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096章】哟!这是什么阵势?
    郝俊进了出租车,把那张毛爷爷从防护栏前面放到了大胡子司机面前。

    “大叔,打听个事,前天中午,你在这里接了四个女的上车,我有急事找她们,请问一下她们在哪里下的车?”

    司机扫了一眼那张毛爷爷,“前天中午?哎呀,这两天忙的晕头转向的,我没什么印象了。”

    郝俊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含意,这是嫌钱少啊!

    郝俊加上了一百。

    司机挠了挠头,眼神闪烁,“四个女的?好像真有,可她们在哪儿下车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

    郝俊又掏出两百加了上去,“这次该想起来了吧?”

    司机咧嘴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的想不起来了,你容我多想想。”

    司机摘下了手腕上的菩提子手串,一粒一粒的扒拉着,嘴里面絮叨着一个个地名,好像真的在回想着似的,但他的眼神一直在四张毛爷爷和郝俊的钱包之间游移着。

    郝俊直接问他要多少钱才肯说。

    他却郑重其事地表明自己不是为了钱,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郝俊掏出了钱包,把剩下的七张毛爷爷都掏了出来,一起拍在了司机前面。

    司机扫了一眼郝俊的钱包,慢悠悠的把钱收了起来,“那些女的是你什么人啊,你为什么找她们啊?”

    郝俊强压下不满,“我不想在她们睡下之后再叫醒她们,麻烦你快点开车。”

    司机继续转动着菩提子手串,“谁知道你是什么人呢?万一我把你带了去,她们再出了什么事,你说我为了你这千把块钱,值不值啊?”

    郝俊脸色一沉,这贪得无厌的家伙,一定是瞄上了钱包里的几张银行卡,这是想借机敲一笔啊。这个傻瓜也不动动脑子,今天能从茫茫车流里确认你这辆车,来日不还是能找到你吗?会被你白白地“欺负”吗?

    郝俊觉得和这种人多说无益,不如武力震慑,他身子前探,手一伸,把他手里的菩提子手串扯了过来。

    司机怒道:“小白脸,想干吗?”

    郝俊一愣,小白脸?

    再一琢磨,郝俊明白了,原本他上班就是在室内,再加上交换穿越时的身体改造,还有吃下的霜米改善了皮肤的色泽,正朝着“好俊”的方向发展,看上去还真有点小白脸的感觉。

    郝俊懒得和他瞎扯,对着手串像是在自言自语:“这颗菩提子好像有裂纹了。”

    司机的怒意突然消失了,一下子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串菩提子上,“哪里有裂纹?”

    郝俊随便捏住了一颗,“看到裂纹了吗?”

    司机仔细打量着,“没有啊。”

    “没有吗?马上就有了。”

    郝俊用力一捏,“咔吧”一声!

    以坚硬著称的菩提子应声而裂!

    司机心疼的大叫一声:“我这可是五眼六通!”

    但他随即就闭了嘴,菩提子硬,五眼六通在菩提子的诸多品种里更是硬的变态!而且硬而不脆!却被这个小白脸一下子就捏碎了!

    郝俊没有停歇,一颗接着一颗的捏了下去,“咔吧”、“咔吧”连声响,一颗颗坚硬的菩提子爆开了裂缝,甚至四分五裂,从串绳上掉了下去。

    司机听得心惊肉跳!忙不迭的喊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郝俊一扬手,把只剩了五六颗完整菩提子的手串丢了过去,沉声说道:“开车!”

    司机不敢怠慢,赶紧上路。

    郝俊心中有些郁闷,早知道武力震慑这么管用,浪费那些钱干嘛!不过捏碎的那些菩提子品相不错,看他心疼的那样子……算了,那些钱还是当做问路费好了。

    郝俊忽然觉察到司机的左手在空调通风口的下面按了一个按钮。

    郝俊心中一跳,妈蛋!那不会是gps报警按钮吧?那可就麻烦了,至少也得耽误一些工夫,搞不好还得在里面待一晚上!

    但当他看到司机脸上一丝不易觉察的狠厉笑容时,放下了心来,原来是想呼叫同伴收拾我,吓死我了!

    如果司机知道了郝俊此刻的想法,只怕要惊掉了下巴!郝俊竟然因为他呼叫同伴而放下心来!

    车子不紧不慢地开着,郝俊发动了无限聚焦,视野中出现了一幅幅这辆出租车被定格的虚像,形成了一条条由近至远的运动轨迹,从而确定这条路是这辆车曾经走过的路线,但这辆出租车一天不知道跑多少回呢,郝俊难以确定哪一条是拉着付环她们走过的。

    车子拐了一个弯,进了一条比较窄的道路,郝俊的视野中失去了那些虚像。而且前面灯光晦暗,郝俊不用多想也知道,司机的同伴要来了。

    果不其然,只前行了一两百米,司机就按响了喇叭,很有规律的长短组合。

    前面的岔路口灯光一亮,三辆出租车开了出来。

    紧接着后面也亮起了灯光,一直尾随在后面的两辆出租车也打开大灯加速驶了过来。

    大胡子司机立刻停车拉闸,打开车门跳了下去,指着郝俊叫嚣着小白脸滚下车。

    其它的五辆出租车,其中四辆只有司机,另外一辆车还下来了三个膀大腰圆的家伙。

    九个人在六七米外把郝俊所在的出租车围了起来,都叫嚣着让郝俊赶紧滚下车。

    郝俊不慌不忙地下了车,不屑地说道:“哟!这是什么阵势?黑涩会呀!”

    一个脑袋像小锅似的大个子用手里的木棒冲着郝俊一指,“少他妈废话,以为的哥好欺负是吧?今天不揍你个朵朵桃花开,你就学不会好好做人!”

    郝俊笑了,“一帮子乌七八糟的玩意儿,也配教人好好做人?真是天大的笑话!”

    那大个子被惹恼了,“你笑个屁呀!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认打还是认罚?”

    “认打,我怕你们打不过我。认罚,我身上的一千一百块钱,都已经被你们的同伙当问路费勒索去了,这里连个atm机都没有,想给你们两个钱都没地方提去。”

    “什么?问路费?什么问路费?”

    郝俊用下巴一指,“喏,问他。”

    大胡子司机高声嚷道:“你们别听他瞎说,他是一个傍贵妇的小白脸,怕去晚了叫不开门,非得逼着我超速,我不肯,他就对我恶言辱骂,还拿东西打我。最后,他觉察到我叫人了,怕被收拾惨了,才掏钱想堵住我的嘴!什么问路费?胡说八道!”

    郝俊的两眼微微眯了起来,这老小子竟然撒谎!这么说,他叫来的这些人不是和他一路的货色,至少不全是。

    拿着木棒的大个子又转向了郝俊,再次用木棒指着郝俊,“你他妈还想颠倒黑白,还想离间我们兄弟的关系!你这个倒霉玩意儿乖乖地爬过来,掘着屁股痛痛快快地挨几下,让你六爷爷心情痛快了,或许”

    郝俊眉头一皱,没等大个子说完,就怒喝一声:“嘴臭!该打!”

    郝俊左脚一踏地,如同离弦之箭,飞身而起,落在了大个子面前,“啪啪”两个耳光!

    还没等大个子回过神来,郝俊一拧身,左脚一踏地,再次飞身纵跃了七八米,一脚踹翻了大胡子司机。

    郝俊像俯视着蝼蚁一般看着在地上鬼叫的大胡子司机,“我打你还用拿东西?我还怕被收拾惨了?你编起瞎话来还真是有一套!怎么不敢说实话呢?偷偷摸摸吃独食啊?”

    郝俊转过了身来,扫了一眼被惊呆的众人,刚想说点什么镇场子的话结束这场闹剧去办正事,没想到那八个人像被点着的炮仗一样嗷嗷叫了起来。

    “敢打老六的嘴巴子!一起上,看他往哪儿飞!”

    “敢当着咱们的面踹倒大胡子,这是宣战啊!”

    “狗屁宣战!这叫不宣而战!让他尝尝规州九虎的厉害!”