,反正谁雇也是雇。”

    米倩又郁闷了,这坑怎么总是挖不好呢?

    江凌雪的心中突然有一种小鹿乱撞的感觉?暗自心慌,不会是真对郝俊产生了那种感觉吧?自己和他只是雇佣关系哎!人生的第一次恋爱,不会是从雇个男朋友开始吧?

    华灯初上,别墅里灯火通明,高朋满座,江尚飞的寿宴开始了。

    江凌雪的二伯江盛博口才极佳,客串起了主持人,先把寿宴的气氛活跃了起来。

    之后,歌舞开场,杂技登台,把气氛充分调动了起来。

    在喜庆的音乐声里,大家分吃了比床还大的大蛋糕,举杯同贺江尚飞的七十大寿。

    世间总是不缺八卦者,江凌雪带来和家中长辈见面的男朋友郝俊,成了仅次于江尚飞大寿的话题。

    二代们和青年才俊们都在琢磨着瞅准时机或制造机会来一个亮眼的表现,江家的席位上却早有人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