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80章】就是用针划拉了几下
    成帅一边低着头焊二极管,一边做出漫不经心的表情,“你谁啊?我见都没见过你。”

    吴幻轻舒了一口气,还以为遇到了郝俊不想让交换对象接触的老熟人呢,还好不认识。

    成帅却开始在心里面郁闷了,今天郝俊这是怎么了?原来以为他是来开玩笑逗闷子,可现在怎么看都不像是装的,不会是“闭关”练功练得走火入魔了吧?

    成帅抬起头来看了看吴幻,想确认他是不是真的不正常。

    吴幻见成帅的目光撒了过来,就堆起了一丝笑容,“帅哥,我叫郝俊,在昌阳火车站做安检员,从小就喜欢研究电子小玩意儿,好长时间没接触这些东西了,想在你这儿看看有没有维修和改造电器的业务熟练一下。我真的不要工钱,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误会。”

    成帅的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还用你小子自我介绍吗?去我家里吃饭都不下百次了,我还不知道你是干嘛的?听这口气和自己老妈似的,老妈自从得了老年痴呆症,看见一些老街坊就一本正经地介绍自己,你不会真的脑子出什么问题了吧?

    成帅不确定应该怎么应对这突发状况,决定多观察一会儿再说。

    成帅指了一下周围等着维修的电器,“现在的活儿挺多的,两个来帮工的都出去修空调了。这里每件电器的毛病都在便利贴上写着呢,你直接进来吧,那边的维修桌正好空着,先修哪个后修哪个你自己看着办吧。”

    吴幻一听马上就有活儿干,立刻来了精神,从柜台门绕了进去,一张张的便利贴看下来,郝俊的相关记忆涌现在了脑海里。

    吴幻震惊不已,好个郝俊!果然不是乱吹的!就这么一边看着什么故障,就已经在脑海里浮现出故障可能产生的各种可能!

    其中有八件可以确定故障所导致的原因,有两件需要开机测量后才能下结论,只有一件成因太过复杂,可能要耗费不少时间。

    吴幻是来实践的,当然得先从看似简单的开始验证。

    他刚拆开一个电烤箱的外壳,一个中年人抱着一个功放机走了进来,“帅哥,帮我看看这东西什么毛病,昨天晚上他们唱着唱着歌,声音突然忽大忽小的,大的时候能把耳朵震聋了。这音量旋钮还不敢碰了,一碰那音箱里就喀啦喀啦乱响。”

    成帅看了一眼,“放柜台上,我把这几个螺丝拧上就过去。”

    “我看你这里活儿挺多的,要不我先放这里,你有空的时候再看,反正我也是晚上才用。”

    “我先给你调一下,你先拿回去试试,不行的话就得拆机修了。”

    中年人一听有立等可取的意思,赶紧把功放机放到了柜台上。

    成帅忙完了手头的活,从抽屉里找了个针管,抽了一点儿酒精,走过去拔掉音量旋钮,露出了里面的音量电位器的金属杆。

    他把功放机斜竖在柜台上,左手捏住了金属杆轻轻转动着,右手把酒精沿着金属杆缓缓注入。

    中年人忍不住问道:“功放机也能打针?”

    成帅笑了笑解释说:“酒精是拿来给它洗胃的。你几乎每天晚上都用它,而且音量调节的还挺频繁的,音量电位器里的碳膜就会磨损,然后就掉下一些微小的渣子来,就容易造成电位器短路,调节音量或者信号变化明显的时候,就会出现杂音或者音量忽大忽小的情况。酒精可以把这些微小的渣子冲洗掉,大多数情况下可以恢复正常。”

    一边说着话,酒精就注射完了,成帅继续轻轻转动着金属杆,感受着没有什么阻涩感了,就放正了功放机,往那个中年人面前一推,“等你走回你店里的时候,酒精就挥发干净了,你就接上去试一下,再不行的话就只能拆机了。”

    中年人欣喜地接过了功放机,“啊呀帅哥,真是不好意思,眼看着你又不会收费了,得怎么谢谢你呢?”

    “行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说实话,今天真还挺忙的,我还得接着忙活,就不陪你聊了。”

    中年人连连点头,抱着功放机出门了。

    吴幻似乎明白了,“帅哥,怪不得我不要工钱你还得让我管饭呢,原来你这里是做公益的,白修不要钱。”

    “想什么呢?都不要钱我还不得搀着我老妈要饭去?”

    吴幻立刻脑补了胖乎乎的成帅衣衫褴褛地搀着一个老太太沿街乞讨的画面,做好事做到这地步,确实不忍目睹。

    吴幻觉得,大概因为那中年人是熟人才不收费吧?

    吴幻已经确定了电烤箱插电就跳闸的原因,是石英管的接线处受潮短路引起的,清除了接线处和散热孔积攒的油灰粉尘,用电吹风彻底烘干后插电实验,完全正常了。

    成帅告诉他在原来那张便利贴上注明修复的原因,写上收费15元。

    吴幻下意识地点点头,果然是只对熟人不收费。

    店门一开,进来了一个小胖子,拿着手机问成帅和吴幻:“手机的听筒声音突然变小了,修修得多长时间?”

    成帅回道:“那得看看是什么毛病了。”

    “最多得花多少钱?”

    成帅见吴幻已经把电烤箱的螺丝拧上了,就让他过去看看手机什么情况。

    吴幻一把手机拿到手里就有数了,郝俊的记忆告诉他,听筒表面吸附的磁粉已经达到了阻碍通话的数量。

    但吴幻不确定成帅盈利的底线,郝俊的记忆告诉他,有一些电子维修部会夸大故障多收费。

    还没等吴幻确定怎么和成帅沟通这个情况,成帅先开口问他:“是不是听筒表面太堵了?是的话抽屉里有磨秃的缝衣针。”

    吴幻觉得成帅没有赚黑心钱的打算,马上回答说是。

    成帅就对那小胖子说:“平时口袋里的尘灰也会被吸附在听筒上,但不会突然间声音变小。我注意到你身上有些亮晶晶的粉末,是去西山的粉末冶金厂了吧?估计是粉末冶金厂那边机加工过程的粉尘太多了,被吸附在你的手机听筒上了,清一下看看再说吧。”

    小胖子点头答应,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吴幻用针尖在听筒的凹槽里一划拉,就沾上了一束磁粉。

    吴幻把磁粉用纸巾抹掉,又划拉了一圈,又沾上了一束磁粉,再用纸巾抹掉。

    等到第四次的时候,磁粉就很少很少了。

    吴幻把手机递给小胖子,让他随便打给哪个朋友或者话费热线比对一下效果。

    小胖子试过之后,确定声音恢复了正常。

    小胖子看出了成帅是老板,就陪着笑脸问:“老板,就是用针划拉了几下,收不了几块钱吧?”

    成帅抬头看着他,“就是用针划拉了几下?用针划拉不值钱,值钱的是得知道用针划拉,还得掌握好划拉的力度,一不小心就把听筒捅坏了知道么?想当年福特公司的一台精密电机出现了故障无法解决,请来了科学家斯坦门茨,斯坦门茨很快就用粉笔在电机上画了一条线,让他们在画线的位置拆掉16圈线圈,电机果然正常运行了。斯坦门茨要收费1万块,福特公司的人惊呼画条线竟然要收1万块!斯坦门茨说画条线只值1块钱,知道在哪里画线值9999!另外,别叫我老板,叫帅哥!”

    小胖子连忙改口,“帅哥,我知道了,那我应该给你们多少钱?不过,你千万别和我说9999!我会和你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