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95章】能轻松解决的都不叫事
    郝俊连忙扯了一下李济川,“李主任,时间不早了,只怕那吴幻快急死了,咱赶紧回医务中心吧。”

    还没等李济川答话,郝俊已经一溜烟儿的跑了出去。

    李济川看着狼狈逃窜的郝俊背影,忍不住笑了起来。

    伊琳娜气哼哼地坐下了,“要不是你和秘书长说他的体能潜力超过了大部分会员,我真想把他拍成肉罐头!”

    “得了吧伊琳娜,你刚才在秘书长那里,不也是对他的临场发挥大加赞叹么?”

    “那还不是因为他曲里拐弯地拍了我的马屁,能让我减轻点失职的罪过?如果把他批的一无是处,秘书长能给我好果子吃!唉,被郝俊这么一折腾,我又得修改完善章程和交易细则了,真烦人!”

    郝俊刚跑回医务中心,正在焦急等待的吴幻就迎上来询问事情解决的怎么样。

    郝俊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后,发现伊琳娜没有追过来,神色就轻松了不少,对吴幻回道:“暂时告一段落了,应该是没什么大事了。对了,你那些积分不要送我了,上头不想让我晋级那么快了。”

    吴幻也放了心,“不能用于晋级也没关系,你只管收着,积分宽裕些总是好的。”

    郝俊觉得800个积分是个不小的数目,原本有飞速晋升的诱惑,收下也就收下了。但既然失去了飞速晋升的机会,想想已经花掉了吴幻差不多五千万,就不好意思再收下那些积分了。

    吴幻趁机说出了因为丰满女士的事情给郝俊造成的不良影响。

    郝俊呆了一会儿,冲着吴幻竖了一个大拇指,“老吴啊,你真行!我怕污妖王给我坏了名声,都不敢答应和他交换人生,你这闹腾的!只怕污妖王造成的影响也不过如此。”

    郝俊话锋一转,“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早晚能找到那女的,这事和你那五千万比起来,简直就不叫事儿!我有办法找到她。”

    吴幻见郝俊不追究,就对导致这起“事故”的原因做了解释,一起把意外遭遇成帅的事做个简明扼要的说明。

    郝俊一听把成帅牵扯了进来,眉头微微一皱,但旋即展开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就只能想办法解决了。成帅有个最大的好处,我不主动提的事,他绝对不会主动问。只要我回去表现的像以前一样,他会慢慢地把这件事放下的。好了,李主任走过来了,这些事就不要提了,当做没发生过好了。”

    吴幻非常感激地拍了一下郝俊的肩膀,“够意思!你这朋友我交定了!如果在我那个时空里,想找到那女的容易得很,可在你们那么落后的时空,我是有力使不上,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真庆幸你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郝俊笑了笑,“能轻松解决的都不叫事!别多想了。”

    十二个小时后,两个人的相貌改变了回来。

    又经过半个小时的观察和监测,确认身体没有任何异变后,李济川的助手把他们穿越期间的记忆进行了互相复制。

    按照两个人提前确定的内容,吴幻成为顶级服装设计师的记忆将永远留在郝俊的记忆里,郝俊在电子方面的天赋记忆送给了吴幻,吴幻主动放弃了杨啸河的习武记忆,以免郝俊为难。

    其它只属于对方的记忆做了清理,相关的数据、信息、物品该清的清、该删的删、该换的换回来。

    郝俊没想到号称要享受生活的吴幻只花了他十万元,看来环境改变了,消费的方式和习惯都会随之改变。

    既然钱没花光,郝俊就不用为宝马男的药费发愁了,要不然没钱续费就没法向郝梦琪解释卡上的钱哪里去了。

    原本李济川想让他们午后不久就能返回各自的时空,因为接连发生了一些小插曲,郝俊回到废弃渔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

    郝俊没觉得怎么疲乏,回到公寓稍微收拾整理一下就去了火车站,找到了客运主任申彦光。

    得知联系付环也就是丰满女士的事情没有任何进展,郝俊决定亲自跑一趟。

    出票记录上表明,付环的到站地点是规州,正好接下来有一趟高铁经过,郝俊算了一下,到规州是晚上八点半,时间上不算太晚。顺利的话,今天晚上就能找到付环。

    他和申彦光说自己找到了一些线索,要连夜去找付环,如果今天晚上不能圆满解决,明天可能要回来的晚一些,可不要把自己当旷工处理。

    现在这件事可以说是最让申彦光头疼的事了,一听郝俊有线索能找到付环,一口答应,并亲自去为郝俊办理出差证明和乘车证签证,郝俊去更衣室拿自己的工作证……

    晚上八点五十分,站在规州火车站广场的郝俊发动了无限聚焦十五分钟后,终于找到了线索:一辆载过付环的出租车。

    郝俊快步走到近前时,已经有一男一女先他一步拉开了车门。

    郝俊赶紧上前商量:“对不起二位,我有急事要找这位驾驶员打听一下,麻烦二位另找一辆行吗?”

    那一男一女上下打量了一下郝俊,男的开口说道:“行啊!”

    郝俊刚要道谢,那男的接着说:“哥们儿还真是有脑子,知道现在车难打,竟然想出这么一招来,行!你真行!”

    郝俊这才反应过来,那个“行啊!”不是同意了的意思。

    他看了看周围,可能是因为又有一列车的乘客刚刚出站,好多人在等着出租车的到来,车真的难打。

    他拿出钱包掏出了一张毛爷爷,男的立刻咋呼起来:“有钱了不起啊!一百块钱就想叫我们让车?好多噢!”

    郝俊笑着摇摇头,“你理解的方式不对,这钱不是叫你们让车的,是感谢你们把车让给我的。因为现在车的确难打,你们继续站在这里可能要多等一会儿。不巧的是今天有冷空气,夜风寒凉,你们可以先在路边的餐厅吃点喝点儿,暖暖肠胃,这点吃的喝的理应由我来请。”

    女的扯了一把男的,“咱们也不差这一会儿,人家可能真的有急事,算了,咱等下一辆。”

    男的倒是挺听话,冲着郝俊做了个上车的手势,和女的转身走向了不远处的超市。

    郝俊知道他们是不想要这一百块钱,追上去硬塞也不合适,只能冲着背影喊了声谢谢。

    男的抬起手来摆动了几下,算是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