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59章】我的代号006
    郝俊忽然觉得手被捏了一下,定睛一看,是一只白嫩润泽的小手,顺着小手看过去,竟然是米倩!

    郝俊不觉笑道:“米倩,你有点欠是吧?竟然敢当着我们家雪儿的面挑逗我!”

    米倩拿开手,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嗓音说:“你那么大声干吗?悄悄地告诉我,你是不是特工?”

    郝俊注意到江凌雪也支楞着耳朵,也学着米倩压低了嗓音说:“我悄悄地告诉你,我的代号是006。”

    “006?前面还有两个零!你的级别这么高?”

    “那当然,007排在我后面呢!”

    米倩立刻意识到被耍了,狠狠地白了郝俊一眼。

    江凌雪掩嘴而笑,却也好奇的问郝俊:“你怎么会爪哇国的语言?”

    郝俊当然不会告诉她,这是交换人生俱乐部的福利,是那个被激活的语言听力理解功能。

    这锅还是得让成帅背,郝俊就说是好友成帅的父亲年轻时出外做生意,学会了爪哇国的语言,自己觉得好玩就经常让成帅的父亲和他说爪哇话。但因为发音不好掌握,所以自己只会听不会说。

    刚上的两道菜都很合郝俊的口味,郝俊真想甩开腮帮子大吃一顿,但他现在依然是全场瞩目的焦点,只好尽量表现出优雅的吃相,心里暗叹名人真不自在!

    忽然,北边传来了阵阵惊呼!

    “尚飞老弟!”

    “尚飞兄!”

    “爸!你怎么了?”

    “江叔叔!江叔叔!”

    江凌雪、米倩急忙站了起来,郝俊也连忙扭头看去。

    这里和江尚飞所在的位置隔着两张桌子,只能看到江尚飞不在座位上了。

    看周围人的神情动作,江尚飞应该是躺倒在地上了!

    江凌雪和米倩拔腿跑了过去,郝俊也连忙跟上。

    墨岛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的主任邹循规正在劝导大家疏散开,不要影响空气流通。

    江凌雪、米倩、郝俊都被挡在了外面,一问才知道,江尚飞今天兴致很高,还多喝了一点儿,诱发了心脏病,已经舌下含服了硝酸甘油片,但效果不明显,邹循规亲自拨打了急救电话。

    但他不是拨打的急救热线,也不是拨打的人民医院的电话,因为急救热线还得转接,而人民医院的救护车至少得二十分钟才能到,所以他直接拨打了离这里最近的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急救电话。

    过了几分钟,江尚飞没有好转的迹象,邹循规又给他含服了一片硝酸甘油片。

    又是五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救护车的声音传来,邹循规打电话追问才知道,有两辆大货车追尾了,医科大附属医院的救护车被堵在了半路上,进退两难。

    邹循规马上联系了另外两家医院,并告知他们绕行的路线,而后仔细观察着江尚飞的病情实况,给他含服了两片硝酸甘油片。

    看着邹循规严肃的表情,江家人不约而同地凑近点询问江尚飞的近况。

    邹循规无奈地摇摇头,“情况很不好,心脏有随时停跳的危险。地下太凉,你们先去找一条毛毯,咱们一起动手,先把老爷子平移到毛毯上。如果五分钟后依然没有好转,就立刻扯起毛毯转移到车上,争取和医院的救护车早点接上头。如果老爷子心脏停跳,六七分钟后就会产生不可逆的脑损伤,所以得就地采取急救措施。”

    大家立刻分头行动,很快就抱来了三条毛毯。

    但邹循规只让使用一条,隔绝地面的凉意就行。待会儿万一需要急救的话,下面又厚又软的按压时就没有支撑了。

    十几个人一起动手,尽量平稳地把江尚飞平移到了铺好的毛毯上。

    大家都庆幸恰巧邹循规在这里,要不然更麻烦。

    然而,事情真的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了,江尚飞的心脏停跳了!

    邹循规立刻采取胸外心脏按压加人工呼吸的手段进行急救。

    但持续了十分钟后,没有任何效果!

    要命的是,救护车还没来!

    刚才邹循规说过,如果老爷子心脏停跳,六七分钟后就会产生不可逆的脑损伤,此刻江家人都有些担心了,老爷子现在可不能出这种问题啊!现在的江家离不开他!

    江凌雪急得粉拳紧握,却不能帮上什么忙。

    米倩抓住江凌雪的拳头抚慰着她,下意识地看了一下郝俊,却突然眼神一亮!

    米倩连忙用手指头戳了两下江凌雪,让她注意郝俊的神情。

    心中躁乱的江凌雪只看了一眼就呆住了!

    江凌雪扭头看向米倩,米倩踮起脚歪着脖子,凑在她的耳朵上小声说道:“我估计你和我想的一样,他在纠结是不是出手救爷爷!”

    江凌雪娇躯剧震!一个人或许有错觉,两个人都看错的可能性就小多了!

    江凌雪小声回问:“你说他为什么纠结?”

    “太妖孽了呗!他只是一个火车站的安检员,有点眼力、有点口才、思维敏捷反应快也就算了,却做着翻译都做不了的事,还有一身足以开馆授徒的好功夫!”

    江凌雪微微点头,“但现在时间不等人,必须让他出手救爷爷,我现在脑子有点乱,你说,我该怎么做?”

    “和他相处的这些时间里,虽然他有的时候有点玩世不恭,还有的时候装着色色坏坏的,但你不觉得他是一个心底充满正气、极重情义、吃软不吃硬的人么?直接求他!就从这三方面求他!”

    江凌雪郑重地点了点头,上前拉住了郝俊的左手,一言不发,扭头就走。

    郝俊莫明其妙地跟着江凌雪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

    江凌雪停住了脚步,却没有松开手,转身看着郝俊,“除了我老妈,爷爷是对我最好的人了,我不能接受爷爷这么突然地离我而去。郝俊,求你救救我爷爷!”

    郝俊咬了几下嘴唇,缓缓出声,“你怎么知道我能救你爷爷?”

    猜测得到了证实,江凌雪喜出望外,“你真的能救?”

    郝俊点点头,“救是能救,可我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救,想必你能体会我的心情。”

    江凌雪急了,“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没办法让你和爷爷单独待在一起。”

    “这就是我纠结的地方,你刚才是看出了我在纠结,才猜我能救你爷爷吧?”

    江凌雪急切地点点头,“现在怎么办呢?邹主任说心脏停跳六七分钟后就会产生不可逆的脑损伤,肯定时间越长,脑损伤越重!万一时间长了不能恢复心跳……我想都不敢想了!郝俊,求求你,赶紧出手吧!你有什么需求尽管提出来!只要我能做到的,肯定不会推脱!”

    “脑损伤的问题,你不用担心,你也不用担心不能恢复心跳。不过这药不是我的,而且有点小贵。”

    江凌雪一听是药,下意识地问道:“什么药?多少钱?”

    “归心片,五万……不,不是五万,换算成人民币的话,是五十万。当然,对于你们来说,这点钱也不能说贵。”

    江凌雪的神色变了一下,尾随过来旁听的米倩插话了:“郝俊,真是看错你了!你还真是思维敏捷反应快呢!还真是应该叫你006,你坐地起价玩的挺溜!现在有和人民币一比十的货币么?行!五十万是吧?这钱我给你!赶紧把药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