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58章】你是他的托吧?
    【ps:大过年的,杂七杂八的事情太多,实在是存不下稿,更新肯定受影响,帝鲲会拼命挤时间码字,保证不断更!要不然对不起追更的书友,也对不起编辑给的推荐位!拜托看得入眼的朋友们都登录一下起点账号,增加个点击、推荐、收藏什么的,让这本书的面子上好看点儿,也多给帝鲲一些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帝鲲祝支持《交换人生俱乐部》的朋友想什么来什么!】

    靳霄的声音陡然高了八度:“你是安检员?”

    郝俊点点头:“对!你到底想说什么?”

    靳霄猛拍了一下大腿,“我的老天爷!‘6.25’案子是你做的!原来你的本事真的不小!可见着你的真人了!”

    周围的人几乎都下意识的蹦了起来!

    还都不约而同地跳得远远的!

    靳霄是墨岛公安局特警支队二大队三中队的中队长,他不可能随随便便地把罪名安到别人头上。

    更何况,大家刚才都看到了,郝俊的本事真的不小!万一被他劫持了当人质,那是绝对逃不掉滴!

    江凌雪和米倩也不例外,因为她们本来就觉得郝俊有些看不透。

    再次成为焦点的郝俊也一下子蹦了起来,“靳霄!架可以乱打,话不能乱说!什么‘6.25’?你给我说清楚!”

    “‘6.25’嘛!六个爪哇国杀手计划在列车上开枪杀人的案件,不是被你破获了吗?昌阳火车站、安检员、郝俊,不会是别人吧?”

    郝俊这才反应过来,“靠!那叫‘6.25’案子是我破的!不是我做的!”

    靳霄也意识到刚才的话有问题,“对不住!对不住!是我没说清楚!”

    安检员破案?还是六个杀手的大案子?周围的人立刻围了过来,让靳霄赶紧说说怎么回事。

    郝俊看向了江凌雪和米倩,她们两个赶紧乖乖地坐回了原位,却没顾得问郝俊,都看着靳霄,都把耳朵支楞了起来。

    但郝俊却站了起来,“诸位诸位,刚换上来的饭菜也快凉了,想听故事的以后有的是时间,今天是江老爷子的寿宴,不能总让我喧宾夺主。江老爷子虽然打不过我,可他能管着雪儿、管着我啊!万一以后不让我来了可就麻烦了!”

    众人哄堂大笑,刚要回去坐下,江尚飞开口了:“这故事我也想听!我不怕喧宾夺主,靳霄,你快说你的,大点声,让我听个清楚。”

    众人立刻又围了上来,郝俊只好坐下了,来参加江尚飞寿宴的非富即贵,要出名,挡不住啊!

    靳霄清了清嗓子,讲了起来。

    因为墨岛铁路公安处由铁路公安局和墨岛公安局共同领导,所以靳霄知道“6.25”爪哇国杀手事件的大致情况。

    六个爪哇国杀手都来自同一个地方——爪哇国中东部的哈麻黑拉岛,但他们六个人的原住民特征都不明显,长得像华国南疆的少数民族,所以并不怎么引人注目,这或许是派遣他们来华行刺的考虑之一。

    哈麻黑拉岛上的镍矿加工技术落后,产量低,消耗大。

    有两方强大的势力都想参与开采加工,其中一方找到了华国的企业家合作,在技术同样先进的情况下,开采面加大了,基层工人还全部用当地人,这样就增加了不少工作岗位,等同于当地人的收益不降反升,收获了民众的支持,取得了最终的开采加工资格。

    另一个势力不甘示弱,想通过刺杀那位华国企业家让竞争对手失去合作伙伴,于是,六个爪哇国杀手就潜入了华国。

    那位企业家在齐南市参加了一个会议后上了火车,因为一起参会的人太多,六个爪哇国杀手一直没找到下手后安然脱身的机会,其中一个杀手就先尾随着企业家上了车,一直锁定着目标。

    另三个杀手各自带着一部分拆解的手枪零件,分别从安检不严格的小站上了车,却没想到最关键的子弹环节,被郝俊戳破了,昌阳火车站派出所当场抓住了两个爪哇国杀手,缴获了八发子弹。

    事件被立刻上报到墨岛铁路公安处,根据郝俊提供的消息,在公安处的统一安排下,火车上的另外四个爪哇国杀手也迅速落网了,并缴获了两把带着消音器的手枪。

    有人打断了靳霄的话;“根据郝俊提供的消息是什么意思?”

    “因为郝俊之前留意到了两个企图携带子弹上车的爪哇国杀手的对话,推测要有大案子在火车到达临威市之前发生,而且知道了他们在车上还有四个同伙。”

    “那两个杀手有病吧?那么重要的话,竟然能旁若无人地说出来,这不是找抓嘛!”

    “他们不是旁若无人地说出来,声音并不大。而且他们说的都是方言土语,晦涩难懂,你们谁也不敢想象,哈麻黑拉岛的原住民使用700多种语言和方言!”

    不少人倒抽了一口凉气!看向郝俊的目光更加不一样了,700多种语言和方言,他是怎么听懂的?

    靳霄接着说:“由于感到事态严重,把嫌疑人带往墨岛铁路公安处的途中就开始了分别审讯等工作。但仓促间找到的翻译都心有余而力不足,最专业的翻译也只能听懂百分之五!所能确认的只是六个杀手真的是爪哇国人。但因为六个人说的都是晦涩难懂的方言土语,而且汉语也只会简单的词汇,还都不怎么会写字,审讯几乎是无法进行。更让人头疼的是,六个人持有的爪哇国护照都是假的,无法查实真正身份,也极难判断袭击目标。于是有人想到了第一个判断出案情的郝俊,建议把郝俊请到审讯现场。”

    靳霄看着郝俊意味深长地笑道:“当时郝俊要面对的女杀手是块硬骨头,有一定的反侦查经验,毕竟郝俊只是一个安检员,没有审讯方面的经验,万一失败,接下来的审讯可能更加困难。公安处处长符作斌决定再问一下郝俊有多大把握。郝俊的回答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赶鸭子上架,扮一回影帝!”

    众人都被逗乐了,有心急的忙不迭地追问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后来的详细情况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我只知道郝俊成功地扮演了影帝,在审讯过程中出现了意外后,依然掌握了事情的真相。安检不严格的小站被点名批评了,当值的安检班、客运队、保安队、客运值班员都被处理了,车站领导也受了牵连。这还是因为郝俊那边把子弹扣下了,要不然火车上枪一响,处罚就不会这么轻了,就连上级铁路局也脱不了干系,一路追查的话,或许还要牵连到我们这些地方和边防的公安人员。”

    “对了,还有个后来,齐南铁路局把郝俊通过安检机发现子弹的那段视频文件分发到各个车站,和其他几段有可疑物品的视频文件组合在一起,让安检员们进行甄别,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伪装成拉杆箱轮子旁边的铆钉模样的子弹!要知道,郝俊发现那八发子弹的时候,可是凌晨四点多钟!是人最容易犯困的时候!”

    郝俊再次站了起来,“靳霄的故事讲完了,大家各回各位,该吃吃,该喝喝,该乐乐,能把我忘了的都忘了吧,都别忘了这是江老爷子的寿宴就行!”

    众人再次哄笑起来,意犹未尽地回到了各自的坐席上。

    江尚飞笑得合不拢嘴,与身边的老友频频举杯。

    靳霄刚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和他紧挨着的江乐津就有些不快地轻声说道:“我本来是想让你踩郝俊一脚,你可倒好,一下子把他拔那么高,我严重怀疑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靳霄了,你是他的托吧?”

    靳霄微微一愣神,联想到了江家继承人的地位之争,觉得一时嘴快影响了好友的前程,连忙自罚了三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