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94章】怪我喽(三更贺两千收藏)
    何润没有理会郝俊郁闷幽怨的神情,在桌面上轻拍了一下,距离桌面十厘米的地方,出现了计时器的投影。

    五分钟倒计时开始了!

    郝俊的神情立刻严肃起来,因为这是自己的最后机会了,如果过不了这一关,天知道会有什么恐怖的结局等着自己!

    他的脑海里翻涌着一个个能把摇珠棉和俱乐部、商务中心相联系的高大上的方案,却一次次的推翻。

    四分钟后,他的脑子里灵光一现!立刻抓紧时间补充和完善起来。

    “叮”的一声,时间到!

    何润再次在桌面上轻轻一拍,计时器重新启动,两分钟倒计时开始了!

    郝俊见何润连一点多余的时间都不给,无奈地理了一下基本思路,开始了两分钟的陈述。

    “尊敬的秘书长,我觉得商务中心的章程大有深意,不允许再和同一个交换对象达成交换意向,也不允许向他人订购,所以只能在交换穿越期间依靠自己的判断力决定带什么东西回来,这就需要敏捷的思维、快速的反应、缜密的推理!所以我认为,商务中心的章程是为了让会员们迅速成长为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的一代英才!而不是造就一个个追逐金钱的势利商人!”

    何润的身体一下子坐直了,明显是来了兴趣。

    李济川和伊琳娜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满满的震惊!

    伊琳娜心头的火势小了一些,郝俊说商务中心的章程大有深意,是在变相地拍自己的马屁么?

    郝俊注意到了他们三个人的神情变化,顿时觉得有了信心,方向找对了!

    他继续说了下去。

    “既然要从异时空带东西回来,还是要经过商务中心进行中转,就要实现利益最大化!摇珠棉的成本价三十多元钱一米,市场最热的时候九十元一米还供不应求,称霸市场长达六年之久!九十元一米,折合成我所在的b16时空的人民币,为七十二元一米。”

    郝俊故意停顿了一下,伊琳娜和李济川都知道重头戏来了,因为吴幻说这种布料现在只有两三元一米,这差价不是一般的大!

    李济川催促道:“郝俊,你只有两分钟的时间。”

    郝俊看了一眼计时器,微微一笑,“两分钟的时间,对我来说用不了。我买到手的摇珠棉一米还不到五毛二分钱!折合成b16时空的人民币,不到四毛二!把交给商务中心的费用算上,也不到四毛六分钱!四毛六:七十二元,比值为1:156!我确信摇珠棉在滞后了23年的b16时空至少称霸十年!即便我把这批布料半价批发出去,也是高达78倍的比值!”

    伊琳娜和李济川更是震惊!吴幻说的两三元一米肯定不是零售价,郝俊竟然折腾到一米还不到五毛二分钱!

    郝俊挺直了身体,“我利用自己敏捷的思维、快速的反应、缜密的推理、准确的判断,实现了利益最大化!我敢说能让比值达到50倍的会员也是凤毛麟角!我是最符合俱乐部期望的优秀会员!永远都是!”

    何润扫了一眼计时器,一分四十六秒!

    何润对着郝俊露出了微笑,“我想,你的回答可以打85分以上,你暂时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了。接下来,我有事要和李济川、伊琳娜谈,你不适合参与。”

    郝俊刚要问一下是否要去外面回避一下,何润在桌面上勾画了一下,立体投影似的屏风把郝俊围了起来,他仿佛置身在大自然中。

    稀奇的是,屏风上不封顶,下面也有高达十几厘米的缝隙,但郝俊却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

    大约过了两分钟,郝俊根本就看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也没听到任何声音传进来,他确定这投影屏风真的隔绝了声音和画面。

    好在何润提前让他安了心,他不必东想西想的吓唬自己了,索性放松心情,欣赏起大自然的旖旎风光来。

    郝俊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投影屏风散去了,他注意到何润、李济川、伊琳娜的表情都比较轻松,心里面的大石头就完全放下了。

    何润看着郝俊微微一笑,“我想,你应该清楚,任何形式的跨时空传送,费用都远比你所说的60吨重卡多得多,你交给商务中心的费用远远不够。所以,你的三十万云钛币的奖励被取消了。我原本让你在晋级为铜卡会员的基础上,越过铜卡见习会员、铜卡初级会员、铜卡中级会员,直接晋级为铜卡高级会员的决定也收回,以弥补你给俱乐部造成的损失,你可有什么不满?”

    郝俊连连摆手,“不不不,今天很明显是秘书长放了我一马,我哪里还会奢求其它?秘书长,我把这批摇珠棉的利润全部捐献给俱乐部做活动经费,以弥补俱乐部的损失和对领导们造成的困扰。”

    “你是个聪明人,聪明在能坦然说出别人不敢明言的想法,别人在这种时候,往往只是表决心、立壮志,都怕重复对自己不利的话题,你却敢明说今天是放了你一马!至于弥补俱乐部的损失,不必了,这将是你的第一桶金,对你的意义非常重大,要不然我也不会成全你,但我不希望有第二次。有关摇珠棉的具体事宜,伊琳娜会帮你协调处理的。好了,我还有事要处理,你们去吧。”

    郝俊不好再多说什么,跟着李济川和伊琳娜退了出来。

    他们乘坐电梯到了六楼,先去了伊琳娜的办公室。

    郝俊和伊琳娜说明了有关这批摇珠棉的相关细节,并诚恳地道了歉。

    伊琳娜很大度地摆摆手,“算了吧,道歉什么的就免了吧,你也挺倒霉的,本来能一路飙升到铜卡高级会员,还能被树立为所有会员的榜样,你非得搞些破布回来,现在就只能晋级到铁卡高级会员了。说起来,你的损失不比那批摇珠棉的利润低,等你琢磨过味来了,就会知道太得不偿失了!”

    郝俊疑惑道:“秘书长没说晋级铜卡见习会员的资格都给我拿下吧?”

    伊琳娜白了他一眼,“等级低的会员得到等级高的交换对象五星好评,俱乐部方面也全五星好评时,交换对象赠送的积分才可以按照所对应的比例折抵该会员的晋级积分。你觉得你这次惹的事,俱乐部方面会给你全五星好评么?”

    郝俊点了点头,但他觉得还有件关键的事没弄明白,“反正布料也没运送回来,也就没给俱乐部造成实际上的损失,只要我表示心甘情愿地放弃,为什么就是不能取消运送呢?”

    “因为俱乐部从不出尔反尔,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只有严格执行铁的章程,俱乐部才能健康有序的长期发展。你所谓的心甘情愿地放弃,恐怕在谁的眼里都是被逼无奈,这是解释不清的,俱乐部不能因此坏了名声。”

    李济川也无奈地插口说:“如果事情只限于咱们几个人知道,或许还有取消运送的可能,但今天知道这件事的工作人员和交换穿越的会员多达上百人,总不能全部洗脑吧?那可是绝对不允许的!”

    郝俊也颇感无奈,“如果伊琳娜主任别像狮子吼似的就好了,就不会把他们都招来了,事情就好办了。”

    伊琳娜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怪我喽!话说,你还欠了我一掌呢!是不是该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