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68章】我又何必做恶人呢
    吴幻做了解释:“一个月后,我要参与一部影片的服装设计,两个月后还要迎战国际服装节,所以只能和你交换一周。而且,我和你交换人生的主要目的,只是为了捕捉灵感。灵感这个东西,很是虚无缥缈,往往是由于外界因素的突然变化而瞬间产生。如果我去你那里一周了还捕捉不到灵感,接下来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大。”

    郝俊表示赞同:“生活中不缺少美的东西,缺少的正是我们发现美的能力,灵感这种东西太具有偶发性了,偏执地去追寻它,真不如换个环境去激发它。不过,一周的时间确实应该出效果了,如果依然捕捉不到灵感,多待下去确实没什么必要。”

    但郝俊未免有些遗憾,“我还以为能从你那里获得许多服装设计师的知识呢,看来,只能抱憾而归了。”

    正在愣神的吴幻回过神来,接口说:“也不能说是抱憾而归,你只用一周的时间,就会得到135个会员积分,要知道,你和别的铁卡会员交换三个月,最多也就得到15个积分而已。”

    郝俊笑了起来,“其实我更对你顶级服装设计师的知识感兴趣。所以才难免遗憾。”

    “那你就利用交换期间多巩固一下相关记忆吧,哪怕只记住了5%、10%,也是你一辈子的财富。”

    郝俊微微摇头,“杨啸河对我说过,只凭着交换期间那点记忆,想成为武林高手是不可能的,任何成就都不可能作为空中楼阁出现,所以说我就算记住了你5%、10%的设计师记忆,也不可能有什么大成就。杨啸河对我开放了所有的习武记忆,让我可以融会贯通,事半功倍。之后我用在电子方面的天赋记忆回赠了他。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对我开放成为顶级服装设计师的全部记忆,我对你开放电子方面的天赋记忆。”

    吴幻露出了玩味的笑容,“郝俊,你觉得在领先了你们23年的时空里,你电子方面的天赋还能跟得上形势吗?”

    郝俊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尴尬地笑了笑,但嘴上不肯认输。

    “万变不离其宗,打好了基础,学什么都容易得很。就像你们做服装设计的,是通过对生活的思考而产生构思,是集逻辑思维、感性思维、抽象思维于一体的艺术创作过程,但创作契机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有的,善于从生活中发现、发掘出美的瞬间,才会进入富有创造性的突发思维状态。文艺活动、科技活动也是这样,所以文艺作品和科技发明也常常是灵光一现的成果,从这一点上说,服装设计、文艺作品、科技发明这些跨界的东西都是相通的,只相差了23年的电子产品当然共同点更多,怎么可能用不上呢?”

    吴幻渐渐收起了笑容,郝俊的心里面咯噔一下子!

    郝俊暗想坏事了,刚才不该为了面子卖弄从米倩那里学来的东西,吴幻可是顶级服装设计师啊!

    这哪里是卖弄啊?这不是班门弄斧嘛!而且自己这一番言论还有高高在上的感觉,可别把吴幻气走了,135个会员积分呢!折算成人民币,就是13.5万!只用一周的时间啊!

    没想到吴幻竟然拍起了巴掌!连喊了三个好字!

    郝俊一脸懵逼的表情,不会吧?米倩用来教我的东西,能把你这个顶级服装设计师给忽悠了?

    吴幻把手放下了,脸上浮现出真诚的笑意,“没想到你今天能让我有所触动,看来我之前的思维还是有局限性,应该拓展的更宽一些,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赶紧回去实践了!你之前说的关于灵感的偶发性也让我有些惊讶,能说说你对灵感和服装设计之间的见解吗?”

    郝俊放下心来,想必是不同的时空、不同的教育和实践、不同的设计师,理念和思维方式也不同吧?所以吴幻才觉得耳目一新、有所触动。

    郝俊清了清嗓子,回忆着江凌雪和米倩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归纳整理了一下,转述给了吴幻。

    “灵感是展现设计师天赋和专业素养的重要因素,需要设计师长年累月的生活阅历、较高的艺术修养、实践积累、特定的社会生活环境和外界因素的激发,灵感的获取脱离不了生活和社会活动,而灵感是保证服装设计的持续性创新力和生命力的关键,一定要让自己变得敏感起来,从平凡中发现亮点,让自己的创意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从生活中借鉴而来,就能快速融入市场。所以,我很欣赏你为了捕捉灵感而和我交换一周。”

    郝俊说到最后时,没忘了巩固一下要点,可不能让吴幻受到启发后迫不及待地回去搞创作了,千万别忘了先和自己交换一周啊,135个会员积分呢!等于是13.5万呢!这可不是小钱钱!

    吴幻没有说话,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虽然你后面这些话没什么营养,但你前面那些话已经让我拓宽了思路。所以,我决定,对你开放成为顶级服装设计师的全部记忆作为答谢。当然,你肯定不好意思平白接受我的好处,所以,你可以用杨啸河所有的习武记忆来回赠我,我一定不会拒绝的!”

    郝俊暗说那么牛逼的记忆,你当然不会拒绝的!谁不想速成武林高手?

    郝俊很是认真地说道:“杨啸河所有的习武记忆?这恐怕不好吧?把我和杨啸河交换期间的记忆给你倒没什么,但杨啸河所有的习武记忆不应该由我做主,我得问过他才行。”

    “你和杨啸河交换期间的记忆有什么好稀罕的?就像你刚才说的,只凭着交换期间那点记忆,想成为武林高手是不可能的,任何成就都不可能作为空中楼阁出现。其实你问不问他都一样,他对你感恩戴德,一定不会拒绝的。”

    郝俊还是摇着头,“据我所知,我是杨啸河开放这些记忆的第一个人,可见他把这些记忆当做宝贝珍藏着,我不想不经过他的同意就转送别人。”

    看到郝俊这么坚决,吴幻倒有些欣赏起来了,“那咱们先说定了,如果杨啸河同意了,你就完完整整地把他习武的记忆转送给我,这样总行了吧?”

    “那当然,只要他没意见,而且不是勉强地同意,我又何必做恶人呢?”

    吴幻绽放开了笑容,“那就这样说定了。下面得谈一谈实际性的问题了。我是个喜欢享受生活的人,所以花销可能大一些,我可以动用你多少货币?”

    郝俊原来打算把自己的工资和修电器的外快留给交换对象做日常开销,但想想吴幻给别人做件衣服都得80万起步,万八千的还不够他塞牙缝呢,可自己真的没什么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