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79章】帅哥,你是不是认识我?
    郝俊要开开心心地享受未来世界了,却没想到吴幻开始给他惹事了。

    吴幻8月1日到了昌阳市,这一天恰巧是郝俊的休息日。

    今年已经40岁的吴幻,虽然来自于2039年的平行时空,但2016年对他也不算很陌生,相当于他17岁的时代。

    而且吴幻是交换人生俱乐部的紫金会员,是交换穿越了许多次才一步步爬上来的,近似于2016年的平行时空当然不可能是第一次接触,虽然各个平行时空的发展状况不尽相同,但2016年的时空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新鲜感,他很快就毫无阻碍地融入了这个似曾相识的时代。

    吴幻觉得郝俊的“小窝”太挤,对于他这个喜欢享受生活的人来说,能不忍受就不忍受,所以直接去酒店租了套房。

    然后吴幻就穿行于繁华地带,当然不是为了寻找什么灵感,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为了寻找灵感而来的,如果不是俱乐部的秘书长何润亲自找他谈话,他是不会选择郝俊这个安检员的职业作交换的,也不会选择一个没有新鲜感的时空。

    吴幻是俱乐部的优秀会员,虽然没有郝俊飞速蹿红的惊人事例,却也因为表现优秀跳过好几次小的等级,要不然怎么能成为俱乐部里最年轻的紫金会员呢?所以吴幻才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自傲。

    吴幻很不喜欢郝俊这个安检员的职业,但他不会拒绝何润的请求。

    不论对于俱乐部的会员来说,还是对于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来说,秘书长何润都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他亲自请求吴幻,要吴幻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让郝俊无法拒绝交换人生的意向,只要当天达成了交换意向就行,双方交换的时间由吴幻自己决定。

    随着会员等级的不断提升,吴幻越来越认识到俱乐部的强大,所以他不仅不会拒绝俱乐部高层的指令,还会很痛快地坚决执行,更何况何润的措辞是请求,不是指令。

    所以吴幻当场表示,一定竭尽全力和郝俊达成交换人生的意向。

    俱乐部的高层一直欣赏吴幻从不打折扣、从不谈条件的态度。

    其实吴幻心里明白,俱乐部的高层从不让支持俱乐部或者说忠诚俱乐部的会员吃亏,何必多此一举的预先谈什么条件?至于打折扣?那就太不明智了。

    何润毫不吝啬地鼓励和称赞了吴幻,吴幻立刻信心满满地去找郝俊。

    其实,以郝俊从江凌雪和米倩现学现卖的那点道行,还不至于让吴幻兴奋地开放成为顶级服装设计师的全部记忆作为答谢,他只是为了让郝俊坚定和自己交换人生的决定,所以他觉得吃亏了,才提出让郝俊用杨啸河所有的习武记忆来回赠自己。

    当郝俊把能够支配的18万资金全部交给他无偿使用时,他重新审视了一下郝俊,对郝俊的好感直线上升,意识到为什么何润会对一个新人这么关注,郝俊的未来,很可能比自己还耀眼!

    接下来郝俊的一番见解,也让吴幻有一定的触动,觉得郝俊是可交之人,决定砸下5000万结交这个俱乐部的新星!

    如果吴幻知道了何润让他尽全力和郝俊达成交换意向的初衷,只是为了复查郝俊的记忆,不知作何感想?

    吴幻的信念向来是可以享受的时刻不要虐待自己,身处逆境的时候尽量善待自己。

    他既然来到了郝俊所处的时代,既然郝俊给了他18万人民币的无偿使用权,当然是不用白不用。

    一天2688元的套房,在昌阳市已经算是高层次消费了,但对于两周18万的使用额度来说,只相当于四分之一。

    所以,吴幻付了房费就开始穿行于繁华地带,到处找好吃的、好玩的、新鲜的、有趣的、奇特的、有情调的,尽情享受这个时空的精彩。

    接下来的两天是上班时间。

    不得不说,吴幻还是很敬业的,他踏踏实实地尽着郝俊的职责。

    吴幻穿越交换了许多次了,就等于身体经过了许多次改造,体能远非郝俊可比,让郝俊觉得有些累的手检过程,对他来说就跟玩儿似的。

    刚开始的两天,吴幻对这份新工作还有点新鲜感,等到上二休一再次上班的时候,新鲜的热度已经过去了,他就琢磨着能不能让郝俊的安检员生涯更出彩。

    但琢磨来琢磨去,他发现自己已经掌握的技能大部分没办法在安检员的岗位上大放光芒,少数几个可以达到这个目的的,又担心郝俊交换回来后没法向周围的人解释。

    8月10日,又到了休息的日子,吴幻觉得有些无聊了。

    昌阳市太小了,虽然有100多万的人口,还是个交通枢纽,但说来说去也只是个县级市。

    三个休息日,加上六个晚上,吴幻已经把昌阳市市区走了个遍,公园、游乐场、ktv、影院、舞厅什么的都转了一圈,就连小孩子玩的投币喜羊羊都咿咿呀呀的坐过了,实在没什么好玩的了,总不能一整天都吃、吃、吃吧?

    既然没有什么好玩的了,吴幻就决定实践一下郝俊的电子天赋,先从维修和改造做起,然后再尝试着做点什么。

    吴幻四处打听口碑好的维修和改造电器的地方,然后就来到了帅哥电子维修服务部。

    吴幻现在完全是郝俊的形象,就连成帅都没认出来。

    成帅没想到郝俊这一次“闭关”才十来天就“重入尘世”了,但今天的活儿有点多,他也顾不得多问,反正郝俊想说的时候自己会说的。

    郝俊把有关于成帅的记忆全部隐藏了,所以吴幻看成帅就是个陌生人,他礼貌地打了个招呼:“你好老板,我会维修和改造电器,你这里有没有业务需要帮忙?我只想实践,不要工钱。”

    成帅看着吴幻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一本正经的回道:“不用叫老板,叫帅哥就行了。想实践可以,不要工钱也可以,但你中午得管饭。”

    吴幻被噎了一下,“管饭?不要工钱还管饭?老板,是管我自己的?还是连你的一起管?”

    成帅的脸一板,“不要叫老板,叫帅哥!不是只管你自己的,也不是只连我的一起管,是连我老妈的一起管!”

    吴幻彻底蒙圈了,这是哪门子规矩?打工不要钱,还得管老板和他老妈吃饭!

    “老……帅哥”

    吴幻刚说了一个老板的“老”字,赶紧刹住车,改成了“帅哥”,却没想到成帅凶巴巴地打断了他的话:“我很老吗?帅哥就帅哥,为什么加一个老字?”

    吴幻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强压住一口火气,决定再问最后一次,如果这位胖娃娃似的小老板还是这个态度,立刻掉头走人,不受这莫明其妙的窝囊气。

    “帅哥,你是不是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